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 新朝新气象

乱清 +A -A

    皇帝和自己的大、小老婆们敦伦,到底是在自己的寝宫,还是在对方的寝宫,其实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不过,皇后、皇贵妃、贵妃、妃这几个级别的,都有自己的独立的寝宫,皇帝想啪啪啪,一定是打上门去的;嫔,一般是两人合居一宫,一个东厢,一个西厢,彼此相对独立,皇帝想啪啪啪,也是打上门去的。

    嫔以下的所谓“主位”,就没有自己独立的寝宫了,“贵人、常在、答应俱无定位,随居十二宫,勤修内职”,就是说,跟着级别更高的“主位”们一块儿住。

    这啪啪啪起来,就不大方便了。

    贵人还好,一般说来,好歹一个人能占一明二次的三间屋子,常在、答应,可能就是一个人东次间、一个人西次间,中间只隔着一个明间,皇帝和一个人啪啪啪,*之声,另一个人,大约都能听得见的。

    至于“承御”——皇帝临幸的“宫女子”,其实就是普通的宫女,和其他的宫女一块儿挤大通铺,那就更加不必说了。

    因此,皇帝和自己的大、小老婆们敦伦,高级别的“主位”——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皇帝登门,行云布雨;低级别的“主位”,贵人在两可之间,其余的,常在、答应、宫女子,一定是传到皇帝自个儿的寝宫,雨露承欢之后,打哪儿来,回哪儿去。

    如今,今上是女子,这个“皇夫”——

    “皇上是女人,”赵二接着王花花的话,“皇夫……不就是皇后?至少……皇贵妃?嘿嘿,皇后、皇贵妃宿在皇上的寝宫里……嘿嘿,嘿嘿!”

    确实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呀!

    黄玉敬瞪了赵二一眼,“那你想怎么着?请皇上临幸南三所?”

    皇夫把自己在宫里的“宿舍”,摆在了南三所。

    “按规矩,不就该这么着嘛……”

    “规矩?”黄玉敬“哼”了一声,“那都是老皇历了!方才,我上书房、南书房、军机处、内阁兜了一大圈儿,已经听到有人在说了,‘新朝新气象’!”

    “‘新朝新气象’?”王花花说道,“也是——放在以前,也没有个女人做皇帝的规矩啊!”

    黄玉敬立即把脸沉了下来,“你仔细!再说什么‘也没有个女人做皇帝的规矩’一类的话,叫‘上头’听到了,你的脑袋,还要不要了?”

    “我不是说了,‘放在以前’嘛……”

    “‘放在以前’也不行!”黄玉敬打断了他的话,“你这不是等于说……‘上头’不守祖制吗?”

    王花花的脸色变了,滞了一滞,强笑道:“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是,是!我听你老人家的话,再也不说这种话了!”

    “你们的嘴上,”黄玉敬用警告的语气说道,“可得带个把门儿的!别真以为这两位主子好说话!”

    顿了顿,“皇上做姑娘的时候,确实是一副笑模滋儿的样子——那才是‘放在以前’!那个时候,她是公主,现在,她可是皇上!还有,轩王爷对下头的人,也确实是客客气气的,可是,你可别因为这个就以为他不会杀人!他是什么出身?他杀过多少人?这宫里头,里里外外,又都是谁的兵?”

    一股寒意,爬上了王花花、赵二的脊背,两个太监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脸上看到了恐惧。

    屋子里,一时安静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赵二开口了,“是不能请皇上临幸南三所——南三所现在是兵营,轩王爷自个儿,也不过就占了一个一进的小院子——太局促、不方便了!”

    “是,是!”王花花赶紧说道,“再者说了,南三所在外朝,办公事可以在外朝,日常的起居,总要在内廷的嘛!”

    “这不就是了?”黄玉敬说道,“所以,皇夫宿在皇上的寝宫,天经地义的嘛!”

    王、赵二人齐声说道:“是,是!”

    过了片刻,王花花小心翼翼的说道:“师傅,我想起一个事儿来……”

    说到这儿,觑着黄玉敬的神色,打住了。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咱们往后,是不是就……喊皇上‘皇上’,不喊……‘万岁爷’了?”

    以前,后宫的太监、宫女称呼皇帝,面对皇帝本人以及太监、宫女之间,一般用“万岁爷”而不用“皇上”。

    黄玉敬愣了一愣,这个事儿,他倒没有认真想过。

    称呼今上,自然而然的,已经由“万岁爷”变成了“皇上”了——略一深想,还不是因为今上是女人,下意识中,觉得那个“爷”字,颇不相宜的缘故?

    “就喊‘皇上’吧——”他慢吞吞的说道,“这个事儿,不要带出幌子来,‘上头’如果觉得有什么不妥,再说。”

    *

    *

    第二天军机“叫起”,跪安的时候,慈安说道:“关卓凡,你留一留。”

    关卓凡应了一声“是”。

    两宫皇太后“撤帘归政”的上谕,虽然已经明发了,但登基大典之后,皇帝才会正式视朝,因此,登基大典之前,依然维持着皇太后“垂帘听政”的格局。

    拿现在的话说,母后皇太后做的是一个“看守政府”的差使。

    不过,军机“叫起”,已经彻底沦为徒具形式了。

    轩亲王捧上来一大叠奏折,在御案上摆好之后,母后皇太后取过第一份奏折,打开来,看一眼——真的就是“一眼”,合上;然后取过第二份奏折,打开,看一眼,合上。

    如此这般,最多一盏茶的功夫,十几份折子,便都“看”过了,然后说一声,“就这么办吧。”

    各种“叫起”中最重要的军机“叫起”,就这样结束了。

    以前,“黄白折制度”之下,虽然轩亲王的批拟,母后皇太后从来没有驳回过,但不懂的地方,至少还是会问一声的,现在,就有什么不懂的,也不问了。

    君臣二人,出了东暖阁,穿过明殿,进了西暖阁。

    这也成了一个惯例了,军机“叫起”之后,如果轩亲王“留一留”,君臣対唔的地点,都会转移到西暖阁这边儿来。

    原因呢,既然母后皇太后要和轩亲王“单聊”,自然语涉机密,东暖阁那边儿,是大大的一整间,西暖阁这边儿,却是重门叠户,更加隐密,泄密的可能性,自然就更小一些。

    另外,西暖阁外头,安设了遮挡视线的围板,里头的人,就有什么和身份不相宜的举动,也没有人看得见不是?

    咳咳。

    进到西暖阁的“三希堂”内,慈安坐在炕沿,关卓凡“赐坐”在下首的椅子上。

    “听说,乾清宫的窗户,也都换了玻璃了?还加装了……窗帘子?”

    慈安的第一句话,说的是这种鸡皮蒜毛的小事儿,倒叫关卓凡微微一怔,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觉得是“鸡皮蒜毛”的,在女人眼里,未必就是小事儿,何况,天子正寝的陈设变动,某种意义上,也确实不是小事儿。

    “回太后,是换了玻璃,也加装了窗帘,一层薄,一层厚,薄的是湖纱,厚的是漳绒。”

    顿了一顿,“太后什么时候得闲了,请拨冗临幸乾清宫,看看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若有,臣立即叫人改了过来。”

    “哪儿能有什么不合适的?不过,也是——也该到你们小两口儿那儿坐坐了,好,今儿个下午,我就去你们那儿串串门儿吧!”

    “是,皇上和臣,恭候慈驾。”

    “你有空儿吗?”慈安说道,“没空儿的话,就忙你的事儿去好了,我们娘儿俩自个儿唠唠家常,还自在些。”

    “呃,回太后,有空儿。”

    已经“唠”了一小轮的“家常”了,姐姐,我手头上一大堆的事儿,您把我叫到这儿来,肯定不是只为了“唠家常”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