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跳出

慕南枝 +A -A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毕竟在一起住了些日子,百结手足无措,情客因为奉命劝过宋娴仪,知道姜宪的打算,拉宋娴仪的时候看了姜宪一眼,见姜宪没有异样的神色,试探着帮宋娴仪求情:“郡主,宋姐姐行事素来稳妥,若不是遇到十分为难的事,肯定不会这样没有规矩的,您就饶了她吧!”又劝解宋娴仪,“宋姐姐,你有什么话好好说。网郡主最是体贴我们这些身边服侍的人了。”

    姜宪没有作声。

    宋娴仪却不由向情客投去感激的眼神,道:“郡主,我,我……是皇上……”说着,眼泪籁籁地落了下来,想说什么,又哽咽无语。

    姜宪皱了皱眉,神色不虞,吩咐情客和百结道:“你们守在门外,谁来也不让进来。”

    两人轻声应“是”,鱼贯着出了殿堂,关上了寝宫的门。

    宋娴仪这才“嘤嘤”地哭出声来,跪行着上前抱住了姜宪的腿,抽泣着低声道:“郡主,那乳母方氏勾/引皇上,做下了那人神共愤之事……郡主,皇上被方氏诱惑失了心智,竟然听信了方氏之言,要杀了我……郡主,这宫里只有您能给我做主了……”

    前世宋娴仪果然是被赵翌灭口的。

    姜宪听着觉得恶心。

    她低声喝道:“别哭了!把眼泪擦了!仔细地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宋娴仪这两个月如同惊弓之鸟。看到姜宪不畏惧赵翌,对曹太后也是阴奉阳违。连靖海侯世子这样镇守一方的贵胄也是毫不放在眼里,看似低调沉默,实则气焰嚣张,如同看见了一块浮木似的,此时只求紧紧地抓住,哪里还有余力去打量姜宪的神色。闻言更是怕被姜宪嫌弃。自己以后再无生路可言,忙听话掏出帕子擦了擦眼角,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把她怎么无意间发现方氏两个月根本就没在宫里,皇上好像不知道,她想起方氏从前在的时候对她们这些近身服侍皇上的宫女当着皇上的面一副菩萨心肠,背着皇上却尖酸苛薄,连戴朵新出的宫花也要限制,就想弄清楚方氏到底去做什么了。谁知道却查出方氏怀了身孕。她知道方氏的丈夫和子女都不在京城,以为方氏是和谁有了私情,立刻去告诉了皇上。不曾想皇上不仅没有立刻处置方氏,还让她不要做声。说若是太后娘娘知道就是皇上自己也要受责罚,等他查清楚了方氏的事再悄悄地处置也不迟。她应下了,却偶然间在她常喝的茶里发现了大豆粉,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那方氏怀的应该是皇上的骨肉,吓得她不敢吃不敢喝的,正不知道怎么办好,姜宪把她要到了身边服侍……一一告诉了姜宪。

    姜宪听着在心里冷笑。

    喝了大豆粉会拉肚子。赵翌就可以以宋娴仪病了把她移出宫去,到了宫外,想处置一个宫女完全可以做到消无声息。

    不过,这宋娴仪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她若不是早就发现赵翌和方氏有染,又怎么会这么肯定那孩子是赵翌的?

    诬告皇上,这可是抄家灭门的罪。

    她是在赵翌身边服侍的,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

    仅凭着猜测就确定方氏怀的是赵翌的孩子……她这话,也就真的只能哄哄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了。

    至于方氏对赵翌身边的宫女很苛刻,恐怕全是些女子之间的妒忌,不然宋娴仪也不会发现方氏不在宫里就去悄悄地调查她,还会因为兴奋过头而直接去告诉了赵翌,也就不会惹来杀身之祸了。

    但姜宪觉得,宋娴仪越是有心计,越是心狠手辣越好。

    因为她最后的目的是让宋娴仪做赵玺名义上的母亲。

    这样和方氏斗起来才能自保。

    不然让方氏占了上风,还有什么意思。

    最好是让方氏去了黄泉也不甘心才好。

    “你敢肯定那孩子是皇上的吗?”姜宪肃然地问,“若是出了错,你是知道后果的。”

    “我敢肯定。”宋娴仪红着眼睛点头。

    姜宪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的眼睛,神色冷漠而淡然。

    屋子里自鸣钟滴答滴答的声音犹如雨水滴落在石板上,誓要把石板上滴出一个洞来才甘心。

    宋娴仪的神色在姜宪的注视下慢慢变得不自然。

    姜宪的目光却仿佛没有尽头,沉溺在时光里,可以永远地等下去。

    宋娴仪如针芒在背,不安地交换了一下左右腿的重心。

    姜宪却在这里突然收回了视线,淡淡地道:“看来你没有什么话跟我说了——那你就留在这里吧!等以后风平浪静了,我送你出宫好了。”

    这是出宫就能行的事吗?

    “不,不,不。”宋娴仪惊恐地道,“郡主,我不能出宫。皇上和方氏不会放过我的……”

    姜宪端起手边的茶盅喝了一口茶,显得有些不以为然。

    宋娴仪陡然间就明白过来。

    姜宪压根就不相信她之前所说的话。

    宋娴仪望着姜宪肤白如雪,稚嫩得仿佛三月里开在枝头的梨花般的面孔,打了个寒颤,想起了自己师傅曾经对她说过的话,“能在这宫里活下去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傻瓜的,别人不说,不是不知道,而是没必要让人知道”。

    寒意就从宋娴仪的指尖一路攀延而上,连心都冻得发抖。

    “郡主,”她咬着牙,哆嗦着道,“我,我曾经看见过方氏引/诱皇上……小豆子公公也知道……他们常在珍宝阁后面的暖阁里私会……方氏怕失了皇上的宠信,曾让皇上写了首诗给她,诗上盖了皇上大宝和私印,那首诗,在我手里……”

    写情诗,还盖上代表国家社稷的玉玺。

    姜宪闭了闭眼睛。

    还有比赵翌更蠢的人吗?

    李谦不过写了份投名状,她怕被人发现,还随身带着……方氏居然让赵翌的情诗落在了宋娴仪的手上。

    她前世怎么就被方氏这种蠢货能糊弄了……

    可见她也不怎么聪明!

    姜宪道:“那情诗在什么地方?”

    宋娴仪顿时生出姜宪要夺了底牌的恐惧感。

    姜宪不屑地撇了撇嘴,毫不掩饰对宋娴仪轻蔑,道:“你有命拿在手里,也得有命拿出来才行。你以为我想要看那糟心的东西,我是怕你藏得不严实,给人随手摸了去,要你拿证据的时候你拿不出来,被人倒打一耙!”

    宋娴仪脸上火辣辣地烧,解了腰间挂着的一个半新不旧,青色杭绸绣粉红山茶花的荷包递给了姜宪:“东西我随身带着……”

    ※

    亲们,月票300加更!

    PS:发现月票榜排在了第六,五千多票,然后想到承诺的加更,这酸爽……在月票翻番的日子里入V,痛并快乐着!

    谢谢亲们。

    继续求票!

    O(∩_∩)O~

    ※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