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关千总的法度 (二更)

乱清 +A -A

    “关三,你这几个兄弟,手底下还真硬。”老蔡笑着说,“咱们十几个人打他们,居然也没赚到什么便宜。”

    “我们步军衙门,原本吃的就是街面儿上的饭。缉捕弹压,要是手上没有活儿,怎么混?”关卓凡见老蔡和老阿两个,总是不自觉把自己归到骁骑营那边,因此有意地在言语里划清界限,不然自己的部下会生出意见,“不过终究是马队,论到野战的功夫,就没法跟你们骁骑营相比了。”

    这句话把两边的人都捧了捧,于是大家一笑,说起刚才这场架,果然就是因为争一副靠窗的座头,互不相让,这才动手起来。老穆比较机灵,见自己这边人少怕要吃亏,便溜出来,狂奔回营去搬救兵。

    “两位大哥,别尽是说我了,这么久没见,你们的品秩,也都升了吧?”

    阿尔哈图听见这话,笑笑没言声,蔡尔佳面上却露出愤愤之意,说道:“不怕你笑话,升了个球!打完八里桥那一仗,咱们就重编在第三佐了,那个佐领勒保,竟不是个人养的,除了老阿的骁骑校,是原来胜大人许下的,他勒保不敢昧了之外,别的,一概要钱!有钱就能记功,没钱,你就玩蛋去。”

    关卓凡见他竟敢公然辱骂自己的佐领,便知道这十几个人,多半都是他俩的铁杆弟兄。心里一动,面上不露声色,笑道:“这世道,也真是没办法——那多少塞他点钱也就是了。”

    “嘿,几十辆银子,人家还看不上!关三,你在步军衙门,还有些油水,我和老阿你是知道的,就靠一份干饷,哪有钱塞他勒保的屁眼儿!”

    老蔡骂得粗俗,关卓凡不擅此道,笑了笑没说话,张勇却忍不住接上了话头:“这种人,就该操他娘!”

    老蔡还是七品,张勇却是从六品的委署校尉,因此他原本看张勇有点不顺眼。现在张勇这一骂,却骂进了老蔡的心里,顿时大起知己之感,连连点头:“对对,操他娘!”

    关卓凡有些啼笑皆非,说道:“先不忙操他娘,我看你们这顿饭,是吃不成了——阿大哥,你们怎么也跑到这来喝酒了?”

    “来了几个月,天天闲得发慌。”阿尔哈图苦笑道,“再不让偷偷喝两杯,就真要象戏文里说的,嘴里淡出个鸟来了。”

    说是这么说,屋子里已经被他们打得粉碎,想吃饭喝酒是绝无可能了。关卓凡把老板叫进来算了算,打坏的东西一共要折二十五两银子,他便从靴叶子里掏银票。阿尔哈图还不肯,争执一番,到底还是关卓凡把账付了。

    “今天是没指望了,再往前,就得一直走到滦平县城才有饭馆了。”老蔡不胜惋惜地说。

    既然没指望了,那就只好各自回营去吃饭。互相通报了驻扎的防区,他们所在的骁骑营第三佐,是扎营在行宫的东南角,也就是地图的右下方,离关卓凡的西营马队,相距不到十里。

    知道地址就好办了,于是约好过几日再聚,便纷纷上了马。老阿和老蔡坚持让关卓凡先走,关卓凡也不多客气,举手告别,带了张勇几个,扬鞭而去。

    到了营中,晌午的饭已经开过了。关卓凡吩咐司务,在院子里摆张案子,把剩饭剩菜端上来,跟他们六个一起吃。随便扒了几口饭,他便说吃饱了,自回帐子里去了。

    营里的众人见老总歇了,纷纷围上来,打听刚才的战况。跟张勇同去的另一名哨长,叫伊克桑,身手很好,刚才打起来是出力最多的。此刻便天花乱坠地吹起牛来,总而言之一句话:我步军衙门损失甚微,他骁骑营伤亡惨重。

    等他们将将吃完,关卓凡却又从毡帐中走了出来,踱到案子旁边,微笑着问道:“吃饱了么?”

    “吃饱了!”六个人亦都站起身来。

    “你们的伤,不打紧么?”

    “一点皮外伤,不打紧!”张勇笑嘻嘻地说。

    “嗯,那就好……”关卓凡点点头,将脸一扬,厉声道:“来啊,给我绑起来!”

    *

    六个人都被反剪双手,在身上套了索子,面朝关卓凡,跪在军营的院子当中。动手绑人的,是关卓凡的亲兵小队,因为事先得到了吩咐,所以并没有捆得太紧。

    营中所有的军士,都已吹号集合,左右各四哨,分列在两侧,站得整整齐齐。人人都把眼光盯在关卓凡身上,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你们三个,自己唱名。”关卓凡干巴巴地说。

    “标下张勇,行在步军统领衙门西营马队委署校尉!”

    “标下穆宁,行在步军统领衙门西营马队第六哨哨长!”

    “标下伊克桑,行在步军统领衙门西营马队第八哨哨长!”

    这三个人是营中的军官,要追责,当然先要落在他们头上,而不是后面跪着的那三个大头兵。

    关卓凡看着他们,心情有些复杂。在京中的时候,他对自己的手下,用的是宽厚加笼络的手段,大家亦都很买他的面子,因此不论是巡逻执勤,还是整队训练,指挥起来都还顺遂。对营中兄弟一些小小的违规,能包容的也就包容了,太出格的,才加以呵斥,而被骂的人,只要唯唯诺诺的服软认错,便不会受到进一步的处罚。所以城南马队的气氛,一直颇为融洽。

    然而今天的事情,却彻底打醒了关卓凡:带兵只靠一团和气是万万不行的!这一支兵,是他的基本武力,是他在热河图谋大事的关键,自己的威严,不容挑衅!必须将京中带来的种种习气,痛加革除,才能做到如脑使臂,如臂使指,成为一支真正能为自己所用的精兵。

    “你们没有我的命令,辄敢擅离防区三十里,打架斗殴,可知罪么?”

    这句话,说得很妙,要点在于“没有我的命令”。换句话说,如果“有了我的命令”,那即使离开防区三百里,也不算是“擅离”,别说打架斗殴,就连杀人越货,也都是做得的。

    这种微妙的含义,张勇他们一时自然不能体会,但无论如何,“没有我的命令“这一句,是听得懂的。

    “标下知罪了!”张勇俯身说道,“请千总责罚。”

    “这里没有外人,你们都是我从城南马队里带来的老弟兄。”关卓凡环顾四周的兵士,缓缓说道,“一向以来,承蒙你们看得起,捧着我做了这个千总,凡是我交待下去的事,于公于私,都从没让我丢过面子,我关三心里,很是感激。”

    先交待了这一段,才话锋一转,声色俱厉地说道:“然而这里是军营,谁敢把军令当儿戏!你们走出三十里外,去了哪里,竟是连我都不知道。倘若有紧急军情,却怎么说?”

    几个人俯在地上,一声不敢吭。

    “咱们是吃兵粮的,跟人动手,那是平常事,可也得看看为了什么!不问青红皂白,也不管人家是谁,上去就打,还要回来搬兵,还要动刀动枪?这里是禁宫脚下!真要是闹出人命,你姓张的有几个脑袋够砍?”

    大冷的天,张勇的汗却把贴身衣服都湿透了。

    “所谓军纪,并不是为了我关三,而是为了大家。”关卓凡放缓了语气,“象你伊克桑,别管你有多能打,放在战场之上,万军丛中,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到了两军对垒,硬碰硬的时候,没有军纪的一方,一定崩!而崩,就是由着人家践踏,就是死!”

    说到这里,先顿一顿,见所有人都在噤气屏声的听着,才继续说下去:“为了将来不崩,为了大家不但能活下去,还能打胜仗,还能升官受赏,今天我不得不肃一肃军纪,正一正军令!”

    这是要行军法了。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不知关卓凡要做怎样的处置。

    “行军打仗这种事,实在也不是人人都适合的。”关卓凡的语气忽然变得温和,“明天我禀告一声,把你们几个发回京中,还是按原品,回步兵衙门效力,你们意下如何啊?”

    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这哪里算什么处罚?然而地上跪着的几个人,脸却攸地涨红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