第六十七章 夜谋

乱清 +A -A

    千等万等,等的就是这一刻。甜水胡同是慈安太后的娘家,方家园是慈禧太后的娘家,两宫宣示的意思很明白,找恭王的目的,不为国事,只为家事。

    恭王到了热河以后,一直坚持与众人叙家常之礼,为的就是这个。现在是两位嫂子要向小叔子问问自己娘家的状况,无论怎么看,都说得过去。肃顺和另几位顾命大臣,都一早被恭王拿言语挤兑住了,一时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只有杜翰,迟疑着说:“年轻叔嫂之间,依礼似乎该避避嫌疑……”

    道理是没错,但当众说出这样的话,可以算是无礼已极。恭王在心中勃然大怒,知道这是杜翰找的一个借口,为的还是不让他去见太后,因此面上没有做丝毫流露,点点头说:“继园说的也是,这可让我为难了……要不,诸公陪我一起进去吧?”

    太后找恭王拉家常,一大堆无关的人陪着一起进去,象什么话?肃顺踌躇之下,把景寿想起来了,他是大行皇帝的姐夫,算是懿亲,由他陪着恭王进去,正合适。一方面,身份上不显得突兀,另一方面,又足以负起监视之责,至少让太后和恭王之间,没法子商量什么出格的事情。

    “让六额驸陪王爷进去吧,省得外面那些混账小人说什么闲话。”肃顺一副好心人的口吻。

    召见的地方,是在慈安太后住的东暖阁,对于景寿陪着恭王来见,两位太后都没有想到,只得吩咐两人一起进来。叔嫂相见,自然都想起才归天的咸丰,都红了眼眶,各自伤情,一时相对无言。慈安便推了推怀里的小皇帝,说:“皇帝,叫六叔。”

    “六叔!”小皇帝眨着眼睛,响亮地喊了一声。

    慈禧太后却在看着缩在一旁,老实木讷的景寿。她当然能意会到肃顺派景寿来是什么目的,可是见恭王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无论如何也要把该说的话说清楚,因此说不得,只能对景寿来狠的了。

    “六额驸,你一向辛苦了。”慈禧温声说道。

    不问恭王,先说自己,这让景寿吓了一跳。他最怕这个理路清晰、言辞便给的太后,因此平日八位顾命大臣面见两宫的时候,他总是躲在最后。此刻没办法,躬了身子,讷讷地答道:“都是臣应份之责。”

    “是啊,顾命之责,实在也是重的很。”慈禧慢条斯理地说,“就连康熙爷那样的圣主,不也在顾命大臣的辅佐下,才慢慢长大的么?”

    顾命是祖制,这个是不消说的,景寿一时不知太后想表达什么,没敢接口。

    “我是个妇道人家,倒不记得康熙爷的时候,是那几位辅政来着?”

    “是鳌拜、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四个。”景寿小心翼翼地答道。

    “哦,那四个人里头,是谁说了算啊?”慈禧再问。

    “是鳌拜。”

    “那康熙爷亲政以后,鳌拜又怎么样了啊?”

    景寿的冷汗唰的就下来了——人人都知道,鳌拜是被康熙“革职籍没,圈禁至死”,慈禧太后拿鳌拜来映射肃顺的意思,也是昭然若揭。原来还以为两宫与顾命之间,已经相安无事了,现在看来,大非如此。神仙打架,两边都惹不起,自己怎么就给填在里头当馅儿了呢?心里一急,连忙跪下,期期艾艾地说:“求圣母皇太后明鉴,臣这个顾命,实在是有名无实,是他们硬赶着鸭子上架。臣对两位太后,绝无二心,跟他们可不是一回事。”

    恭亲王一直冷眼旁观,心里暗道:这个女人,果然非比寻常,不简单。此刻见到景寿的窘态,知道该自己说话了,于是用打圆场的口气说:“两位太后圣明,六额驸是家里人,胳膊肘是绝不会往外拐的。”

    “六爷说得是,”慈安太后也说话了,“先帝在日,就夸奖六额驸是忠心耿耿,可以托付大事。妹妹,要我说呢,六额驸决不能帮着别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三个人一唱两和,白脸红脸,把景寿揉搓得服服帖帖,跪在地上又磕了个头,说:“谢谢母后皇太后,臣回头就去把顾命大臣这个帽子给辞……辞……”

    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顾命大臣是大行皇帝所指定,那是说辞就能辞的么?

    “六额驸,你请起来吧。”慈禧没想到景寿吓成这个样子,心里倒有些歉然,不过大事当前,说不得,只好再敲打敲打他,“我也不用你帮谁,你就守住这张嘴,别说话。若是今天我们跟六爷的话,有只言片语传到肃顺耳朵里,那就什么家人的情分都不用指望了,明白么?”

    闭嘴不说话,这是自己能做到的事。景寿如释重负,爬起来,躬身答了一个字:“是。”

    “六爷,”慈禧把头转向恭王,开始说正事了,“肃顺的跋扈,不用我说,想必你也都知道的,我们姐俩和皇帝,全靠你。你说这顾命的制度,能不能议一议呢?”

    *

    等到从宫里出来,晌午的席归端华请,但话题是以回銮的安排为主,因此席间大多是肃顺和恭王在说话。大行皇帝已经不在,所以继续留在热河也就失去了必要,尽早回京,可以将因为皇帝驾崩而不稳的人心,尽快安定下来。

    一应的细节,不管是道路,行陛,护驾接驾,都谈到了,最后把启程的日子,定在了七月二十三。

    “六哥,这下好了,你早点回来,我身上这副担子,也就能早点卸下来了。”恭王放出一副轻松的表情。

    “这可不成,”肃顺摇摇头,说道,“洋务上的事,还得借重你!”

    洋务是个很好的话题,恭王便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拿出来,谈得极其起劲。他要借这个机会,让肃顺以为自己的心思全在这上面,再也想不到自己将有惊天的异动。

    一顿饭下来,宾主尽欢,其余的事,自有恭王带来的官员,与热河的内务府、军机章京、各衙门来接洽。恭王回到公馆,也不再拒客,热热闹闹的,一直见人到入夜。

    这种时候,公馆周围,自然有肃顺的坐探环伺,因此绝不会召关卓凡来见面。直到两天之后,恭王启程回京,关卓凡的一顶小轿,才趁着夜色,抬到了曹毓英的宅子门口。等到他进了内室,发现许庚身也赫然在座。

    “逸轩,都定下来了!”老谋深算如曹毓英,此刻脸上也露出了激动的神色,“隐忍负重到今天,该是利刃出鞘的时候了!”

    关卓凡惭愧的发现,他的第一反应,是仿佛看到了二品顶戴在向自己招手。

    “请曹大人吩咐!”他霍地站起身来。

    “不忙,让许星叔先跟你把回銮的布置说一说。”

    要说的是自然是军事上的布置。整个回銮的警戒序列,都是许庚身亲自参与安排的,因为这一层特别要紧,所以许庚身摆开了地图,讲得格外清楚细致。

    所有热河的禁军,将会分成四拨陆续开拔。第一拨,随载垣端华等军机大臣先行回京,好让日常的政务不至中断,各宫的嫔妃,也都随第一拨先走;第二拨,随景寿和睿亲王仁寿,护卫两宫太后和皇帝,定于七月二十九日到京,由恭亲王接驾;第三拨,随肃顺和惇王醇王一起,扈从大行皇帝的梓宫,因为梓宫是一百二十八个人抬的“大杠”,所以走得格外慢些;第四拨,则是殿后的部队。

    “第一拨进了京城,自有王爷料理,不用我们操心,”许庚身说道,“殿后的第四拨,到时候由胜克斋的骑兵来隔断,至少会跟前面拉开半日的路程。”

    “两头大,中间小,”曹毓英等许庚身说完了,目光炯炯地看着关卓凡,“逸轩,这就是你的用武之地。”

    “在哪里动手?”关卓凡明知故问,加了这么一句。

    曹毓英没说话,手指用力按在了地图中的一个小圆圈上。

    密云,当然是密云。

    密云夜,惊天变,旋转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