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特来送死 (二更)

乱清 +A -A

    “是卓仁啊,”图伯眉头一皱,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卓仁?卓仁是你叫的?”卓仁脸上抽搐了一下,瞪着图伯,“怎么不喊二少爷?合着我不是关家的人了?”

    今天来的客人之中,尽有带车带马带轿子带跟班的。因为怕滋扰了街坊四邻,所以图伯特意关照了胡同外南二大街上的一家车马行,请各家的车轿随从,都在那里等候,抽烟喝茶。因此胡同中颇为清净,关卓仁这一班人,也才能畅通无阻地来到门前。

    “卓仁,你可别乱来!”图伯看出卓仁的面色不善,心知他这是上门寻事来了。自从上次合春酒的事情后,图伯便改了称呼,对关卓凡不再称“三少爷”,而是直呼少爷,表示这个宅子中,只承认这一位少爷。而对卓仁,图伯确实已经不把他看做“关家的人”了。

    “这个家,我也有份,想把我挤出去,别做他娘的清秋大梦!”卓仁冷笑一声,向内一指,“不让我好过,谁都别想好过,今天我就砸他个稀巴烂!”将手一挥,身后的人便要一哄而入。

    图伯慌了,将双手一张,拦在门前,急道:“卓仁,使不得,这是要闯大祸的!”

    “老不死的,现在知道怕了?晚了!”卓仁一把将图伯推了个跟斗,转头对那壮汉说:“杜哥,你们替我狠狠地砸!”

    上次他用春酒谋白氏,结果自己媳妇却被关卓凡给睡了,又声张不得,吃了一个绝大的闷亏。吃亏也就罢了,房子却始终不能到手,自己这边欠下的烟钱赌债,又被催逼得一日紧似一日。他没有正经来钱的地方,平日里只靠自己和关卓凡的两份钱粮过活,如何还得起债?将心一横,连哄带骗的弄了点钱,邀集了这个在城东地面儿上混的“杜哥”,和他手下的一班无赖,决意弄出点大动静,将宅子内砸了,连带再将弟弟痛殴一番,既出一口恶气,又要以此来逼使白氏搬出去。

    他自顾自地筹划了这一招棋,却料敌不明,不知道关卓凡已非吴下阿蒙,更想不到他方才将图伯这一推,犯下大错,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方才图伯急急慌慌地想将他拦住,并不是为了白氏和关卓凡,而实在是为了他卓仁。

    图伯在关家几十年,是看着三个孩子长大的。这三兄弟都不成器,大少二少沾上了大烟,三少爷又是个窝囊没用的,眼看家道中落已经不可避免,图伯暗地里不知叹息过多少次。谁料关卓凡从八里桥回来后,完全变了一个人,表面上和和气气,心里的主意却拿得极稳,一举一动,往往出人意料,却又让人不得不服气。仕途上也是顺风满帆,摆明了关家中兴的希望,就在他的身上。

    至于卓仁,图伯知道,他这辈子是注定斗不过弟弟了。关卓凡行事既快又狠,但为人并不决绝,如果卓仁知道利害,不再来找白氏的麻烦,那么日后关卓凡发达了,多少还是会照应这个二哥的。可惜卓仁屡屡吃亏而不醒悟,现在竟然还带人打上门来了。今天是关家宴客的大日子,卓仁这一冲进去,等于是扫落了他弟弟的面子,关卓凡是绝对饶不过他的。

    更何况,里面坐着些什么人?大多是步军统领衙门的武官。卓仁带着一帮无赖冲进去,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惨状,真是想都不敢想。图伯对卓仁终归还是有感情的,怎么也不忍心看着他这样去送死,然而刚刚发出警告,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被卓仁推在地上。

    没有了图伯的拦阻,一帮人便一窝蜂地冲进来,见外院没什么东西可砸,便又呼喝着涌进了正院。卓仁从人堆里挤出来,刚喊了一声“狠狠地砸”,便觉气氛不对,四周鸦雀无声,安静得不像话。抬头一看,院中居然生着八个大炭盆,中间是四桌酒席,而桌边的宾客,人人都转过头来,把目光聚在他的脸上。再看身旁的杜哥,面色已变得死灰,哆嗦着嘴唇,正在狠狠瞪着自己。

    “二哥,你来啦,”关卓凡从桌边徐徐站起,将手一让,微笑道:“坐下喝一杯吧。”

    *

    坐下喝一杯吧。

    卓仁木立当场,看着自己这个三弟,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他实在搞不懂,一个芝麻绿豆大的九品武官,哪来这么大的排场。

    满座的宾客,有的穿着便服,有的穿着公服,还有的武官,因为才下值就赶了来,尚未曾解刀卸甲。有些人曾经隐隐听说过,关卓凡有个不成器的哥哥,但在这种情形下见到,都觉得匪夷所思。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之间,一时不知该做什么样的举动才好。

    终于有个刑部的吏曹绷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兔子打进狼窝里来了,这……这是怎么说的?”

    这话说得有趣,而且在理,然而在座的一众武官,却个个脸色阴沉。步军统领衙门,总司九城内的缉捕弹压,是京城安危的所在。一群混混,居然就敢当着这么多官员的面,提枪弄棒地打上门来,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让众人的颜面,往哪里去放?便有不少武官,跃跃欲试地想冲过去收拾人,只是碍于关卓凡的面子,做主人的不发话,不好动手。

    然而这实在是冤枉了卓仁这帮子人。若是他们知道关卓凡的身份,知道他今天宴客,知道这里面坐着一群阎王爷,那就是再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上门的。现在倒好,手里的家什都扔在了地上,动不敢动,跑不敢跑,生生变作了一群泥塑木偶。

    “关卓仁,你害得我好!”杜哥盯着卓仁,从牙缝里小声挤出一句话来。

    “哟,这不是东城的杜二么?出息了啊。”西城衙门一名姓徐的佐领,一边说,一边灌了一大口酒,斜眼看着身边另一位叫做白明礼的佐领,笑着说:“老白,你到底是怎么管教这帮王八羔子的?以后我见了他们,这可得绕着走了。”

    东城是白明礼的辖区,他平时就跟那位徐佐领不对付,现在被他一顿冷嘲热讽,登时紫涨了面皮,霍地从身侧一名武官腰间抽出腰刀,大步向杜二走了过去——按大清律,持械夜闯家宅,是可以当场格杀的!

    关卓凡见他目露凶光,真的动了杀心,这才快步追上去,拉住暴怒的白明礼,小声道:“白大人,今天是小弟的好日子,还请替小弟稍存体面。”

    白明礼愤恨难消,然而在别人家里动刀杀人,无论如何对主人是件不吉利的事。嘴里说一句:“好,小关,我看你的面子!”将刀往地上一惯,上前几步,低喝一声:“别碍事,给我滚开了!”一脚将卓仁踹了开去。

    依着他的性子,本是要骂几句娘的,然而想到卓仁跟关卓凡是亲兄弟,不论怎么骂,都不免将关卓凡也骂了进去,只得放过了卓仁,弯腰从地上拾起一根哨棒,狠狠地盯着杜二。

    “杜二,你今天是给我上眼药来了。”他将一腔怒火都发泄在杜二身上,手起一棒,结结实实砸在杜二的腿弯之处,杜二闷哼一声,被这一棒打得跪了下来。白明礼还不肯停手,挥着哨棒夹头夹脑地向杜二身上招呼,杜二倒也硬气,被打得倒在地上,满脸是血,却并不呼痛,嘴里翻来覆去的只有那一句:“关卓仁,你害得我好!”

    上官既然动了手,别的武官又怎肯闲着,立时便有十几个人站了起来。他们若一动手,眼见得就是一片鬼哭狼嚎,今天这场宴席,怕也就无疾而终了。就在这时,却听巷外一阵急如密雨的马蹄声,转瞬便来到了院子外边,听声势,足有数十骑之多。

    关卓凡的兵到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