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姜律

慕南枝 +A -A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一整夜,不管是住在东边的辽王还是圆朗斋的周遭,都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异样。

    赵啸早上起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半晌没有缓过神来。

    难道昨天是他的错觉?

    赵啸靠在床头想了想,吩咐贴身的随从喜鸣拿了请安的折子去了仁寿殿。

    他决定先去给皇上请了安再伴驾去大报恩延寿寺给曹太后拜寿。

    可喜鸣回来却说,皇上已经起驾去了大报恩延寿寺。

    赵啸愕然。

    圣驾威严,万寿山这么小,他又是个容易惊醒的人,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听到?

    他总觉得出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姜宪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她却朦朦胧胧有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的感觉,百结唤了她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看着寝宫里忙碌的宫女道:“有人来找我吗?”

    百结想到了那位笑容灿烂又英俊洒脱的李侍卫,不由地抿了嘴笑,道:“没有!”又道,“郡主,这不还早吗?就是有人过来,也要等用了早膳,把早上的事做完了才能过来吧?”

    姜宪完全不明白百结在说什么,瞥了百结一眼。

    百结一点也不害怕,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轻手轻脚地帮姜宪穿衣梳洗。

    情客就比她机敏很多,服侍姜宪用早膳的时候笑着跟姜宪道:“郡主,听说皇上一早就去了大报恩延寿寺,我们离仁寿殿这么近都没有听到动静,也睡得太沉了点。您看要不要我过去问问皇上什么时候走的?皇上到了,您总不能不露面吧?”

    姜宪心里惦记着大报恩延寿寺的事,想找个人去问问,又怕那边正对峙着。自己去了给伯父添麻烦。

    她思前想后,今天就是给曹太后拜寿的日子,礼部和钦天监看了时辰,定了正午时分开始拜寿。不管事情怎样,正午时分就知道结果了,也不用急在一时。

    姜宪开始慢悠悠地梳装打扮,按品大妆。

    可当她刚刚开始梳头,情客突然喜气洋洋地快步走了进来:“郡主。大公子来了!”

    能被她身边服侍的人称为“大公子”的,只有她堂兄姜律一人。

    姜宪喜出望外,忙站了起来:“快请他进来,快请他进来!”

    挽了一半的长发勾住了旁边放着凤冠上。

    她不由得“哎呀”了一声。

    宫女们吓得个个面色苍白。

    姜宪正想摆手说“不要紧”,外间已传来姜律爽朗的笑声:“你是不是又绊着了?别急,别急,我还能在你这里呆两盏茶的功夫……”

    说让她不急,却只能呆两盏茶的功夫,大堂兄又戏弄她。

    可就算是这样的戏弄,他们兄妹也有两、三年不曾有过了。

    姜宪想到自己最后一次见姜律还是在西苑猎场。姜律像父亲一样带着赵玺狩猎……眼泪就忍不住籁籁地落了下来。

    她自己蠢,还把信任她的家人也带得变蠢了……她欠家人的太多……

    姜宪身边服侍的宫女都慌了神,手足无措地安抚她。

    “郡主,是不是扯着头皮了?”

    “郡主,要不要叫御医?”

    “郡主,您快别流泪了,小心等会眼睛肿了?”

    听到动静的姜律在外面急得团团转,连声道:“保宁,怎么了?是不是撞到哪里了?你出来给我看看……”

    姜家没有多的子嗣,这个堂妹他当自己的嫡亲妹妹。从小就捧在手里,什么都让着她长大的。

    姜宪怕姜律担心,一面接过宫女递过来的热帕子擦着眼角,一面语带笑意地道着“没事”:“不过是勾了头发。”

    “这也值得哭?”姜律觉得小姑娘的事他根本没办法懂。心里却长长地舒了口气。

    姜宪想着姜律既然出了面,那大报恩延寿寺那的事情是不是已经告一段落,至少听姜律的口吻,没有太糟糕。

    只是不知道李谦怎么样了?

    有没有得到曹太后的信任?

    伯父有没有能保住曹太后?

    她不免有些急于知道事情的结局,没有化妆,也懒得梳头。草草地挽了个能戴冠的纂儿,穿了平日里常穿的褙子就出了寝宫。

    姜律穿着四品武官官服,身长如玉,正背着手打量着殿里的摆设,那随意潇洒的模样如那芝兰玉树,让人看着就有些挪不开眼睛。

    “大哥!”姜宪喊着姜律,话音未落,眉宇间已是盈盈笑意。

    姜律在姜宪出寝宫的时候就已转过身来,看见姜宪却是眉头微蹙,道:“怎么穿得这么少?你小心着了凉!别看着太皇太后不在身边就胡闹。去给你们郡主拿个斗篷过来!”后面那句,却是对情客说的。

    情客笑着应“是”。

    姜律就打量了她一眼,问姜宪:“你换了大宫女?”

    姜宪直笑,道:“大哥有多长时间没有进宫了?丁香她们由外祖母做主,放出宫去了。”然后她把情客和百结都叫了过来引荐给了姜律。

    在这一点上,姜律和姜镇元的的区别就出来了。

    宫里所有的人都是服侍皇上,打狗看主人,就算是个小小的内侍和宫女也不能轻怠,所以每次姜宪回镇国公府,姜镇元都会既不显奢侈也不显寒酸地打赏,遇到了大太监们,还会主动的寒暄几句。

    姜律却不太看重这些,百结和情客给他行礼,他就大大咧咧坐在那里受了,随手从衣袖里掏了几块碎银子赏了两人。

    姜宪看着忍俊不禁,道:“你还随身带了银子?”

    “一文钱难倒英雄,你知道不?”姜律不以为意地道,“我现在怀里不掏个百来两银子的银票我走在街上都有些不自在。”

    姜宪又忍不住笑。

    姜律十二岁的时候,被她伯父丢回凤阳老家“锻炼”,据说自那以后,姜世子出门手里必须有银子。

    百结和情客端了茶点上来。

    姜宪就把身边服侍的都遣了下去,低声问姜律:“事情怎么样了?”

    “还好!”姜律向来觉得这女孩子就应该养在深闺里,整天绣绣花,弄弄草,喂喂鱼,出嫁前由自己的父兄宠着,出嫁后由自己的夫婿疼着就行了,别的事不用想太多,也不用管太多,若不是被自己的父亲派来报信,他压根就觉得不必让姜宪知道。可就算是这样,他也没准备和姜宪细说,“事情已经尘埃落地,正午时分拜寿的时候就会传出来了。让你不要担心,安安心心地去给曹太后拜寿即可……”

    ※

    亲们,550票加更。

    (n_n)~

    p:有亲们问每章的字数。之前一直是3000每章,现在的手机用户增加了之后,根据责编的建议,改成了2000每章。若是给大家的阅读带来不便,还请多多包涵。

    ※

    p.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