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待嫁

慕南枝 +A -A

    前世,姜宪做郡主的时候住在宫里,蔡大小姐没有机会认识她。..姜宪做皇后的时候,蔡大小姐也已经嫁人,没有资格认识她。所以姜宪和蔡大小姐一点也不熟悉,如果不是蔡大小姐曾经闹出那些事来,又做过白愫的嫂姐,姜宪连这个人都不会有印象。至于韩同心,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那么聒噪,姜宪对她的容忍度也不是很高。

    听说韩同心和蔡大小姐来拜访她,她觉得为了见这两个人重新梳妆打扮一番太麻烦了,索性直接拒绝:“就说我睡着了,让她们下次进宫再说。”

    情客应声就要退下,却被白愫叫住了。

    她嗔道:“保宁,你总得交几个朋友才是。不然你出了嫁,和谁走动去。”

    姜宪不以为然地道:“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近邻。只要我伯父一日还掌管着五军都督府,就有人和我来往。”

    “保宁!”白愫神色肃然,“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极端了!这世间万物虽然有阳阴两面,阳中还有一点阴,阴中还有一点阳。你不能看人看事不是黑就是白,中间还有个灰……她们又不碍着你什么事,不过是去见见,她们回去之后却能向人吹嘘和你打过交道,何乐而不为?你看你,平日待我多好,对她们也多个笑脸就是。”

    姜宪一点也不想,但她不想让白愫为难。慈宁宫里的人都知道白愫在她屋里陪她,她们不敢说她,却会说白愫。

    “那就让她们进来好了!”姜宪依旧不想更衣,随意顺了顺自己的纂儿,就这样歪在临窗的大炕上见了韩同心和蔡大小姐。

    韩同心不免嚷嚷:“保宁。我们远到是客,你居然就这样见我们。”

    “我们姐妹,讲那么多虚礼做什么?”姜宪见了韩同心想着她们到时候还要拿了自己抬高她们,就不想让她说过去,笑道,“我这样是没有把你看外,你说是吧?蔡大小姐。谁家姐妹见面。还要按品大妆的。”

    蔡大小姐呵呵地笑。道:“我闺名如意。郡主称呼我如意就是。”

    韩同心原本还想和姜宪大战三百个来回,见自己的好闺蜜蔡大小姐毫无战意,还主动结交起姜宪来。也只好鸣金收兵。

    姜宪觉得蔡大小姐是个有趣的,遂笑道:“我乳名保宁,你唤我保宁就是。”又介绍白愫,“这是掌珠姐姐。”

    白愫笑着和蔡大小姐、韩同心见了礼。道:“我和保宁同年同月,应该称两位为姐姐吧?”

    “是啊。”蔡大小姐笑道:“我和同心都及笄了……”

    两人寒暄了起来,从这几天天气如何说到了最近京里都流行什么样的裙子。

    姜宪在那里有一句没有一句的听着,韩同心却显得有些焦虑,偏偏姜宪想不起前世的这个时候韩同心身上都发生了些什么。只好拿了茶几上的瓜果吃。

    韩同心看得就有些着急,她低声对姜宪道:“你就知道吃!你知不知道,京城出大事了?”

    姜宪才不相信这些深宫内院的女子能听到的“大事”自己却不知道。

    她心不在焉地道:“关我什么事啊?天塌下来自有高个子顶着。”

    韩同心一副狠铁不成钢地道:“你知道辽王殿下靖海侯世子爷都到京城来了吧?听说皇上要给两人选妃呢?你难道就不怕掌珠妹妹会嫁过去?”

    她知道。白愫才是姜宪最要好的朋友。

    辽王在极北,靖海侯在极南。对于京城里长大的女子来说,那是走错了都不会走的地方,是一辈子不可能去的地方。远嫁到那两个地方去,就意味余生都有可能见不到自己父母和兄弟姐妹。而且那辽王还是个有着两个贵妾两个嫡子的鳏夫,谁愿意去蹚那浑水啊!

    姜宪有些发愣。

    前世,她可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难道今生有了变化?

    姜宪顿时皱了眉头。

    韩同心就有些得意洋洋地道:“我娘就是听说了这件事才会带我进宫的。如意姐姐也是一样。我们都不想嫁到辽北或是福建去。”

    你们想嫁给曹宣!

    姜宪在心里道,没有做声。

    韩同心急起来,用手肘拐了拐她,道:“你好歹说句话吧!”

    她声音有点大,惊动了正在说话的蔡如意和白愫。

    白愫看了韩同心一眼,问:“出了什么事?”

    韩同心把刚才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

    白愫脸色微变。

    蔡如意垂下了眼帘。

    姜宪此时才明白过来,朝堂之上重新洗牌,所以需要开始新一轮的联姻。

    前世她根本不关心这些,所以白愫才会嫁给现在的晋安侯世子蔡源,后来的晋安侯吗?

    姜宪捏了捏白愫的手,示意她别担心。

    白愫朝她笑着颔首。

    姜宪开始仔细考虑这些。

    白家是因为搭上了她白愫才成为京城贵人圈里数得上名号的人,前世她嫁给了晋安侯世子已是高攀。而前世曹太后逝世,曹宣失去了联姻的资格,自然也就没人把他当成佳婿的人选。可现在,曹太后退隐内宫,想要保住曹家,曹家就得和权贵之家联姻,她自己肯定是不成的,退而求其次,韩同心反而成了最好的人选。甚至是这次站对了队的晋安侯府大小姐蔡如意也是个不错的人选。

    因为曹家这个时候选的是势,而不会再过多地去考虑其他。

    白愫比起她们来就差远了。

    可姜宪觉得,这也不是很难的事。

    只要她想,就能办到。

    但她也得给白愫提个醒。

    白愫若是嫁给了曹宣,以后就少不得和韩同心这样的贵女打交待,有心算计无心,白愫肯定会吃亏。

    她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问韩同心:“那你和如意谁准备嫁给曹宣啊?”

    两人脸色瞬间通红。

    韩同心更是跳了起来,道:“姜保宁,你怎么这样说我们?”

    “哦!”姜宪佯装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我看你们总是问起曹宣,我还以为你们有人想嫁她。既然你们都没有这个意思,那我就去跟太皇太后说去,免得把你们和曹宣凑成了对。曹宣那个人,太轻浮了些,我不喜欢!”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白愫眼底却闪过一道精光。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ps:晚上还有一更,不过很晚,大家别等,早上起来看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