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红烛 (二更)

乱清 +A -A

    关卓凡既然回来了,晚饭白氏就不肯只上原来的那几样菜了,让小福吩咐刘妈她们,再多做几样好的。这样一来,菜就多了,关卓凡的意思,索性不拘主仆,大家热热闹闹地在厅里一起吃,算是难得的一次团圆。

    这个提议,白氏拍手叫好。她对主仆的分际,原本就看得不重,而每次关卓凡回来,家里就变得生机勃勃,才是她真心喜欢的。于是催着关卓凡,让他好好去用热水洗个澡,消消乏,再来用饭喝酒。关卓凡见她从刚才到现在,俨然又是一副嫂子的模样,心中觉得有趣,笑眯眯地去了。

    白氏心中的想法,关卓凡却无从得知。

    关卓凡开拔前在她面上那轻轻一拂,害得她情不自禁之下,失声哭了出来。这三个月来,白氏把自己那一天的失态,已不知翻来覆去想过多少次。千种心绪,万般柔情,都为名教的一条红线,束得死死,自知这一生一世,都不能做逾越的念想。

    那一哭的真情流露,便装作从没有发生过!以后在他的面前,自己该照样维持一向谨守的叔嫂分际,保有一个做嫂子的尊严和体面,再替他把这个家打理好,也就是了,至于他心里怎么想,也管不了这许多了。

    这个小叔子对自己的情意,白氏不是看不出来。她心想,卓凡这次回来,穿的官服居然又跟上次不一样了,不知又是升了一个什么官儿?可见前程远大,怎么可以耽误在礼教伦常这种事情上。他对自己的痴迷,多半是没见过什么姑娘的缘故,等到娶了亲,自然就好了。

    至于他平时油嘴滑舌地说些风言风语,讨些口头便宜,随他去好了,难道还能放下脸来说他几句不成?想到这儿,却又有点脸红心跳,从前那种平安喜乐的感觉,又回到了她的心头,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

    白氏不是一个软弱的人,既然做了决断,心里也就轻松下来,到厨房督促着丫鬟妈子们做菜去了。

    到了天黑透的时候,菜也摆满了两张桌子。关卓凡和白氏,坐在东首的一张;图伯图林带着两名男仆,小福带着小芸,跟刘妈和三个丫鬟坐在西首的一张。之所以摆两张桌子,是为了体恤下人们——他们现在见了关卓凡,一个个都是诚惶诚恐,若是坐在一张桌上,不要说吃饭,就是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那就失去了热闹的本意。

    即便是这样,下人们一开始还是拘谨得很,直到几巡酒过,才渐渐活泛起来。

    “卓凡,你这一回,又是升了什么官儿啊?”白氏小心翼翼地问了这一句,“我怎么觉着,你就跟变戏法一样,每次出门,再回来的时候,这顶子和身上的官服,就变得不一样儿了。”

    白氏的话,引起一阵轻微的笑声。关卓凡也是一笑,还没来得及出声,邻桌的图伯站起来,把话头接了过去。

    “太太,少爷现在是五品,跟老爷生前,一模一样了。”每次说到官职品秩这些东西,图伯就变得很郑重,“那顶戴,叫水晶顶子;补服上绣的,叫做熊罴。至于说是什么官儿——”图伯说不上来了,拿眼睛去看图林。

    “回太太的话,”图林大声说道,“咱们爷现在是步军统领衙门马队佐领,全马队的五百多号人,都归咱们爷管!”

    众人都把敬畏的眼光瞧在关卓凡身上,就好像他头上还戴着顶子,身上还穿着官服似的。

    话题由此便转入了热河之行,图林人机警,口才竟也不错,在自己那桌滔滔不绝地说起了热河的种种故事,关卓凡如何在营里大打军棍,西营如何在操演时大胜东营,郑亲王如何犯糊涂,拿了个御赏的白玉挂件赏给关卓凡……弄得一桌人都忘了吃,听得目瞪口呆,连连点头。就连白氏,也不知不觉把关卓凡晾在了一边,偏着头,专心地听起了图林的故事。

    关卓凡真是无奈加没趣,两样一起来,心里嘀咕:我真人坐在这儿呢,你倒跑去听故事了,你若是爱听,我自己一样一样地说给你听嘛。还有图林也可恶,竟敢抢老子风头……念头还没转完,便听“啪”的一声,图伯扬手给了自己儿子一个耳光。

    *

    关卓凡又惊又喜,心说知我者图老伯也!一时却弄不明白,老头为什么忽然发作自己儿子。

    图林刚说到路遇马匪的那场战斗,关卓凡是如何弯弓搭箭,百步穿杨,又是如何匹马当先,挥刀劈翻马匪,正说得起劲,脸上忽然被老爹扇了这一巴掌,捂着脸,愣愣地看着老爹,不敢吱声了。

    “小兔崽子,懂不懂规矩,有你这样当亲随的?”图伯几乎把手指头戳到儿子脸上,“两军对阵,你让少爷冲在最前面?那要你还有个屁用!”

    原来是为这个,关卓凡心中失笑,图林把牛皮吹得太大,反而代自己受了过——跟马匪那一战,自己实在是未出一刀,未发一箭。然而图林的话,他也并未去纠正,以他的想法,在家里的下人们面前树立一下形象,让他们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不是一件坏事。

    此时见图林受窘,关卓凡便伸手到荷包里,将准备好的一把钱取了出来,哗啦一声放在桌上,一个个金灿灿,明晃晃,正是从那个死鬼印度兵身上搜出来的金镑。众人哪见过这种洋钱,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就连图伯,也一时忘记了教训儿子,不知关卓凡要做什么。

    “这个家,一直是靠太太操持,你们大家,也有一份辛苦在里头。”关卓凡不疾不徐地说,“今天我回来了,高兴,要放一回赏。这个钱——”他拈起一枚金镑,在指间翻弄着,“是英吉利国的洋钱,叫做金镑,很是贵重,来得也不容易。现在每人赏一枚,你们自己收好,别三个不值两个的卖了当了!”

    众人都喜出望外,一个一个地排队上前,谢了少爷和太太,领了金镑,回到座儿上互相比较着,喜气洋洋地小声议论起来。

    还剩下三枚金镑,白氏也向关卓凡讨了一枚过去,拿在手里,仔细看着这个稀罕物儿。瞧了半晌,问关卓凡:“卓凡,洋钱上这个女的,是谁啊?”

    “这个是英吉利的女王,叫做维多利亚。”

    “女人还能做王?”白氏吃了一惊。

    “能!前朝的吕后,武则天,都是有名的女主,本朝……”关卓凡住了嘴,想起深宫之中的懿贵妃来,心说她能不能做成女主,大约还要看看我关卓凡。

    “长得倒是挺好看的……”白氏端详着维多利亚的头像,认真地说,“就是衣裳穿的有点不大尊重。”

    颈子下面露了一点,就叫不大尊重?要是她见了后世穿比基尼的,那干脆吓死得了。关卓凡暗暗好笑,面上却正色道:“洋婆子都穿的少,说起来,女王还是穿的最多的,越往民间,穿得越少,露胳膊露大腿什么的,那都不算个事儿。”

    “哪有这种话?”白氏失声而笑,脸却不自觉的红了,“羞也羞死了。”

    关卓凡见了她笑靥如花的娇态,心中大动,压低了声音问道:“嫂子,你想不想做女王呢?”

    “我哪儿成啊。”

    “那你做娘娘好不好?”关卓凡笑道,指了指另外一桌,“他们就是公公和宫女。”

    “那敢情好。”白氏又被他逗得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忽然醒悟过来,自己又被关卓凡讨了便宜——他那意思分明是在说,自己是娘娘,他就是皇上了。

    “呸!”白氏轻轻啐了一口。

    这顿饭吃完,时候已经很晚,小福早把小芸带回内院去睡了。白氏指挥着丫鬟们把桌子收拾完了,才跟关卓凡回到内院——还不能睡,因为还有事情要跟他交待。

    “这是一位利宾先生让人送来的,说是你一看就知道。”白氏从床头下的小箱子里,取出一个大信封来。

    “嗯。”关卓凡拿在手里,并不急着看。

    “这是各家送来的年礼单子,这是通州那处庄子送来的年货单子。”

    “嗯。”

    “还有一个事儿,”白氏把东西都递给了关卓凡,又含笑说道,“就前几天,有个工部的张主事,托了人来打听你的情形,多半是想给他那个闺女来提亲了。”

    “嗯。”关卓凡还是不置可否。

    白氏见他这个样,倒有些奇怪,劝道:“卓凡,你都快二十二了,娶亲的事,也该放在心上啦。”

    地上的暗龙燃着火炭,房间里温暖如春。关卓凡凝视着白氏,良久才展颜一笑:“嫂子,你说得对。”探手从怀中取出在香烛店买的物事,拆开包封,拿出一对红烛来。他转过身,打开油灯的罩子,就着火苗把红烛点燃,将红烛一边一个插在烛架上,这才拍了拍手,走到白氏的面前,将她向怀中一拢。

    “我今天娶亲。”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