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齐人有一妻一妾

乱清 +A -A

    关卓凡把日子算了算。总兵遇昌一共给了十五天的期限,回京的路上花了三天,回去的时候,就算以马队疾驰,也要两天,再打一天的富余,这就去掉六天了。剩下的九天,到今天已经是第六天,有些事情,该办一办了。

    先跟白氏把帐盘一盘。图林回来以后,便把身上存的一千一百两银子向太太交了帐;利宾送来了六千两;通州的庄子,除了送来了一应货品之外,还缴了二百五十两现银;而过年时年礼的往来,有一百多两的结余;再加上白氏手里原有的两千银子,一共就是九千五百两,再除掉这段时间家里的开销,净得九千三百两现银。

    九千三百两,那也很可观了。想当初自己从定福庄的军营进京,身上只有阿尔哈图和老蔡送的一锭二十两银子,才只半年的时间,境况已是迥异,高宅大院,佳人在抱,手里还捏着这么一笔巨款——这人生的际遇,谁能预想得到呢?关卓凡一边心中感慨,一边跟白氏商量着,把要用钱的地方一个个列出来。

    胜宝府里,宝鋆府里,方家园的照祥府里,要送三份重些的礼,按四百两银子一份的标准。前两家只送礼物,后一家一半礼物,一半现银,为的是照顾“方家园”实际上的需求。

    再有就是二嫂的家里。现在二哥卓仁还在牢里,只剩下她带着个孩子,似乎也该照顾一下。

    “你上回给过她一百两银子,中间我让图伯也去过两回,她家里倒是不缺什么。那些要账的,知道了那是‘城南关三’的哥哥嫂子家,现在连门都不敢上。”白氏一直为这么大数目的银两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现在说起卓仁媳妇,理路才清晰起来,“她没别的,就是想着卓仁能早点儿放出来……”她看看关卓凡的脸色,小声说:“卓凡,这事当然你说了算,不过我看你二嫂也是怪可怜的。”

    “双双,要论你这心地,自然是好的……”关卓凡笑着摇摇头,“只不过,这叫妇人之仁,我从前说的话,这么快就忘了。卓仁现在还不能出来,怎么说也得再关上小半年,才能把他的性子转过来。”

    他的心里,还有另一句话不曾说。未来几个月,将是自己最关键的一个时期,前途命运都在其中,他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应付其他杂事,也不想卓仁出来后再给自己添什么乱子。

    白氏点点头,想了想,说道:“那再给她家里送点东西过去?”

    “这个可以,回头你让图伯去办。我也交待图林,让他去三里屯再找找管狱的老郝,不会让卓仁吃什么亏。”关卓凡知道,白氏对于把卓仁关在牢里,心里始终抱有不安,因此不愿逆了她的意思,更何况自己还有另一件事要求她。

    “对了,还有一个事儿,”关卓凡装作忽然想起来的样子,“马额齐家的媳妇,日子也不好过……”

    “是啊,你该去看看她了。”白氏的脸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关卓凡看她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知道点儿什么似的,心里一慌,话就说不成句了。

    “她一个人带个孩子……咳咳……住的官房……咳咳……咳咳……”

    “卓凡,你跟我说实话,”白氏很平静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把人家给欺负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关卓凡大窘。以他脸皮之厚,居然闹了个满脸通红,也算是很难得的事情了。而这句话一说,便等于一切都不打自招。

    “你原来就见天的往老马家里跑,明氏来咱家串门的时候,看你的眼神也不对。”白氏低下头,看着地上,幽幽地说,“还有你上回从周家坊回来,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这些事,你们男人不留意,我们女人家却瞧得出来。”

    关卓凡面红耳赤,讷讷地说不出话来,心想,前头的事儿,可不能算在我身上。

    “说起来,这件事儿你做得不地道,”白氏还是盯着地上看,“不过我原也没资格说这话。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当然不能不管人家,我想问问,你有什么打算?”

    “双双,我……我有个小想头,要请你的示,”关卓凡期期艾艾地说,“她们孤儿寡母住在外面,实在是没个照应。我琢磨着,咱们正院里的那排厢房,不是还有空着的么?不如让她搬进来,平时也有个人陪你说话,小芸也多个人一起玩……”

    白氏把头抬起来,剪水双瞳清澈明亮,盯着他看。

    “哎,哎,双双你别生气,再商量……再商量……”关卓凡被她揭到了短处,说话自是不免低声下气。

    “我不是个好嫉妒的女人,遇见你这么个冤家,大约是我的命,也是明氏的命。”白氏摇了摇头,却还是坚决地说:“只是这件事,不能这么办。”

    “是,是。”不能这么办,那该怎么办呢?关卓凡一边陪着笑脸,一边看她的脸色。

    “正院里的厢房,住的是妈子和丫鬟,你让明氏住在那儿,是打算拿她当奴才看么?”白氏责怪地看着关卓凡,“你把人家欺负了,现在你倒是想对人家好,可这样安排的话,她就算嘴上不说,心里该怎么想?”

    “那……”白氏的话说在道理上,关卓凡无语了。

    “内院的倒座房也是大房子,明天我让小福和小芸般进去住。”白氏断然道,“你跟明氏去说,让她住东厢,以后我们姐俩做个伴儿。”

    白氏所说的倒座房,就是靠着内院院门的几间房子,正对着她自己所住的正屋。她已经反复想过,如果让明氏住在外面,以关卓凡这样的多情种子,多半是放不下的,那就等于是让他置了一个外宅。外面的事不像家里,是一定保不住密的,一旦传扬开去,这个名声他担不了。而且离得远,自己管不到,万一闹出什么事来,就更麻烦。

    另一方面,关卓凡的话也打动了她。她跟明氏素来相识,一直觉得明氏人不错,以后关卓凡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事,可以多个人商量,寂寞的时候,也有个人可以谈谈讲讲,漫漫长夜便易于排解得多了,小芸也可以多个玩伴,这都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这……”关卓凡又说不出话来了,然而这一次是激动——这个双双,花容月貌不说,还这样“深明大义”,真是夫复何求?老天爷待我不薄!

    “双双,你待我太好了。”关卓凡拉过白氏的手,在她手上亲了一下:“你放心,我让她来,可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你不用在这儿跟我说嘴,”白氏被他的这一下弄得红了脸,“有意思没意思,你自己知道。反正我跟你说清楚,内院可是住满了,再也装不下第三个嫂子了。”

    关卓凡知道,这是白氏对自己的警告,不可再打什么嫂子的主意了。当下诺诺连声,拉着她的手,郑重说道:“你是我媳妇儿,可不是什么嫂子。”心中却在想,要说内院,小福可也不是我嫂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