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夺命狂奔

乱清 +A -A

    “曹大人,朱大人,这回怕是要出事。”

    在曹毓英家里的内室中,关卓凡把有人要上折子,献议垂帘的事,约略说了。至于消息的来源,他也不隐瞒,直言是从安德海处听到的。

    “这是要逼王爷出来说话!”曹毓英脸上变色,与朱学勤对望一眼,说道:“西边儿的太冒失了,火候没到,这锅夹生饭,怎么吃?何况——”

    何况还要防着肃顺的反噬。他们俩都深知,肃顺是王猛桓温一流的人物,平日里杀大学士立威,尚且无所顾忌,现在直接威胁到他的地位,哪会乖乖的就范?

    然而一时之间,亦没有可行的主意可以拿出来,不知该怎样把慈禧太后的这个念头,打消了去?

    “请恕小弟直言,两宫既然已经发动,拦是拦不住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关卓凡没功夫再韬光隐晦了,于是干脆利落地说道,“当今之计,唯有两头着手!一头是请朱大人联络京里,无论如何,要请王爷尽快设法,驰来行在;另一头,小弟则要自行其是了,不过还要请两位大人的一封亲笔。”

    关卓凡锋芒一露,曹毓英和朱学勤都是大为惊奇——本来一直奇怪他一介武官,如何能在礼部大堂议和时,有那样的表现,现在见了他的气势,才终于信实了。

    “逸轩,你要我们写什么?”

    *

    就在三个人密密计议之时,一道“敬陈管见,奏请皇太后权理朝政”的折子,终于递到了军机处。

    上折子主张垂帘的,叫做董元醇,一直是个半黑不红的御史,这次抓到这样一个机会,富贵险中求,将自己下半生的宦途,赌在了这一封奏折上。

    垂帘听政,只是一种施政方式,本身不能以好坏论之。但从男人的眼光看去,女主临朝,有牝鸡司晨的嫌疑,多少觉得不是滋味。这篇折子,行文滞涩,理路也不见得如何高明,但也有好文字,其中的警句是“权不可下移,移则日替;礼不可稍逾,逾则弊生”,将关键之处点了出来,暗指肃顺的行为,揽权无礼,长此以往,将有篡政之虞。

    而除了建议垂帘之外,后面的一句,“当于亲王之中,另行简派一二人,令其同心辅弼一切事务”,则不仅打了载垣和端华的脸,更是为了将恭王“逼出来”,所不可少的一句话。至于奏折里还请求替小皇帝添个师傅,不过是陪笔,无关紧要。

    折子到了军机,顾命大臣拆开一看,震怒异常。他们倒没想到这是出于两宫的授意,只是认为大行皇帝刚刚归天,就有人敢上这样的折子,简直是反了!碍于礼制,还是将折子装进黄匣子,送进宫内,一边由杜翰动手,写好了一篇痛驳的谕旨,只等两宫太后看完了奏折发回来,就要发旨严谴。

    谁知黄匣子送回来,七件折子里独独缺了这一件——被太后“留中”了。

    这也是慈禧最初的本意,只要折子让大家看见了,其中的内容自然而然就会扩散出去,目的也就达到了。折子留在宫内,不做处理,既让肃顺他们抓不着什么毛病,又间接向外面表明了两宫的态度,一举两得。

    以慈禧的阅历和见识来说,这算得上是个很巧妙的设计了。但她没有想到的是,顾命大臣群情汹涌,竟由肃顺带队,请见太后,亲自来要折子了!

    “董元醇的折子,请太后发还,我们还要办事。”肃顺面无表情的说。

    “他的折子,我们姐妹俩还没想好,”顾命大臣的举动,已经颇为无礼,慈禧强忍着怒气说,“等想好了,自然会发下来,让你们写旨。”

    肃顺一哂,无所谓地说:“臣等奉大行皇帝遗命,赞襄政务,办差一定格外巴结。这不,杜翰已经拟好了谕旨,请两位太后过目。”

    “什么?”慈禧太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们还没想好,你们写的什么旨?”

    “请太后看折子,可不是请太后想折子,既然已经看过,想好不想好的,也没什么打紧。”肃顺摆摆手,对杜翰说道:“继园,太后问你写的什么旨,你给太后念念。”

    不等慈禧太后有什么反应,杜翰居然就展开手上的谕旨,堂而皇之地念了起来。他的声音洪亮,又刻意加重了语气,吓得慈安太后身前的小皇帝,不住地往后缩。整篇谕旨,笔挟风雷,痛斥董元醇“故弄小巧,包藏私意”,指他“卑污不堪,希图幸进”,尤其是那一句“该御史必欲于亲王之中,另行简派一二人,是诚何心?”,算得上是诛心之论,简直就是指着董元醇的鼻子在问:你说,是不是恭亲王派你来的?

    两位太后听完,又惊又怒,相顾失色,慈禧更是在心里想,若是关卓凡在身边,自然会一刀一个,将这个八个逆臣杀在当场!然而毕竟是想想而已,此时此刻,只能靠自己硬挺。当下一拍桌子,作色道:“你们八个,任意妄为,想一手遮天,掩尽天下人的耳目么?“

    “臣等不敢,可也请太后不要违了祖宗的家法!”肃顺干脆大声咆哮起来,“国家大政,自有顾命大臣尊遗命办理,这就请太后用印罢!”说完,杜翰向前一步,将那张写好的谕旨,递了过去。小皇帝本已被肃顺的咆哮吓得不行,又见杜翰一副要逼上来的样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把慈安太后身上的纱袍都尿湿了。

    慈禧太后气得双手发抖,颤声道:“好……好……我给你用印。”不但不接杜翰手里的谕旨,反而拿出董元醇的折子,目视慈安,两人用各自的小印,在奏折的一头一尾按了一下。慈禧拿起折子,将手一扬:“拿去,董元醇的折子,我们姐妹准了!”

    一场争锋,剑拔弩张到了这样的程度,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没想到肃顺忽然叹了口气,声音软了下来,指了指摆在一旁,专用于盛纳奏折往返的一个黄色盒子,垂首道:“太后既然发还折子,该当装在黄匣子里,着人送回军机,臣等再遵旨办理。”

    说罢,行了礼,带同其他的顾命大臣,居然就这么退了出去,留下目瞪口呆的两位太后,面面相觑。

    *

    董元醇的折子,被装在黄匣子里,由内奏事处派太监送回了军机处,两位太后,则坐在西暖阁内,惴惴不安地等着结果。

    在奏折上直接矜印,虽然不合体例,但亦可以视为特殊情况下的一种变通,表示全盘接纳奏折中的所有提议。这原本是慈禧太后所准备的最后一手杀招,却在方才那场惊心动魄的交锋之中,提前使了出来。

    “妹妹,你看他们会遵旨办理么?”慈安太后问完,自己倒先摇了摇头,“这也未免太容易了吧……”

    遵旨办理,等于是接受垂帘听政,以肃顺的桀骜不驯,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慈禧也猜不透肃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想一想,说道:“戏词里不是有么?‘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咱们且等着,看看他们要做什么。”

    这一等,直到用过了午膳,仍没有信儿。两位太后在廊下说着话,都觉得诧异,忽然见安德海一路小跑,穿过院子,到跟前磕了一个头,气急败坏地说:“主子,出大事了!”

    慈安太后几乎承受不了这样的惊吓,手揪着心口,面色变得惨白。慈禧的心,也是剧烈跳动起来,总算强撑住,骂道:“混账东西!连怎么给主子回事的规矩,都忘了么?”

    安德海这才惊觉到自己的失态,俯伏在地,狠狠给了自己一嘴巴,连声骂自己:“小安子该死!小安子该死!”

    “到底是怎么啦?”

    “内奏事处的老沙刚才跟我说,送到军机处的黄匣子,到现在都一直没打开……”

    “什么?!”慈禧跟慈安都盯着安德海问,“哪有这样的事?”

    “端华……郑亲王说,既然太后拿顾命大臣不当一回事,那还看……看……看个屁。”

    “你是说,军机上不办事儿了?”慈安太后失声道。

    “反正军机章京们,都是闲坐在屋里……还不止是这样儿,”安德海怯生生地看了一眼慈禧,才接着说道:“黄起忠跟我说,宫门外的戒卫,增加了一倍,太监出入,都要搜身,说是不许片纸出宫!他怕惊吓了太后,没敢来回。”

    这一回,就连慈禧的脸,也变得刷白。她咬着嘴唇,看了看慈安,才道:“小安子,跟我们进屋。”

    进了西暖阁的内室,慈禧拉着慈安坐下,小声道:“姐姐,我要找一个人,你别问我为什么,总之我有我的道理。”

    交待了这一句,转头对安德海说道:“到如意洲,去找他!”

    “嗻!”安德海自然知道她要找谁,忙道:“请主子示下,让他做什么?”

    “让他……”慈禧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肃顺的这一招,狠到了极处。军机上罢了工,等于掐住了两宫太后的脖子,外面的奏折进不来,里面的谕旨出不去,而太后又不能召见外官,相当于把太后软禁在了热河的行宫之内。而宫外警卫增强,没准更是要谋逆的兆头。慈禧终于明白自己的冒失,犯了大错,情急之下,便象在如意洲那天一样,想起了关卓凡。

    然而,能让关卓凡做什么呢?宫里不比外面,难道还能命他带兵杀进来?想想就知道这是做不到的事情。

    “你只告诉他……有这么一回事情。”慈禧颓然道,“看他有什么话,叫你带回来。”

    两位太后,在焦急彷徨中等了近一个时辰,才等到安德海的回话。

    “回两位太后,”安德海浑身大汗地跪下,“他的亲兵说,关佐领带兵往南面拉练去了,至少要四天才能回来。”

    慈禧太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的是,安德海得到的这个说法,并不确切。此刻,关卓凡带着两名亲兵,三个人,六匹马,正在往南面沧州府的大道上,夺命狂奔。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