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绝世御姐 (二更)

乱清 +A -A

    “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不知怎么,关卓凡骑在马上,看着眼前的一片春色,忽然想起了这一句诗来。百多年后的热河,大约已经没有这样的景致了吧?一时之间,有时空错乱的感觉,自己一个历史系的学生,眼下却是全副戎装,在这里为历史上的皇帝“站班”。

    咸丰出宫,这在热河是常有的事,特别是在他生病之前,隔三岔五就有一回,因此随驾扈从的侍卫也早有定规。但象现在这样,不仅皇上自己,还带着三宫六院、诸位大臣一起来看大戏,单靠侍卫处派出的侍卫就顾不过来了,毕竟禁宫之内,也仍需要如常值守。

    关卓凡的东西两营马队,以驻地就近的缘故,提前两天得到了步军统领衙门的分派,要跟御前侍卫一起,充任如意洲周围的守卫。一名叫兆丰的侍卫领班,特意到他的驻地,跟他划分防区。商量的结果是,戏台五丈以内,仍由侍卫设岗,十丈之外的第二圈警戒,由马队的士兵站班,带刀不带马——怕马匹嘶鸣打扰了皇帝看戏的清兴。只有关卓凡和两名千总,因为要巡查督促,可以骑马。

    叫做“一片云”的戏台,是建在一片缓坡之上的最低处,已经布置得美轮美奂。戏台前好大一片空地,设了前低后高的上百个座儿,当中一个,以黄绫包裹,不问可知是皇帝的御座了。关卓凡骑在马上,缓缓地沿着戏台两侧行走,虽然隔了有近二十丈的距离,仍能清晰的看见戏台上下的戏子和太监,正在忙忙碌碌地收拾准备着。

    等到宫内的仪仗浩浩荡荡从如意洲的西侧转过来的时候,关卓凡的心,便开始不受控制地砰砰跳了起来——这是皇上啊,开玩笑么,全中国的历史学家,除了我关卓凡,谁能亲眼看到一个活生生的皇上,在面前落座?

    先入座的却不是皇上,而是各位后妃。她们下了轿子,由太监和宫女引导着,找到指定好的座位,站着等候,小声言笑着。对她们来说,出宫是一件难得的喜事,看惯了高墙云影,此时来到暖风和熙、一览无遗的野外,实在是莫大的享受。

    随后入座的是在热河随扈的王公亲贵,和在皇帝身边办事、三品以上的大臣。他们一个个都做出肃穆端庄的样子,在最后几排按位置站好,目不斜视地看着地下——毕竟身前的一群,是皇上的女人,不管心里怎么想,也是不敢死死盯着看的。

    等到皇帝和皇后的轿子到了,静鞭三响,举座肃然,直到皇帝最后落了座,所有人才敢坐下,终于完成了这个就座的仪式。

    “今天朕开心,不要闹那么多规矩。”咸丰笑道。到了这样正式的场合,他就要口称朕躬了,“看戏么,太拘束了不好,让大家随意些。”

    “嗻——”副首领太监王义答应着,随后扯着公鸭嗓子传了旨,座上的气氛便稍稍活跃了些。关卓凡听着这声音耳熟,仔细看去,原来还是老熟人——正是那天在御景街看到的那个分派珠宝的老太监。而他身边的皇帝——

    皇帝的身材不矮,但瘦得厉害,龙袍穿在身上,有晃里晃荡的感觉。脸色苍白,看上去连一丝血色也无,双目之中,神采黯然,显是酒色过度加上大病未愈的结果。关卓凡看着咸丰,在心里算了算日子,暗暗叹息:他活不久了。而这种竟能够预知生死的能力,让他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受,那种讨厌的时空错乱感又再袭来。

    他告诫自己,不要陷入到这种情绪当中,而他转移自己注意力的办法也很有效:看美女。

    *

    扮戏的伶人,给皇帝磕过头后,两位带戏的司官登上台子,往“出将”和“入相”两个位子上一站,戏就开场了。

    先演的是一出文戏。关卓凡是个乐盲,更是一个戏盲,他搞不懂台上那个正在唱的,究竟是个青衣还是个花旦,只觉得满耳咿咿呀呀的,不胜其烦。但台下的后妃们,却个个看得聚精会神,生怕漏过了一句戏词。

    几十位嫔妃,裙裾宛然,环佩琳琅,可以清清楚楚地尽收眼底。

    站班的兵士们,人人手按刀柄,只能背朝戏台向外警戒,关卓凡则可以借控马督查的机会,偷眼相望。他没有办法走到戏台的正面去,因此只能看见她们的侧面,虽然只是侧面,也足以一饱眼福。

    他先寻找的是皇后,因为这是他唯一能够认得出的人。后妃服装的规矩是什么,他不甚了了,但皇后是要带朝冠的,好认。果然,他只扫了几眼,便看见了带着青绒朝冠、饰有红色帽纬的皇后。

    皇后现在还很年轻,坐在皇帝左手约一丈远的专座上。看上去是个圆脸,生得亦很端正,怀里搂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一边看戏,一边从旁边几子上摆的点心盒子中,拿东西给他吃——不会错了,关卓凡激动的想,这就是未来两宫并尊二十年的东太后了,她怀里那个,则毫无疑问就是未来的同治皇帝。

    然而,他还没找到那个他最想找的女人。坐在皇后后面一排的嫔妃,应该是等级最高的六七个人,却不知哪一个是懿贵妃?连着再往后数排的嫔妃,看侧影,个个都觉得年轻漂亮,不由心中感叹:国势强弱,不需要什么麦当劳指数,只凭嫔妃的样貌,便能看出一个大概。此时咸丰的妃子们,还算得上是佳丽如云,而等到光绪一代的那几位嫔妃,真的就有不忍目睹的感觉了。

    心中正转着这样亵渎的念头,目光扫到后排的太监宫女身上,却忽然跟安德海照了一个眼。略略一愣,便想到懿贵妃既然在这里,安德海当然也在这里伺候的,于是微微颌首,算是打过了招呼。安德海见了他,却很沉稳,点了点头,示意看到了,过得片刻,取了条手巾往左臂上一搭,托着一个盒子,躬着腰沿过道向前走去。

    这是什么意思?关卓凡的心,再次扑通扑通地跳起来,安德海这一下,分明是要给自己指出懿贵妃的所在啊。

    果不其然,安德海走到第二排嫔妃的座位处,蹲下身子,先把盒子奉上,又小声说了句什么,关卓凡便看见座上的两名女子,齐刷刷地将头一偏,向自己看过来。他顿时恍然大悟——安德海不是要把懿贵妃指给他看,而是要把他指给懿贵妃看!

    关卓凡是这边唯一骑在马上的人,当然是可以被一眼认出来的。他心想,看就看吧,我救过你哥哥,我给你娘家送过孝敬,我……我……

    他看清了两名女子的容貌,忽然心思就乱了。

    两名女子,虽然服饰不同,但年纪相仿,容貌相若,仿佛是一胞所出的一对姊妹花。他的目力极好,再仔细看便看出了分别,左首的一位,年纪略长,应该是姐姐,穿着金黄色的对襟龙褂,乌发如漆,柔美如玉,秀美中却透着一股冷艳,眼波一闪,晶光粲烂,有令人不能直视之感。右边的一位,梳着旗头,穿一身黑领粉色团纹花袍,容貌亦美,然而坐在姐姐身边,就不免相形失色了。

    关卓凡反应过来,穿金黄龙褂的女子,自然就是懿贵妃!而她身边的,不是后妃,是她的妹妹,七王爷醇郡王的福晋。叶赫那拉氏的这一对姊妹花,名闻天下,自己居然能一窥真容,幸何如哉!而这般颜色,无论如何也该宠冠六宫才对,何以竟会失宠于咸丰,当真是不可思议了。

    自诩为“御姐控”的关卓凡,只觉口干舌燥,明知道偷窥皇帝的后妃是大不敬的罪名,他仍然不舍得移开目光,就这么直愣愣地与懿贵妃对视了几秒,直到她眼中露出一丝诧异,把头偏了回去,看戏去了。

    看着瘦骨嶙峋的皇帝,和眼前这风华绝代的少妇,关卓凡的脑中忽然浮现出一句话。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