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肃顺的心机 (二更)

乱清 +A -A

    写旨的是军机大臣焦佑瀛。军机大臣一共七人,八里桥之战后,除文祥奉旨留京协助恭亲王办理扶局外,其余的六人,尽数随御驾来到热河。在这六人之中,怡亲王载垣是军机领班,郑亲王端华以亲王的身份亦享尊荣,另外四个,按资历排去,依次是穆荫,杜翰,匡源,焦佑瀛。

    排在末尾的焦佑瀛,俗称“打帘子军机”,是前年才从军机章京超擢为军机大臣的。他貌不惊人,一脸麻子,因为是新进的缘故,奉职格外殷勤,皇帝传下什么旨意,总是抢着写旨。

    这次也不例外,军机大臣们见过皇帝,得了旨意,退回到军机值芦之后,旨稿仍是由焦佑瀛动笔,一挥而就。写完之后,却不交给载垣,而是双手捧了,送到坐在东首的一人面前,恭敬地说:“肃中堂,您看这样写可使得?”

    被称为肃中堂的人,自然便是肃顺。他并不是军机大臣,却在军机值庐中公然高坐,如果放在前朝,这已是死罪。然而奇怪的是,军机大臣们都不以为意,就连身为军机领班的怡亲王载垣,也将这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

    按朝廷的体制,大学士是名义上的宰相。但实际上,军机处才是处分天下军政事务的中枢,一入军机处,便算是有了宰相的身份,而军机领班,则是首辅的身份。但这几年,肃顺为咸丰所重用,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以御前大臣,领侍卫内大臣的职衔,大政所出,无不参与,成为事实上的首辅,而军机大臣,倒似乎成了他的办事班子,因此他出现在军机处,成了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

    “成!”肃顺一目十行地将旨稿看过,递回给焦佑瀛,“回头誉正了,请皇上用了印,就交发吧。”

    “唉,这又要来三千人,”端华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有些犯愁的说,“人吃马嚼的,供应上又该吃紧了,也真是麻烦。”

    端华是肃顺同父异母的哥哥,承袭了郑亲王的爵位,身份贵重,还兼任着行在的步军统领,这一次从京中调来的三千人,就是要拨归他的辖下。然而他最是糊涂无用的一个人,不明白肃顺干嘛又给皇上出主意,要往热河这里调兵,给自己平添了许多事端。

    肃顺对他这个哥哥一向不甚客气,见他懵懵懂懂的,对自己的一番苦心全然不知,又好气又好笑,抢白道:“对,对,真麻烦。等到什么时候让人一索子捆去宗人府,日日睡凉炕,看四方天,就什么都清净,再也不用麻烦了。”

    载垣见端华一副茫然的样子,心里好笑,叫着端华的爵号说道:“老郑,雨亭这一番安排,自有他的意思。”左右看了看,伸出右拳,竖起拇指和小指,摆了个“六”的样子,压低声音说:“京里有传言,说他要反!”

    端华再笨,也知道这个“六”字,指的是京中的恭王。当今的咸丰皇上,是道光皇帝的第四子,而恭王,则是道光皇帝的第六子。端华听说恭王要造反,吓得脸上失色,而其他几位军机大臣,见怡亲王居然毫不掩饰地谈论这等事情,都噤若寒蝉,谁也不敢接话。

    肃顺却漫不在乎,大刺刺地说:“也就是有这么一说,所以做个未雨绸缪的打算。真要造反,我看他恭老六没有这个胆量,也没有这个本事。”说罢哈哈一笑,屋里方才那一阵紧张的气氛,才告缓解。

    然而肃顺虽在面上做这样的表示,但心里对恭王的戒惧,其实是深到了极处的。

    恭王的和硕亲王称号,是由道光皇帝在临终前,御笔亲封,比之那些承袭而来的王爷,要更加尊贵。以他的身份,若在军机,便会是当仁不让的军机领班。只可惜在五年前,因为与自己的四哥——咸丰皇帝的一桩误会,被咸丰免去一切官职,逐出军机,回上书房读书。直到不久前,奉旨议和,把抚局办得很漂亮,博得京中清议和百姓的激赏,声势复振,朝务便隐隐有了两个中心,一个是以热河的肃顺为首,另一个便是以京中的恭王为首。

    肃顺很能干,同时也是一个要独揽大权的人。要揽权,便决不能容许恭王再起,他用的方法,一是离间皇帝与恭王的兄弟感情,不许恭王到热河来觐见,让那一桩误会,得不到澄清的机会,二是削弱京中的兵力,强化热河的武力,以防止恭王的异动。只是这一层用心,眼下还不能对人明言罢了。

    他想了想,还是对端华叮嘱了一句:“步军统领衙门是要紧的地方,调来的这些兵,四哥你要笼络好才是。”

    端华点点头,记住了肃顺的这句话。

    *

    发到京中的圣旨一共是两道,一道是命令胜保前往直隶山东一带,以钦差大臣的身份统筹剿捻事宜,另一道则是下令从京城的步兵统领衙门之中,抽调得力兵将三千人,前往热河。经过文祥与兵部的一番折冲,决定抽调马队五百,步卒两千五。其中的五百马队由一个叫福成安的佐领带队,编作东西两营,由一个姓林的千总和关卓凡分别统带。

    关卓凡的西营,大多是从他城南马队的老部下中挑选出来的,所需的两名校尉,他硬着头皮向上面举荐,希望由张勇和丁世杰来升任。令他惊喜异常的是,上面居然给了这个面子。他知道,这必是文祥和宝鋆为了让他指挥顺手,暗中调护的功劳。张勇和丁世杰因为这一次开拔,糊里糊涂的便升了官,对关卓凡感激之余,更是矢诚效命。

    关卓凡心想,不知在热河的老蔡和阿尔哈图,现在做了什么官?想到就快见到这两位大哥,心中也很高兴。

    开拔的日子定在十二月的初五,也就是说,要在热河孤零零地过年了,因此被抽调的军官和士兵,都有些怅然若失。但也有一桩好处,只要当差不出什么岔子,平平安安熬到皇上回銮,那就算是护驾有功,升赏是一定会有的,所以大家也都没什么怨言,纷纷赶着把家里的事情安顿好,等待开拔。

    关卓凡则更是忙碌,除了要搬家之外,另有几件事情,是必须赶在开拔之前完成的。好在白氏很能干,指挥着图伯小福和几个新进府的仆人丫鬟,雇人雇车,不要他帮忙,也尽自忙得过来。

    第一件事,是要去谢他的“四婶”——胜保太太。说起来,他的这一番际遇,还是缘于胜保的举荐,因此这个环节必不可少。这天下午,他备好礼物,由图林拿着,一路来到了东四条胡同的胜保府,通报进去,很快就有了回音。

    “关少爷,”来的还是上回那个管家,笑容满面地说,“请您到花厅,大帅在那儿见你。”

    “大帅?”关卓凡糊涂了,怕是管家传错了话,“您是说大帅夫人?”

    “大帅要在花厅见你。”官家加重了语气,“咱们这就进去吧。”

    “这……”关卓凡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心下有些着忙。胜保要见自己,这是个好兆头,但是胜保的派头大,也是尽人皆知的事情。自己今天来见四婶,是按走亲戚的礼仪,并没有穿官服,这样去见胜保,恐怕要大大地惹他不高兴。

    管家仿佛看透了关卓凡的心思,笑着说道:“大帅特为吩咐了,穿便服无妨,走吧!”干脆一把拉了他的胳膊,向里面走去。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只好硬着头皮,随管家在院子里七拐八拐,来到了花厅门口。管家立住脚步,恭恭敬敬地向内禀报道:“老爷,关少爷来了。”

    里面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进来吧。”

    关卓凡进了花厅,便觉得身上一暖,只见花厅两侧生着两个烧得极旺的火盆,中间的椅子上,坐着一名红脸膛的汉子,身穿皮袍,外面套着一件鼠毛坎肩,正是那个几乎在八里桥砍了他脑袋的大将胜保。他不敢多看,趋前两步,老老实实地跪下磕了一个头:“参见大帅!”

    “小三儿,起来吧。”胜保笑着说,“怎么不叫四叔?”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