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大比武 (二更)

乱清 +A -A

    在热河的大臣,以肃顺、载垣、端华三人为首。三人之中,皇帝最为倚重的肃顺,排在第一,怡亲王载垣以领班军机大臣的身份,排在第二,而郑亲王端华,只能勉强排在第三。

    端华为人粗鄙,既无大志,又无才具,整天只晓得跟在载垣后面,变着法儿的替咸丰寻开心,一向为朝中的大臣所看不起。然而他这个“郑亲王”的名号,却是个响当当的铁帽子王。

    所谓铁帽子王,并不像一些不明就里的人所想象的那样,是犯了死罪亦可以不掉脑袋的护身符。实际上,它的正式称呼,叫做“世袭罔替”。

    清朝所封的王爵,并不是终身制,而是一代一降。比如老子是亲王,传到儿子就要降成郡王,传到孙子就要降成贝勒,依次类推。只有加了“世袭罔替”衔的亲王,可以不必降等,代代都是亲王!因此异常珍贵,有清一代,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不过十二家而已。

    端华以身份贵重的原因,虽然是个糊涂蛋,还是奉派了总管热河防务的差事。等到过了年,热闹完了,心里忽然想起弟弟肃顺叮嘱他的那句话来:“步军统领衙门是要紧的地方,调来的这些兵,四哥你要笼络好才是。”于是心血来潮,吩咐下去,要巡视新来的这三千人的营地,看他们的操演。

    令出如行,说去就去,热河地方不大,也不必摆多大的排场。第二天,端华便带了人,以王府的护卫为先导,开始巡视,上午看了两营步军,结果却大失所望。

    他不知道,在京的八旗各营,凡是上官有所巡视,必得提前旬月打好招呼,让带兵的将领营官,可以临急抱佛脚,大加操练。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到了巡视那日,至少可以摆得出一个门面来,衣甲鲜明,队列整齐,也就算交得了差了。

    而象他现在这样,头一天吩咐下去,第二天人就到了,让各营的管带,情何以堪?于是操演之时各种出乖露丑,不在话下,端华自己也是看得百无聊赖,然而毕竟是要“笼络”,还是懒洋洋地放了半赏,余下的步军各营也不想看了。只有福成安是他的亲戚,多少也算是个亲信,因此端华决定只等下午看看他的马队,就回府喝几杯热酒去。

    福成安头一天得了这个消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连连跌脚,在心中叹气:“唉,真是个糊涂王爷,哪有这样的规矩?”但这话是不敢说出口的,而且说亦无用,只得下令给林千总和关卓凡,务必连夜整顿各自营地的军容——说白了,就是大扫除,希望第二天郑亲王只是巡查军营,那就可以搪塞过去。

    谁知事与愿违,第二天晌午,便有两骑王府的护卫驰来,说郑亲王下午来看过操演就走。福成安的这一宝,押庄开闲,欲哭无泪之下,只得命令在营外西侧的一个小土丘上设置了一排座儿,在土丘下方的大片空地上远远地摆了箭墩,作为下午操演的场地。

    *

    到了下午,一波一波的王府护卫便次第到来,在土丘周围设了警戒。虽说不必摆排场,但端华到达的时候,身边自然还带着一大群官员,王府的长史、参将,步军统领衙门的总兵,都陪着他一起来了。出操的五百马队,也都早已在场地中分列东西,整整齐齐的排开。

    落了座儿,端华先看军容。一眼望去,便觉得比上午所看的两营步军要强——马队中的士兵,毕竟是精选而来,比之步军之中老弱都有,自然要强上一个档次。再细看东西两面,又觉得西营尤佳,队列齐整服色鲜明不说,单是骑在马上那些士兵的精气神,就明显比东营更饱满旺盛。

    “不错,不错,”跑了一天,此时端华的脸上才露出笑容,“都不错,西面的更不错。”

    正在惶惑不安的福成安,居然得了这么一句夸奖,连忙跪下:“谢王爷夸奖!”

    “嗯,让他们走起来吧!”

    走起来,就是让马队以受巡阅的姿态,依次从土丘前行过。福成安将手一挥,关卓凡的西营先动,一排五骑,每哨自成一个方队,军官则控马走在方队的左侧。两百多人一共八个方队,走得次序井然,连马蹄的步点也是纹丝不乱。这一下,不仅端华,就连他随行的那些官员,也纷纷动容。

    当第一哨走到土丘正前方时,哨长握掌成拳,平肩一举,兵士们便同声暴喊出会操时军中例行的口号。

    所喊的自然不是“首长好”,而是“执锐披坚,所向无敌”——这是大臣看操时才喊的号子,如果是皇上来看操,那喊的就是“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看操的人,先是被忽如其来的号子吓了一跳,跟着便是欣喜。一连八哨,都是如此,愈发觉得难能可贵。

    等到东营一动,立刻便显出差距来了,马匹的步点杂乱,队型参差,号子喊得虽然也响亮,但起止不统一,少了刚才那种“暴喝一声,银瓶乍破”的气势。端华不免大皱其眉,心想这个福成安,怎么弄得虎头蛇尾?

    虽说虎头蛇尾,到底还有个虎头,因此兴致不减,看过了操,就要考校弓箭。办法是东西两营各派一哨人,由哨长率领,首尾一线,在五十步的距离上,纵马横掠,驰过五个箭墩,每人准发三箭。由一名王府护卫报靶,看看各自所发的七十八支箭,能够命中多少。

    这次轮到东营先上,一圈跑下来,却只命中了二十三箭。

    关卓凡派的是伊克桑所带的第八哨,小声说道:“要是敢输了,别回来见我。”

    伊克桑紧张得脸色铁青,把弓摘在手里,深吸了一口气,低喝一声:“上!”率先冲了出去,他的兵也是控弓纵马,一个接一个地飞驰而出。一轮射完,便驰回队伍,人人气喘吁吁,却都紧张地望着那名正在查看箭墩的王府卫士。

    “回禀王爷,一共是六十三箭!”

    刹那间,西营马队欢声雷动,仿佛将这一场操演,变成了东西两营的比拼。这一下,人人都看出来了,福成安统带的这五百马队,固然可以笼统的说很出色,但出色的其实是西营那一半人,至于东营,只好说是平常。

    端华兴致大发,转了转眼睛,叫过两名护卫,吩咐了一番,两名护卫便领命上马而去。人人都好奇他在弄什么玄虚,端华却只把眼睛望着天上,不说话。

    他不说话,人人都不敢说话。就这么过了好一会,端华才把仰着的头低下来,笑道:“成安!”

    “在!”福成安躬下身子。

    “我派了护卫,在官道上十里的地方儿等着呢。你挑二十个人,”端华用手指了指下面的东西两营,“每人都跑马去到护卫手里取一粒金瓜子,回来交账,看看谁快。”

    这个做法,迹近玩笑,然而他是王爷,谁敢不听?说挑二十个人,自然是要东西两营各挑十人,这就又变成了一场比试。福成安见东营的林千总面色灰败,心想关卓凡的兵天天骑在马上跑来跑去,这一场林千总恐怕又是输定了。有心想回护于他,可众目睽睽之下,实在也是无法可想,只得硬着心下了命令。

    果不其然,头十个跑回来的,竟然全是西营的骑兵!端华身后的众人,便有不少在暗暗摇头:看来西营的出色,与福成安之间,怕是没有多大的关系。

    “成安,干得不赖!”端华自然也看出来了,但是还要顾着福成安的面子,“给你记上一功!”

    “谢王爷!”福成安真有喜从天降之感。

    “放赏!”端华说完,身后的随从便拿出一千两银票,交给福成安,算是对整个马队的赏赐。

    端华再向下面一指:“那个千总,叫他上来。”

    人人都知道,“那个千总”指的是关卓凡,而不是林千总。关卓凡上了土丘,依规矩磕了头,报了官阶姓名,才站起来等端华发话。

    “你是谁的儿子?”这句话问得莫名其妙,但端华素性如此,大家都不以为奇。

    “回王爷的话,先父是光禄寺少卿,讳保成。”

    “嗯嗯,”端华自然不认识这个五品的关保成,随口敷衍。他对关卓凡,却极是欣赏,想了想,从衣襟上解下一个汉白玉的佩件,说道:“喏,这个给你,好好干!”

    这是很大的面子,台上台下的众人,都发出一阵艳羡之声。他的长史却慌了,小声提醒他:“王爷,使不得,这是御赏的物件儿!”

    “哦,哦!”这个糊涂王爷醒悟过来,收回了手,“那就……拿五百两赏他!”

    直到端华在众人的簇拥当中离去,福成安的一颗心才算落了地。

    “好险,”他拍拍心口,舒了一口气,“没想到居然还得了赏。”

    “这都是福佐领统管有方!”林千总谄媚地笑道。

    “运气好,运气好!”胖胖的福成安,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运气好?关卓凡勃然大怒,心说若不是老子给你撑住了场面,只怕你今天真下不了台!

    “怎么是运气!”关卓凡大摇其头,“实在是福佐领统管有方!”

    虽然未来的训练已经不成问题,他还是觉得福佐领越来越讨厌了。

    回到营地,西营马队自然是一片欢声笑语。士兵们兴奋得几乎无法自持,三五成群地热烈讨论着刚才的这场操演。

    关卓凡却一个人站在营外的如意洲边上,静静地想着心事。

    自己是恭王一方派到热河来的钉子,现在,跟肃顺的一方,也搭上了线。未来几个月的热河,明争暗斗的戏码会不断上演,而他们两方的攻防博弈之间,便是自己游刃的空隙。

    不对,不是两方……该是三方才对。

    关卓凡抬起头,看着远远壁立在如意洲对面,那道红砖碧瓦的宫墙。

    不知宫中的懿贵妃,现在过得怎么样?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