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干?干你妹(二更)

乱清 +A -A

    关卓凡紧张的思考着,不明白自己什么地方引起了他的怀疑。现代英语当然与十九世纪时有略微的不同,但他不认为这个军官能在这上面挑出毛病——除非他也是个穿越者。

    “是的,我是教民。”

    “你会书写吗?”

    “会……”关卓凡心想,你当老子寒窗十七年是白读的啊?

    “你的姓氏是……?”

    “关。”

    “噢,干,非常好。事实上,我们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英**官彬彬有礼地说。

    干?干你妹啊干。“是关……请说吧,如果我能做到。”关卓凡不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样。

    “我们这次进京,依靠的是一帮俄国东正教士的指引和情报,”军官耸了耸肩膀,“干,你知道,我们并不怎么相信他们。第一,他们是一帮俄国佬,第二,他们是一帮异教徒,第三,他们是一帮俄国异教徒……”

    虽然英语很好,但关卓凡仍然觉得这话听起来很绕。他不敢打断,只得耐下性子听着英**官喋喋不休地说下去。

    “我们非常需要通晓英语和华语的人,我们现在只有一两位……也许是两三位华人翻译。如果你愿意的话……”

    关卓凡一愣,继而在心中破口大骂:我操你大爷,你这是要废老子的保留大招啊!

    在他从军营刚刚回到家里,开始思考穿越后的前途时,他几乎排除了所有的可能,但为自己保留了这一项技能,他对自己能够养活这个家的自信,也来自于这项技能——他的英语。他知道,1860年以后,清朝将很快兴起“洋务运动”。自己的英语纯熟,而且学的还是世界史,到时候,不管是在总理事务衙门,还是在与洋人做买卖的大商人手下,想寻个待遇优渥的职位,那真是不要太轻松。

    然而现在,这个英国鬼子居然要拉他去挡翻译,也就是所谓的“通译”。他想想在电影中看到的翻译官的形象,和他们后来的下场,心中就不寒而栗。要是给洋兵当了通译,先不说敌我亲仇,感情上能不能接受,只说万一让人认了出来,以后京城虽大,却再也不会有他的容身之地,英语再好,也只能顶个屁了。

    “队长阁下,这是我的荣幸,可是……”他已经编好了n个理由来拒绝英国鬼子的要求。

    那军官将手一举,止住了他的话,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将付给你很高的报酬,每天两个英镑,或者十五盎司白银。”说完,微笑着看着他。

    “可是,我……”

    “干,我想你一定会愿意的。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走吧,你并不需要带任何东西。”

    干你妹。关卓凡明白了,这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好吧,正如我刚才所说的,这是我的荣幸。”他点点头,既然无可逃避,那就只好见机行事。他当然也不会再进去取任何东西——他绝不能给英国人任何入内的机会。

    “图伯,”他淡淡地吩咐道,“取几贴膏药给我。”

    *

    当晚在城南的英军军营里过了一夜,第二天,关卓凡被送到了设在鼓楼大街的英军司令部。

    司令部征用的是一家巨大的宅子,外面的戒备很严密,持枪的英国士兵封锁了鼓楼大街的两端,并且在司令部门口堆起了障碍物,甚至还架上了两门加农炮。关卓凡暗暗摇头,这时候北京城内的大小衙门早已逃散一空,驻防的十几万军队也早就无影无踪,哪里还有人来打他们司令部的主意。

    很快他就由那名军官带着,见到了英军的司令。

    “格兰特中将阁下,这位是干先生,是一位友好的教民,能够书写,他绝对可以胜任翻译的职位。”军官立正敬礼,向长着一头红色卷发的司令做了报告。

    这么说,眼前的这个,就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侵华英军的总司令格兰特了。关卓凡看着格兰特,格兰特也在看着他。

    “事实上,我的姓氏是关……”他已经烦透了这个“干”字,小心翼翼地纠正着。

    “干!很好!”大腹便便的格兰特,鼓励地拍了拍关卓凡的肩膀,“我想理查少校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我这里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我的秘书会安排你在旁边的厅里待命,如果有需要,我会叫你。”

    老百姓没说错,洋鬼子的舌头果然是直的。关卓凡只好在每次听到干字之后,便在心里说一声“干你妹”,这样才觉得心理平衡了些。

    “是,中将大人。”干你妹,中将大人。

    “你的脸上怎么了?受伤了么?”格兰特看着关卓凡,疑惑地问。

    关卓凡的脸上,歪歪斜斜地贴着两片膏药。

    “城里到处都是乱民……”关卓凡坦然地解释道,“为了日后我家人的安全着想,我把自己做了一点小小的装扮。”这个理由很冠冕堂皇,直说也没有什么问题。

    格拉特看着这个面相滑稽的华人,狂笑起来。

    这一天却没他什么事,只见到一个穿白色西装的华人进进出出,辫子盘在头上,戴一顶文明帽,把自己装扮得不伦不类,但洋人好像很敬重他,每次出来,都会客气地将他送到门边。

    到了第二天上午,关卓凡被格兰特的秘书唤进了大厅,里面的一场争论似乎刚刚收尾。

    “我仍然认为,原来我们双方商定的惩罚目标才是合适的。但如果你一定要坚持你的看法……”一位头发灰白,穿着一身法**装的人,摊开双手,对格兰特说,“我们法军当然还是会配合你的行动。”

    “孟托班将军,对于大清政府这种野蛮和惨无人道的暴行,我坚持认为,必须给予更重的惩罚!”格兰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旁边。

    关卓凡这才注意到,在旁边的一张软椅上,还躺靠着一个瘦高的洋人,形容枯槁,看上去极是虚弱,由一个医生蹲在身边照料着。

    “对巴夏礼先生的遭遇,我深表遗憾。”法国将军耸了耸肩。

    巴夏礼。当关卓凡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事情正在按照历史的记载,无可避免的发生了。

    巴夏礼是英国驻华公使。在英法联军登陆后,清军连吃败仗,指定载垣和穆荫在张家湾与英法展开和谈。谈判没有结果,载垣和僧格林沁,居然就把谈判代表巴夏礼和三十八名随从抓了起来,作为俘虏,送往圆明园关押拷打。待到英法联军打到京城,朝廷才慌忙释放了这些“俘虏”,活着出来的只有十八人。英国人对此作出的反应是,将以火烧圆明园来作为惩罚。

    然而,我们何曾请你来?当强盗闯进了主人家里,并叫嚣着要对主人做出惩罚,来维护自己的“人权”时,这个世界,便已无真正的公理和正义可言,剩下的,只有铁和血。

    “干,你过来。”格兰特面色铁青,“其他的几个翻译,都去参加跟你们朝廷的谈判了。你来写一封信,给你们皇帝的弟弟。”

    皇帝的弟弟,指的自然是恭亲王了。咸丰皇帝北狩热河之后,便由他的弟弟,二十八岁的和硕恭亲王奕诉,来主持京里的事务,以及跟洋人的和谈。

    关卓凡默默地坐在桌边,铺开了纸笔,心中欲哭无泪:想不到我关卓凡,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参与了这段历史。他知道,这封信,是格兰特给恭亲王的照会,关于将要烧毁圆明园的照会。

    所谓照会,就是通知你一声而已。

    “地球上的任何人,包括皇帝……”格兰特一字一句的口述着。

    宇宙之中任何人物,无论其贵如帝王……格兰特的英语,在关卓凡笔下化成半文半白的中文。

    “如果做出了不诚实和欺骗的罪行,就不可避免的要承受制裁和惩罚……”

    若犯虚伪欺诈之罪,即不能逃脱其应有之责任与刑罚……

    “清朝皇帝不但不遵守先前议定的条约,甚至还要破坏条约……”

    清帝不能守前约,反违反和约……

    “我们将在九月五日,摧毁并焚烧你们京中的紫禁城,作为惩罚!”格兰特做了结束。

    兹定于九月初五日,捣毁焚烧……关卓凡的手一抖,一大滴墨汁落在纸上。

    紫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