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公报公仇

乱清 +A -A

    (谢谢五鼎、秋风、言小、星辰、milil等打赏的书友,也谢谢各位收藏推荐点赞的朋友。)

    四月的热河,已是春意盎然,关卓凡回到这里也已经有二十多天了。此刻,在东营马队那位林千总的军帐中,有一出好戏,正在上演。

    “林兄,这倒叫我为难了。”关卓凡把几本账向案上一扔,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不无遗憾地说,“你自己看看吧,八百多两的口子,还有三匹谎报病死偷卖的军马,兄弟我就算想替你弥缝,也是有心无力啊。”

    这几天,关卓凡忽然按照原来福成安的做法,将自己的中军帐,从西营马队移到了林千总的东营马队的驻地。一共带了十几个人,先扣了东营的司务和文书,再把东营马队这几个月的账目盘查了一遍,结果不出所料,查出了八百多两的亏空。

    这是他跟曹毓英、许庚身商议过后拿出来的办法,具体的说,是许庚身的主张。所用的名义,是收到东营官兵的举发,指林千总克扣军饷,侵吞伙食,私卖战马这三条罪状。

    把林千总拿掉,是关卓凡早就定下来的宗旨,不论于公于私,都有这个必要。于公来说,不把他拿掉,自己就始终不能对东营马队指挥如意,对未来的行动有极大的阻碍;于私来说,这家伙曾屡屡在背后砸黑砖,在福成安面前打自己的小报告,最可恨的,是根本无冤无仇,所为的不过是将自己踩上几脚,好显出他的高明。不收拾了他,怎么出心中这口恶气?

    只是这一次,关卓凡不愿再象上次演“英雄救美”那样莽撞,而是预先把这个想法,拿来向曹毓英和许庚身请教。

    对于关卓凡的这个宗旨,曹毓英不仅十分赞成,而且还要全力为他设法。收到宝鋆那封由关卓凡从京中带回来的密信之后,曹毓英照例用套格一框,弄懂了恭王和宝鋆的意思。既然关卓凡已经彻底成为自己人,那对他说话时,便不需要再用原来那种闪烁吞吐的语气了。

    按关卓凡原来的想法,是准备用“怠忽营务,军纪散漫”,把林千总参掉。对于这个办法,曹毓英却有不同的见解。

    “逸轩,这个法子不行。”曹毓英直言,“以你现在的名声,参是参得掉他,可是斧凿的痕迹太深。说他‘怠忽营务,军纪散漫’,这个罪名,过于泛泛,全热河的禁军,除了你那儿,哪个营不是如此?”

    对于千总这个级别的官,虽是下属,关卓凡也是无权直接把他拿掉的,这就要用到所谓的“参”,也就是上级官员对下级官员的一种弹劾,列明属下的种种错处,把文书交到步军衙门去,由主官做出决定。而参得掉参不掉,除了动参的理由之外,还要看参与被参之人的分量。

    曹毓英的意思,是关卓凡新近立了大功,正在走红,主官也必然会卖他这个面子,因此他要参林千总,是一定参得掉的。但是所用的理由既然如此勉强,就难保不会引起某些猜疑,万一怀疑到他抓军权的动机上来,那就划不来了。

    不用这个法子,那该用什么法子?曹毓英和关卓凡,都把目光投向许庚身。

    许庚身笑了:“法子是明摆着的,只是逸轩一时想不到罢了。你关佐领是自己拿钱往营里贴,你当那个林千总跟你一样?就查他克扣军饷,包你一查一个准!这是过硬的证据,白纸黑字,够他喝一壶的。”

    林千总的为人刻薄,底下的兵士早就啧有烦言,关卓凡交待张勇,花了半个月私下搜集证据,然后突然袭击,先扣人,再查账,不仅查出了军饷和伙食银子上的亏空,还查出了贩卖军马这样的事。现在把几本帐往林千总的面前一甩,原本还梗着脖子不服气的林千总,也只能低头了。

    “关佐领,标下原是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林千总双膝跪倒,试着为自己求情,“可是自从您上任,您说的话,标下从没敢再不听啊。”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关卓凡心中冷笑,嘴上却仍是客客气气:“老林,过去那点子破事,兄弟我从没放在心上,现下咱们说的是公事,不能混为一谈。你这个篓子捅得有点大,兄弟真的是爱莫能助,想帮都帮不上。”

    林千总心说,你要是想帮,没有帮不上的,八百两银子,对你城南关三来说,还算个事儿吗?只是自知从前对人家是有坏无好,现在人家要收拾自己,也无话可说。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问道:“关佐领,那你要怎么处置我?”

    “我不为难你,顶戴和官服都不动你的,你自己到步军衙门领罪去吧。张校尉——”

    “在!”张勇上前一步。

    “你带几个人,陪林千总去一趟衙门,”关卓凡指了指案子上的账本卷宗,“把这一包东西都带上,呈给遇总兵。”

    “嗻!”张勇应了一声,心里真是痛快极了,虚情假意地来搀扶还跪在地上的林千总:“林千总,咱们这就走吧。”

    “**少给我来这套!”对张勇,林千总就没那么客气了,霍地站起来,一把将张勇推了个趔趄,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合着指望我栽了,这个位子就是你张勇的了,用的什么心,谁不知道!”

    关卓凡登时勃然大怒——到了这种地步,他竟还敢夹枪带棒地指桑骂槐!一拍桌子站起身,沉声喝道:“来啊!”

    “在!”四周的亲兵一声暴喏。

    “可见好人难做!”关卓凡狞笑一声,将手指定了目瞪口呆的林千总,“下了他的刀,剥了他这身皮,给我捆起来!”

    四名亲兵扑上去,按住林千总,不由分说一阵撕扯,将他的腰刀和官服都扯了下来,反剪了双手,提绳就捆。

    “巴克坦!”

    巴克坦是林千总手下的一名校尉,听见关卓凡喊他,吓得一个激灵,躬身道:“标下在!”

    “吹号集合!”

    以牛角磨制而成的军号,被司号吹出了两长一短的低沉呜鸣。东营的士兵,这两天人人都知道营里出了大事,都悬着一颗心,此刻听见集合的号声,便由军官呼喝着,在最短的时间内列队完毕。

    被五花大绑的林千总跪在场中,身后跪着东营的司务和文书,关卓凡的亲兵散成一个半圆,腰刀出鞘,闪着雪亮渗人的寒光。众人心里都是一紧:佐领要行军法杀人了么?

    “咱们当兵的人,不容易。”关卓凡开口了,“风吹雪打,日晒雨淋,所为的,不过就是每月那区区几两银子,几石糙米,好拿来养家糊口!现在若是说有人要抢你们的银子,偷你们的米,你们答应不答应?”

    话音刚落,已有十几名胆大的士兵,按捺不住喊了起来:“不答应!”

    “军中的伙食,朝廷早有定规,一天三饱,三天一肉!现在若是有人克扣你们的伙食银子,让你们吃黑了心的馊饭臭肉,三餐半饱,你们又答应不答应?”

    如果说克扣军饷还是军中的常事,那么伙食上的刻薄,则让东营的兵士们衔恨尤深,立时便是轰然一声“不答应!”,更有人破口大骂:“林司务,我操你娘亲!”

    “这两个人,”关卓凡指了指簌簌发抖的司务和文书,“一个是他的堂兄,一个是他没出五服的内侄,三个人一起,克扣军饷,贪污伙食,盗卖军马,把东营马队变作了他们林家的后院。这样的事,咱们能不能答应?”

    “不答应!”

    “好,”关卓凡将目光转向面无人色的林千总,“你罪不至死,我不杀你。可你辄敢在我面前出言不逊,咆哮军帐,我若是轻纵了你,倒叫人以为我关三怕了你——图林!”

    “在!”

    “每人打四十军棍!打完了,捆在马背上送步军衙门。”

    掌棍的亲兵,要替关卓凡出气,虽然没有下死手,但力道用得很黑,几棍下去,三个人已开始杀猪般哭号起来。等到四十棍打完,都已是半死不活,被亲兵撮弄着架上马,牢牢捆住,由张勇带了七八个人夹着,一溜烟地赶向衙署去了。

    “东营的营务,暂由千总张勇统带。”关卓凡扫视着场中的士兵,面无表情地说,“以后营里的规矩,得改一改。好好干的,我自然有赏,有敢乍刺儿的,我关三能替你把毛捋直了——你比林千总还横?”

    让张勇带东营,是关卓凡认真考虑之后的决定。整顿营务,作训士兵,厚重沉稳的丁世杰比张勇强,但说到收拢东营的人心,慑服林千总留下的这批军官,让这支部队走上自己既定的路子,则凶悍中带有几分邪气的张勇,更胜一筹。

    果然,两天之后,步军衙门传来复命,如他所请,任张勇为西营马队千总。

    很好。关卓凡走出军帐,看着营外烂漫遍野的山花,而远处的大戏台,也正有工部的匠人在修修整整,不由得心想:我一味地在这里打打杀杀,倒辜负了这一片大好春色。

    不愿辜负这大好春色的,不止关卓凡一人。行宫深处,咸丰皇帝的病情,居然也有了起色,想要动一动,散散心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