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双雕

慕南枝 +A -A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姜宪看着那荷包却没有接,而是端起茶盅来又喝了口茶,这才淡淡地道:“东西你收好了。 w-w-w..c-o-m。我姑且相信你说的证据在这荷包里。我指点你一条明路好了。”

    宋娴仪满脸惊愕,眼泪再次落了下来:“郡主,您,您不管我了吗?我刚才不是有意隐瞒的,我是怕拿出来了给您惹出祸端来……”

    姜宪听着就开始特别不喜欢宋娴仪了。

    大家又不是什么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的血亲,也不是什么患难之时结下的情意,生死关头,彼此互相防备本是常态,可她已经把话说明白了宋娴仪还在这里惺惺作态的表忠心,这就让她不高兴了。

    或者是因为前世她生活的环境太复杂,她更喜欢简单的人和事。

    姜宪也无意教训宋娴仪,宋娴仪这样的人,还不值得她浪费口舌。

    “你也不要慌张。”她打断了宋娴仪的哭诉,道,“你也知道这是件大事。就算是我,也只能去告诉太皇太后或是太后娘娘。你是聪明人,不然皇上也不会如此的器重你了,你也不会拿得到皇上写给方氏的情诗了。你觉得太皇太后和太后娘娘知道了这件事,会怎样处置?”

    宋娴仪呆住。

    她当然知道。

    为了皇上的体面,方氏肯定是要死的。

    不仅如此,那些知情的人也一个都别想活。

    要不然她怎么不敢吱声,直到发现皇上要杀她,她才慌了神。几经思考,找到了连皇上、太后都不放在眼里的嘉南郡主。

    而且,这就好比是赌博,她既然把事情的经过都抖给了嘉南郡主,就只能依靠嘉南郡主了。

    “郡主,”她咬了咬牙,道。“求您教我!”

    姜宪点了点头。道:“说起来这件事也不难。要紧的是你有没有这个胆量去挣这个前程。”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她就是不敢又有什么用。

    宋娴仪冷静下来,面露毅色。简短却坚定地应了一声“敢”。

    姜宪这才压低了声音,道:“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拿了这证据去见太后娘娘……”

    宋娴仪听得魂飞魄散。

    如果她能去找曹太后,早就去了。

    曹太后肯定会让方氏去死。可皇上却要保着方氏,不管结果怎样。她都是一个死字。

    姜宪看着皱了皱眉,道:“你就没有听说过‘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句话吗?你横竖是个死字,还在乎是怎么死的?别的不说,皇上怎么拧得过太后娘娘。可皇上既然让方氏生下这个孩子。肯定是要保住方氏的。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大家要是撕破了脸皮。被人耻笑的可是皇室。最好的办法就是各退一步……”她说着,俯身向前。在宋娴仪的耳边低声地道,“去母留子……”

    宋娴仪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去母留子!

    就算是去母留子,这个孩子怎么办?

    毕竟是天家血脉,不能就这样扔到一边不管吧?

    可若是管,怎么管?

    孩子的出生就是个大问题?

    总不能告诉别人这孩子是方氏生的吧?

    如果那样,去母留子还有什么意义?

    而她是乾清宫的大宫女,皇上身边服侍的人,知道内情后又向太后娘娘悄悄地表了忠心……这个孩子,会不会记在她的名下……她有了皇上的庶长子,只要有心,慢慢的筹划……孝宗皇帝的静妃安氏,不也是个宫女出身吗?最后还做了圣母皇太后。虽然孝宗皇帝死的时候她想不开自己殉了葬,没有享受什么荣华富贵,可先帝和简王都是她亲生的,别人谈论起安氏来不知道有多羡慕和恭敬……

    宋娴仪的心都火热起来,立马低声道:“郡主,我知道您说的是什么了。等太后娘娘的寿辰完了,我就去见太后娘娘……”

    到那时可就晚了。

    曹太后被拘禁,自暇不顾,哪里还有余力去处置方氏。就算回过神来要处置方氏,谁来给赵玺做“生母”,只怕是曹太后一时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你还是现在就过去的好。”姜宪提醒宋娴仪,“太后娘娘的寿辰之后,皇上若是把你从我身边要回去,我也不好拦着他。”

    宋娴仪神色一凛,忙道:“郡主,那我现在就过去。”

    姜宪颔首,对她道:“旁的事,就只能你自己拿主意了——过去了怎么说?什么时候开口比较好?怎样把自己摘出来……我就算是有心教你也没有办法。”

    “我明白!”宋娴仪恢复了精神,给姜宪磕了头,“郡主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只图日后报答。”

    她若是做了皇后娘娘,这样的恩德宋娴仪自然会报答,可一旦出宫成了个普通的郡主,宋娴仪却成了赵翌的嫔妃,以宋娴仪的心性,这个恩她到底报不报?怎么报?还真不好说。

    但此时姜宪却微微笑,道了声“那你自己小心点”,然后就叫了情客进来,送走了宋娴仪。

    该做的事她都做了,如今就只等结果了!

    姜宪长长地透了口气,重生之后第一次从心底感觉到了浓浓疲惫。

    她一直以来都想过简朴的生活。没有太多的事,也不需要华衣丽裳,每天睡到自然醒,养养花,逗逗鸟,一天就过去了。

    生活却总是这么不如意。

    就算她重生了,还是要汲汲营营地过日子。

    难道这世上就没有一个人过得舒心又自在的?

    她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永安公主。

    父亲死了,母亲觉得天都塌了下来,活不下去了。

    不然也不会血崩。

    还有静妃安氏。

    孝宗皇帝死了,她亲生的儿子做了皇帝,她成了圣母皇太后,六宫真正的主人,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却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自缢了。

    她就不惦记着自己儿子,不惦记这世间的繁华吗?

    姜宪又想到前世京城被攻陷的时候,宫里不允许见凶器。她手里握着鹤顶红,想到方氏的死,不由得就心存侥幸,始终没敢服药。若是她当即就服了药,又怎么会等到李谦冲进来……

    什么事都有万一。

    至少因为她的缘故,这一世李谦被卷了进来。

    事情不到最后的结束,谁也不知道会怎样。

    如果这次伯父失败了,她该怎么办?

    曹太后要清算朝堂,一时半会还顾不到她这里来。

    虽然伯父说让她忍辱负重,以后过继一个孩子给姜家承嗣,可她活下来又有什么意思?

    继续这样的过日子?

    生活中充满了算计、妥协、无奈与隐忍……

    那她为什么还要重生呢?

    但是选择死亡,她又应该怎么死呢?

    鹤顶红她是绝对不会服用的。

    水银,听说死得很快。

    在没有想弄死方氏之前,听说鹤顶红也死得很快……

    传言都不是真的。

    姜宪一想到自己会死,就两腿有些发软。

    她叫了百结进来:“帮我铺床,我要睡一觉。谁来了也不要叫醒我。”

    也许睡一觉就什么都好了!

    ※

    亲们,350张月票加更!

    o(n_n)o~

    ps:上一章有个影响阅读的错字,如果大家没有发现,我就不说了,如果发现了,我已经改正了……

    ※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