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春心萌动的皇上

乱清 +A -A

    咸丰的身体,既畏寒,又畏热,虚到了极处。到了春暖花开的四月,气候宜人,仿佛为他枯瘦的躯体注入了一丝活力,由两名小太监搀轻轻扶着下了床,拖着步子,慢慢在暖阁中绕了一圈。

    “肃六!”皇帝脸上浮出了笑容,“你看我的病,这可不是快好了么?”

    “皇上万安!”以内大臣身份在一旁侍候的肃顺,连忙跪下磕头,“皇上的龙体健旺着呐,一点儿小小的不舒服,哪里算得上什么病。”

    咸丰微微一笑。他虽然不是个多能干的君主,但也不至于昏庸到以为自己根本没病,只是听了肃顺所说的吉利话,精神还是一振,指了指设在阁中的御座,说:“拿燕窝粥来,我坐着吃。”

    立时便有太监去传燕窝粥,两名小太监还是小心翼翼地搀扶着皇帝,慢慢向御座走去,眼光却不敢朝下看——咸丰有轻微的跛足,如果盯着他的脚看,会被以为是大不敬,惹来祸事。

    连吃了两碗燕窝粥,皇帝更加觉得精神大好,吩咐肃顺道:“好是好了一点儿,可也耐不得繁钜——就见见军机吧,让他们拣要紧的事说说。”

    “是,这就叫起吗?”

    “叫吧。”

    “叫起”是皇帝命臣下进见的通俗说法,一拨人就是一“起”。等载垣率全班军机赶到东暖阁,肃顺在门口又叮嘱了两句:“皇上刚见好,请诸公要言不烦,那些芝麻绿豆大的事就不要说了。”

    肃顺的话,对他们来说无异于圣旨,于是进殿磕过头,给皇帝问过安之后,便只拣了两件事来说。

    “恭亲王报京师平静,奏请回銮。”怡亲王载垣陈奏道,“恭亲王另外还有个片子,奏请到热河给皇上问安。”

    开口就是让人心烦的事儿,皇帝和侍立一旁的肃顺,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但皱眉的原因,却不尽相同。

    咸丰北狩热河,最初自然是为了逃难,但是渐渐地,他却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他自十年前登基以来,几乎没过过一天太平日子,太平天国还没闹腾完,洋人又几次打进来,焦头烂额之下,自觉难胜繁杂,常常生出困惑来:他的诸位列祖列宗,何以能轻易便将一应军国要务都处置得井井有条?

    等到到了热河,惊惶之情初定,便发现了这里的一桩妙处:远离京城,每天不再有大批官员拿着各种待办事件来烦他,不是急务的折子也可以扔着先不管,清净多了。宫禁也不像紫禁城中那样严苛,寻芳猎艳,乐趣多多,于是乐不思蜀,找了各种借口不肯回銮,实在是“赖”在了热河。

    这个老六,咸丰心想,我好不容易过几天安生日子,偏偏要来搅合。“京师平静”,好像生怕别人忘了他办理抚局之功似的。

    “回銮的事,先摆着吧。”咸丰吩咐道,“另外,京师乃根本之地,所关尤重,恭亲王请来行在问安一事,着毋庸议。”

    好得很,肃顺心想。皇帝在热河,朝局就可以为他所掌控,最好是能借皇帝的力量,将恭亲王的权柄慢慢削去,那时再议回銮,就稳妥得多了。

    “还有什么事?”咸丰问载垣。

    “曾国藩奏请将大营移到东流,要请皇上裁夺。”

    这是军务,不能不重视,而平洪杨的重任,全由曾国藩一身所系,则更要加倍重视。咸丰坐直了身子,问道:“那是什么缘故?”

    这话载垣就答不出了,就算答得出来,亦答不好,于是将跪在地上的身子偏了偏,暗示身后的杜翰来回答。

    这一班人中,以载垣和端华的爵位最高,肃顺是主心骨,而杜翰则是其中的谋胆,理路最是清晰。此刻领会到载垣的示意,先磕了一个头,越次答道:“恭喜皇上。曾国藩的意思,是要全力支应曾国荃打安庆了。”

    “哦?!”咸丰将身子往前一倾,“何以见得?”

    “曾国藩在祁门的大营,先后两次为洪逆所围,都拼死不退,他当时的折子上,有‘去此一步,无死所也”的话。现在自请向安庆方向移营,可见皖南的局面,已经尽归掌握,只要支援他那个九弟把安庆打下来,则安徽全境一定可以肃清。”

    “好,好!”咸丰大为兴奋,面泛红潮,不由又咳嗽起来。

    肃顺担心地看了皇帝一眼,自作主张地替皇帝答了一句:“皇上已经准奏,你们跪安吧。”

    等到军机大臣们退了出去,咸丰那一阵咳嗽也平复了下去,肃顺便说:“请皇上还是多歇歇。”

    “总算有个好消息,我自觉精神还成。”咸丰摆了摆手,略带亢奋地说:“你说我该到哪儿玩玩去?”

    “是,奴才这就去传升平署备戏,等敬诚殿的戏台布置好了,就来请皇上移驾。”

    肃顺知道,皇帝说想到哪里去“玩玩”,以这副身子骨,寻芳是绝无可能了,那自然就是想看戏。咸丰是个最大的戏迷,不仅爱看,而且深通,假如真的打扮起来,粉墨登场,一定也是个唱作俱佳的好角。

    说办就办,升平署等于是皇家豢养的戏班子,行头砌末精美异常。班子里头虽没有盖世的名伶,但各个生旦净末丑的头牌,也都是当行出色的好角,再加上一班漂亮的“学生”,花团锦簇,几场戏下来,陪着皇上看戏的内务府官员和太监,都有大饱眼福的感觉。

    肃顺却一直看着咸丰,见他虽也有摇头晃脑击节叫好的时候,但神情里面,总有点恹恹不足的样子。于是等一出戏唱完,凑上去躬身问道:“皇上,可是有哪一段唱得不对?”

    问下来的结果,戏没有问题,问题出在演戏的地方。

    “又是敬诚殿,”皇帝环顾四周,微微叹了口气,“不是说不好,就是这地方待得让人有点气闷。”

    “回皇上,如意洲那处‘一片云’,奴才早就已经命工部修整了,”肃顺知道他的心意,笑着说,“等过两日皇上身子大好了,奴才请皇上到那儿去看戏。”

    热河的戏台子一共有三处。一处在敬诚殿,一处在勤政殿前的福寿园,这两处都在宫内。另一处则是在禁宫之外的如意洲,叫做“一片云”,规模最大,风景也是绝佳。

    “好!”想到可以出宫,到那片山花烂漫遍野的如意洲去散散心,咸丰的眼中不禁放出光来,“把在热河的三品以上大臣,都叫上。这些日子,他们苦哈哈的,也够累的,听一场戏,就算是我和皇后给他们的赏赐。”

    “有皇上这样体恤的主子,真是奴才们的福气。”肃顺哈着腰称颂一句,又请示道:“储多宫那边儿……?”

    这是在问要不要叫上懿贵妃。既然皇后要去,照道理说,宫内的嫔妃们自然该伺候皇后同去,但懿贵妃的失宠,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而肃顺对她,还另有一层忌惮之意。

    咸丰的脸色果然沉下来了,默然半晌,才轻轻叹了口气。

    “也叫上吧,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少了她,不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