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从何说起

乱清 +A -A

    关卓凡见明氏不说话了,这才回到正事上来,娓娓说道:“这点钱,你收起来。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孩子着想,眼看就是腊月,天寒地冻的,怎么过?家里用的柴火什么的,不要自己弄了,到街市上让人送来就是,房子什么的,也赶紧找人好好修一修,补一补。旁的事,以后再说,咱俩的事,既然做都做了,我断不肯叫你落个没下场。”

    明氏细细品着他话中的意思,默默站起身,取了一个手巾包,将柜子上的散碎银两包了起来,手指刚摸到那张银票,却仿佛被蜇了一下似的,攸的收了回来。

    “这……这……我不能要!”明氏被这张大票吓住了,惊惶地说。接着想起关卓凡方才说过的话,怕他又发作,怯怯地看了他一眼,放低了声音,求恳似的说道:“卓凡,没想到你现在这么有钱了……关家嫂子一人撑着一家子,也苦得很,你那个二哥还常常上门欺负她,你既有钱,还是拿去帮帮她吧。其余的钱,你得存着,将来娶媳妇还有一大笔花销。我这里,有这些散碎银子,尽够花了……”

    关卓凡听了她这一番絮叨,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心说怎么明氏和白氏一个样,老是挂念着他娶媳妇的事。摇了摇头,木着脸说道:“我娶媳妇的事,我自己有分数,不用你瞎操心。你先把钱收起来,我还有话说。”

    明氏不敢再争辩了,战战兢兢地取了银票,塞进手巾包里裹好,捧着这一笔“巨款”,有些手足失措,四处望着,不知该藏在哪里才好。

    关卓凡心中暗笑,伸手拉住她,跟自己并肩坐在床边,一手搂住她,一手接过那个手巾包,低声笑道:“我替你放进衣裳里,贴肉藏着,好不好?”

    明氏见他又来调戏自己,脸上一红,轻轻啐了一口。

    关卓凡哈哈一笑,随手将手巾包塞到枕头底下,从荷包里摸出怀表,叮的一声打开,看一看,自言自语道:“四点半了。”

    这块怀表,是他从古玩街的二手洋货店里淘来的,虽然略旧,走时仍是极准。明氏哪见过这样的稀罕物儿,盯着闪亮的银色表身,眼睛都看直了,小声问道:“怎么叫做四点半?”

    “就是申正二刻。”关卓凡指着表盘上的指针和刻度,给她解释了一番。看着她一脸惊羡的样子,不免暗暗自得,心想,原也该把自己的状况跟她说清楚,而且不妨说大一点,这笔钱她才能拿的安心。于是把自己这几个月升官发财的事情,简单地跟她说了一遍,至于恭王所赐的万两银票之类的事情,自然是略过不提。

    “咱现在是六品的千总,一个月下来,两三百银子的进项,那是平常事儿!”关卓凡随口胡吹,“胜保胜大人,我管他喊四叔。他的府里,我隔三岔五就得去上一趟,跟自己家里一个样。”

    明氏听得连连点头,深信不疑。彼时的风气,人人都以为当官的贪污受贿,就跟拿薪水一样,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男人在外面能挣到钱,就是本事,并没有什么道德上的不安。明氏果真如关卓凡所设想的,彻底安下了心,说了一句:“你该饿了吧?”站起身来走到外屋,抱着儿子出去了。片刻转了回来,关上门,对走出来的关卓凡一笑,说道:“我把小虎送到隔壁黄婶家去了,让他在那儿玩上一个时辰,这就给你做吃的。”

    关卓凡看着灶台边的明氏,心里有点困惑。四点半,时候也还早,再说做饭就做饭,何必把小虎送走呢?这样一想,恍然大悟,走到明氏身后,双臂一抄,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明氏轻轻叫了一声,把头埋在关卓凡怀里,由得他将自己抱进了里屋。

    过不多时,里屋的床便开始吱吱呀呀的响了起来……

    关卓凡离开周店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明氏将他送出家门口,低头看着自己脚尖,幽幽地问了一句:“你……往后还来么?”

    “只要我从热河回来,一定来看你和小虎,”关卓凡温言道,“还是那句话,我断不肯让你落个没下场。”

    决心是这么下的,但心里面还并没有一个可行的主意。他一边走,一边琢磨,四周寒气袭来,远处更是漆黑一片,不由得缩了缩身子,心想要是马额齐的鬼魂找上自己,那便如何?想到这里,打了个冷战,连忙在心里祝祷道:“马大哥,你做了鬼,若是英灵不散,该当知道小弟我只是个穿越而来的人。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从前那些欺兄盗嫂的事,可不能算在我头上,都是那个关三的错。他现在多半也是个魂儿了,你要找,就找他去,你们都是魂儿,找起来也方便些。”

    念叨完了,又觉得还有点不能自圆其说,想了想,继续祷告道:“至于今天的事……你媳妇现在是寡妇了,她有恋爱自由啊,马大哥你该撒手就撒手吧,以后你儿子小虎,我一定好好看顾着,让他衣食无缺,不受人欺负……我也只能做到这样了,请您就安心地去吧。”

    *

    回到寿比胡同的家中,白氏和图伯他们都还没有睡,都还在整理东西,厅里和院子里,堆放着些收拾好的箱笼。搬家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大半,再有两三天,也就大功告成了。

    关卓凡没在院子里停留,跟白氏匆忙打了个招呼,说是去看过明氏了,便回自己房间去了。白氏见他有些失魂落魄的,留意看了他几眼,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吩咐小福,到厨房盛一碗火上炖着的莲子粥,给少爷送到房间里去。

    关卓凡没动那碗粥,躺在炕上,自顾自的想着心事。今天周店坊这一行,真是匪夷所思,自己平白无故就多出一个相好的,虽是美事,到底是多了一个头绪。而且如何能照顾得孤儿寡母周全,也还没想到切实的办法,自己要做大事,整天纠缠在这些儿女情长之中,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就这么思来想去的,忽然惊觉:自己该不是有恋嫂的倾向吧?这个念头一起,把自己吓了一跳,霍地坐起身,认真地算起来。

    白氏是大嫂,也是自己必欲得之而心甘的人。卓仁的媳妇是二嫂,上回因为合春酒的事,让自己痛痛快快的弄了一回。明氏是老马的媳妇,也算是自己的嫂子,今天又是春风几度。合着凡是嫂子,都逃不过自己的毒手啊?这......这是从何说起?

    回想自己穿越前,似乎并没有这个毛病,虽然喜欢的女性,少有萝莉,确实是御姐型的多一些,那最多也就说明自己是个御姐控,怎么也没到嫂子控的地步呀?何以穿越之后,却尽是跟各种嫂子产生缘分呢?难道说,是受了自己的“本身”,那个关三的影响?

    再想一想,忽然明白了。这个年代,黄花闺女们都躲在深屋小院里,哪里去寻?不到洞房掀开红盖头的那一刻,是等闲连面都见不得的,所以自己能看见的女人,当然只有各种嫂子了。

    说穿了便毫不稀奇,不觉哑然失笑,笑自己的无事自疑。

    既然想通了,就把这些杂念抛开,将心思转到正事上来,开拔之前,还有两个人是要见的。一个是宝鋆,他对自己必然要有所交待,只是自己一个六品武官,不可能无故去上府求见,只能静等他派人来传了。另一个,则是上回在奎元馆喝酒听曲,所见到的那个会说洋话的举人,关卓凡相信,这个举人,在自己未来的计划中,会发挥巨大的作用。

    关卓凡还记得,他叫利宾,在右安门外的法源寺内借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