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设谋于密室

乱清 +A -A

    就在关卓凡自怨自艾,孤枕难眠的时候,大凤翔胡同内的恭王府中,却依然有访客未去。书房后的一间密室之中,三位红顶子的一品大员和一位三品的文官,环恭王而坐,正在密密计议。伺候茶水的,叫秋玉,是恭王的一位侧福晋,生得丰腴明艳。她原本是恭王的一位通房丫头,机警聪慧,忠诚可靠,极受恭王的喜爱,因此开了脸,飞上金枝做了凤凰。在恭王府中,亦只有她一人,是准予进入这间密室的。

    因为是私下集议于府邸,各人穿的都是便服。三位一品大员之中,宝鋆和文祥自然在列,另一位,则是恭王的老丈人桂良。那位三品文官,叫朱学勤,是在京的军机章京领班,也是恭王的一位心腹。

    这四个人,加上身在热河的曹毓英,是恭王的核心班底。此刻所议的,是咸丰皇帝的病情,以及后续的对策。

    “肃六可恶!”宝鋆恨恨地说,“把持得太过分了,皇上的病情到了什么样的地步,竟是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佩翁说得是,确实不像话。”文祥也开了口,“听说就连老五太爷去探病,也只是在病榻前站了一站,一共只让说了一句‘皇上保重龙体’,就被请了出来。”

    老五太爷指的是老惠亲王,他是近支亲贵中辈份最尊的一位,连他都是这样的待遇,其他人更是可想而知了。恭王以御弟之尊,屡次请求觐见,都被肃顺找了各种借口,怂恿皇帝一概拒绝。

    之所以急于弄清皇帝的病情,是因为这是牵动朝局走势的最大变数。恭王和肃顺两方,都是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然而只要皇帝还在,就谁也不敢异动,否则就会变成谋逆。而谋逆,在两方来说,不仅是没有这个胆,而且实在也并没有这个心。

    肃顺几年前开始受到咸丰的赏识提拔,直至倚为股肱,言听计从,宠爱无以复加。君臣之间,实已到了脱略形迹,视同家人的地步。因此肃顺感激涕零之余,确实有肝脑涂地以报君恩的决心,自然不会有谋逆的念头。

    而恭王的情况则更为特殊。他是咸丰的弟弟,从小就跟他这个“四哥”感情极好,深宫之中,形影不离,做什么都在一块,即使中间曾有过一段“争储”的故事,也并未真正影响到兄弟之间的情分。直到后来出了那一次误会,才在咸丰心中酿成心结,真正疏远了恭王。恭王虽然对此一直抱憾颇深,但眷眷之情未泯,更谈不上什么谋逆了。

    但不谋逆是一回事,对未来的局势发展预先做好准备又是一回事,否则到时候霹雳一声,天昏地暗,又拿什么来应对?因此对皇帝的病情,两方都希望有详细的掌握。这在肃顺一方是容易的事,因为热河本来就在他们手里;而恭王一方,则不得不殚精竭虑,苦寻善策了。

    “依我看来,正因为不知道,所以反而等于是知道了。”桂良抽着烟,慢吞吞地开了口。他跟关卓凡一样,姓瓜尔佳,在朝中是资格极深的一位大老,论督抚则做过直隶总督,疆臣之首;论枢庭则做到东华阁大学士,位极人臣。历练之丰,无人能出其右,最是练达而老谋深算的一个人。他一开口,连恭王在内,都侧耳倾听。

    “燕公,此话怎么讲?”宝鋆将身子向前一倾,大感兴味地问道。

    “若非病情可虑,又何须封锁到这样的地步?”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在座的各位,顿时都有霍然开朗的感觉——若是皇帝的身体无事,或者只有小恙,肃顺又何必怕人知道?

    这样看来,或许变局只在数月之内了,各项的部署须得加紧进行。然而目前的朝政为肃顺所把持,该以哪里作为突破口呢?

    “总是要想办法,让王爷重回军机。”宝鋆说,“不然缺了名义,许多事不好措手。”

    然而恭王为肃顺所拦阻,始终见不到皇帝,那一桩误会也就无法澄清,重进军机,便成了做不到的事。

    “见不了面,都是白说。”文祥摇了摇头。

    “嗐!皇上也真是的,一桩小事而已,何至于到现在仍不能谅解。”宝鋆痛心地说。

    沉默的是恭王。如果真是到“四哥”临终之前都见不上一面,那么这桩误会,就会变成终身的遗憾。

    宝鋆说得不差,这桩误会,确实算不上是大事,要从恭王的生母——当时的静皇贵妃,后来的康慈太后之死说起。

    咸丰皇帝的生母早逝,自幼便被交由静皇贵妃抚育,所以才有与六弟恭王的“深宫之中,形影不离”。咸丰登基之后,静皇贵妃变成了静皇太妃,咸丰对她仍然是视若亲母,礼敬有加。可惜静皇太妃的身体渐渐不好,病疴沉重,终于不治而去。也就是在这一天,闹出了两兄弟的误会。

    静皇太妃升天之后,一直在此侍疾的恭王,掩面而出,恰恰遇上前来探视的咸丰。咸丰问起太妃的情形,恭王不免跪下大哭。

    “已经升天了,”恭王涕泪横流地说道,“只是还没得到太后的封号,因此不能瞑目。”

    静皇太妃一共为道光皇帝生了三个儿子,又抚育了当今的皇帝,因此虽不是正宫,但死后得到“太后”的封号,是可以想见的事情。

    “哦,哦。”咸丰亦是萧然涕下。

    跪在地上的恭王,却把四哥这两声“哦”,误会成了同意,于是起身之后,径直来到军机处传旨,命礼部具册请奏,要封静皇太妃为“康慈太后”。

    这一下,让咸丰恼火异常。封太后固然是题中应有之义,但也要由他自己来御口亲宣,才够隆重,也才能显出他的孝心。现在被恭王自说自话,弄了一个礼部的折子上来,真是别提有多别扭了。若说是准奏,则形同被胁迫,但若说是不准,就会闹出礼制上的大笑话!只得恨恨地准予所请,从此对恭王,便生出了极大的心病,没过多久,就寻了个由头,命他“退出军机,回上书房读书”,这才有了随后的肃顺之起。

    这些事,屋子里的几个人自然一清二楚,此刻见恭王不说话,知道触到了他的痛处,一时也都陪着他沉默起来。只有朱学勤,觉得这样沉默不是办法,于是清清嗓子,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一开口,就是语出惊人。

    “诸位大人,请恕我直言,此刻让王爷进军机,是做不到的事情。就算做到了,孤掌难鸣,仍然不是肃顺的对手。”

    “嗯。”朱学勤的话,说中了恭王的心事,军机处是肃顺的天下,就算自己能回去,一个人也斗不过他们八个。于是目光炯炯地看着朱学勤,问道:“修伯,你有什么高见?”

    “莫若时机一到,将军机全班推了!”

    在座的大老,都是一品大员,说话要自重身份,唯有朱学勤,以三品官而为恭王的心腹,设谋却不妨大胆。他的话一出口,就像捅破了一层窗户纸,振聋发聩,让各人的精神都是一振。

    这是恭王集团内,第一次提出武装政变的概念。

    “然则……”桂良沉思着,问出一句话来,“热河的防务归端华管着,若是真到了那么一天,太后和幼主,都在他们手上,我们无拳无勇,何以为之?”

    “燕公说得是,”朱学勤点点头,“不过我们在热河,也有王爷埋下的一支兵。”

    “有这样的事?”桂良大为惊奇。他知道朱学勤跟曹毓英联络最密,因此热河的情况,以他了解得最为详尽。

    “这人叫关卓凡,镶红旗的子弟,算得上是有勇有谋。他为王爷所赏识,现在是行在步军衙门的马队佐领,前些日子在滦平痛击马匪的,就是他。”

    “哦,原来是他。”与马匪的一战,轰动京城,桂良自然知道,“不过说到底,只有几百兵……”

    “桂公,热河的禁军,**不堪,唯有他的五百马队与众不同——曹琢如给我的信中,有‘剽悍无匹,来去如风’八个字的考语。另有一位许庚身,是热河的军机章京,最通兵事,按他的说法,这支马队即便面对两三千数的禁兵,亦绝可以一鼓荡平!”

    “这么厉害!”一向深沉的桂良,也不禁动容,听得眼中放出光来。

    “这都是王爷慧眼识珠,预先布下了这一着棋。”宝鋆恭维了一句,又道:“王爷,他这几天正在城里,我原准备见见他,再帮他些银子。现在若是按修伯的计划,就快要揭盅了,那是不是请王爷赏见一面,以示荣宠?”

    “成!”恭王做断然的表示,“有些话,不能老是打哑谜,该说就得说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