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拍卖会

乱清 +A -A

    关卓凡只觉脑中一片混乱。

    那重楼叠嶂,群宫耸起,檐飞八角,壁照九龙的紫禁城?

    那雄伟壮阔,红墙碧瓦,馆藏百万,并世无双的博物院?

    要烧的怎么会是故宫?

    格兰特见他停笔不写,愣愣地看着自己,以为他没听懂,于是又重复了一句。

    “紫禁城,皇帝的宫殿。”说罢,看了法军的孟托班少将一眼。

    关卓凡恍然大悟。他们两个,原来商定的目标是圆明园,然而格兰特心有未足,提出了所谓“更重的惩罚”,把目标转向了紫禁城。

    不,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不允许发生!我是博学多才的讲解员,我是优秀的伪劣商品推销者,他不就是个傻老外么?我能忽悠他!关卓凡脑子里飞速转着念头,放下笔,站起身来:“尊敬的将军阁下,我认为紫禁城不是一个恰当的目标。”

    “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事情。”格兰特不耐烦地看着他,“你的工作是把信写完。”

    “格兰特先生,如果是这样,我冒昧地建议你,立刻请求从英国派出更多的军人来这里,五倍,十倍的军人,”关卓凡的态度谦恭而固执,“即使那样,你也会把你余生的所有时间,都花在镇压这个庞大国度层出不穷的暴乱上。”

    “……很有趣。”格兰特冷冷地打量着这个通译,“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无意冒犯,不过我们都知道,你击败的只是两万名僧王的蒙古部队,是大清帝国所有军队中,很小的一部分。”在格兰特的目光下,关卓凡并不退缩,依然很温和却也很执着地说道,“在长江以南,黄河以北,仍存在有几十万忠于朝廷的军队,正在跟太平天国作战。他们之所以没有到京城来保护皇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相信和议一定能够成功,洋人不会对他们的都城造成致命的损害。”

    “但是皇帝犯了错误,必须受到惩罚……”

    “紫禁城不仅仅是一座皇宫,实际上,它是整个民族的象征,是这个古老文明的重心所在。”关卓凡小心地选择着词句,“你如果只是想惩罚皇帝和政府,你一定能找到更合适的目标。但如果你毁灭了紫禁城,那么英国会成为这个东方文明永远的死敌。我想,这并不符合英国的利益。”

    英国的利益?格兰特开始认真地听着,沉吟不语。

    “格兰特先生,我想你们的女王和议会,并没有打算将战争无限扩大,也没有打算推翻这个朝廷,你不是也派出了代表,在跟朝廷谈判和约么?你要的本来只是几颗树木,可你现在却准备烧毁整个森林?”

    这句话,让格兰特动容了!这名通译的见识,远远超出了他的估计。

    “格兰特,”坐在一边的孟托班也说话了,“事实上,我认为这个人说得很有道理。”

    格兰特从复仇的狂热冲动中渐渐冷静下来了。他不得不承认,关卓凡所说的话,切中要害。作为一个职业军人,他必须审慎地评估,他的行动是否超出了女王陛下的授权,而女王陛下显然不会同意他“烧毁整座森林”。

    格兰特缓缓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孟托班:“那么……维持原议?”

    “维持原议。”孟托班站了起来,“圆明园只是皇帝的一座私人园林,而且……据说也有丰富的宝藏。”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格兰特又转向关卓凡,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

    “干,你很出色。”

    干你妹的时候,我会更出色。关卓凡看着这两个强盗头子,把他们深深地记在了心里。

    “信不必写了,照这个底稿,把紫禁城改为圆明园,写成几张通告,我要派人张贴在城内和圆明园外。”

    当天下午,京内数处和圆明园外,都竖起了高高的告示牌,上面白纸黑字,写着英法联军司令部给京城百姓的通告。这篇通告,笔法拙劣,语气粗疏,错字别字比比皆是,素为当时和后世的史家所鄙薄,却不知道这篇通告,实是出于关卓凡之手也。

    “宇宙之中任何人物,无论其贵如帝王,若犯虚伪欺诈之罪,即不能逃脱其应有之责任与刑罚,清帝不能守前约,反违反和约,兹定于九月初五日,捣毁其夏宫圆明园,以示惩罚,与百姓无关。”

    每一个字,都象一口钉子,敲在他自己的心上。

    *

    九月初五,劫煞,重日,宜出行,动土,拆卸,忌嫁娶,安葬。

    英军和法军的士兵,先后从圆明园的东面和南面入园。等到关卓凡随着英军司令部的后续人员到达的时候,疯狂的劫掠已进入了尾声。大批物品正堆在园子里一处空的台子上,由格兰特的秘书指挥着整理。

    “嘿,干!你怎么现在才来?”格兰特的秘书兴致勃勃地叫住他,指了指远处,“人家龚先生一大早就来了,拿了整整一车好东西!”

    远处正是那个穿白色西装的华人,押着一辆车,由三个民夫推着,向园外走去。

    “龚先生……龚孝拱!”关卓凡喃喃自语,“我祝你断子绝孙。”

    他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这个人,就是史书上所记载的大汉奸,亲自引洋兵进入圆明园的龚孝拱。一个读书人,跑去做了大汉奸,这就够奇怪的了,更奇怪的是,他居然是大名士龚自珍的儿子。

    “马上就要举行拍卖会了,”格兰特秘书的话,打断他他的思绪,“你也来吧,保证有许多连你也没见过的珍宝!”

    关卓凡知道这场拍卖会。英法士兵在这里所抢掠的很多珍宝,要统一在拍卖会上卖出。出价高的人得到珍宝,而卖得的钱,会均分给每一个联军士兵。

    关卓凡犹豫了一下,很快就下了决心。

    为什么不呢?他摸了摸荷包,那里有这几天英国人所付给他的十二个金镑的报酬。如果能用这些钱,拍到几件东西,也算是能够将这些本来要飘扬过海的“文物”,留给后人。

    主持拍卖的,正是格兰特的那位秘书,周围环绕着几百名比较富裕的军官和士兵。

    每一件东西放上拍卖台,都会引起一阵骚动,然后往往只经过两三次简单的竞价,就会被卖出——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没有人会为某一件物品出特别的高价。

    一柄镂空的白玉如意,两个英镑就卖掉了。

    一块青玉砚台,只要一英镑六十先令。

    两件龙袍,卖到了五英镑,引起一阵惊呼。

    关卓凡用一英镑,买到了一副绢本的《捣练图》,又用五十先令,买到了一副梁楷的《六祖伐竹图》。

    这真是梦幻般的价格,关卓凡心想。若是放在后世,那自己是要笑不动了。

    现在拍卖台上放着的,是四个铜制的兽首,从断口处就可以看出,是工兵用大斧从什么地方砍下来的。

    蛇首、羊首、鸡首、狗首。

    “四个一起,只要一英镑!”秘书已经累了,有气无力地喊着。

    关卓凡举起了手。

    “现在是一英镑,有没有人出一个半英镑?”

    坐在离关卓凡不远处的一名法军中尉举起了手。

    “两英镑。”关卓凡不等秘书说话,自己报出了价格。

    那名中尉撇了撇嘴,放弃了。关卓凡听见身后的士兵在互相嘀咕:“只是几个水龙头罢了。这个奇怪的中国人,不买珍珠宝石,总是买一些破纸和垃圾。”

    拍卖的效率很高,随着拍卖品的减少,拍卖会已经接近尾声了。主持的秘书看了看角落里一堆书本字画,抬起头来,对关卓凡喊道:“干!这一堆东西,”他用手指了指,划了一个圈,“十英镑,都给你好不好?反正你喜欢。”

    好是好,可是……

    “我的钱不够了,”他检视了一下自己的荷包,“我只有八英镑。”

    “八英镑,成交!”秘书笑道,“不过我要跟你说清楚,里面有不少已经损坏或者弄脏了。”

    关卓凡点了点头,四周的洋兵,响起了一片哄笑声——这个家伙,又买走了一批破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