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颐乐

慕南枝 +A -A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这不自在也就是瞬间的事。网值得您收藏 。。

    赵啸很快就把这种感觉抛到了脑后。

    嘉南郡主再气势威严也不过是个未曾经历风霜的小姑娘,离开了皇宫、离开了镇国公府,她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赵啸开始考虑另外一件事。

    如果曹太后并不像他们以为的那样能够碾压住慈宁宫,那是不是说镇国公姜镇元也并不受曹太后的节制?

    皇上有没有在其中起到什么作用?

    嘉南郡主不愿意嫁给曹宣,是不是因为姜家和皇上有什么默契呢?

    赵啸面如春风的笑着,神色自如地跟在姜宪身后,好像原本也是要去颐乐殿,恰巧和姜宪同路一样。

    姜宪随他跟着,进了颐乐殿。

    大戏楼已经收拾好了,挂了帷帐,设了桌椅。有武生在戏台上翻着跟头,有青衣在旁边唱着戏词,指导唱戏的师傅示意拉胡琴的师傅停下来,纠正着青衣的戏词,又嫌戏生们闹腾,转过身去喝斥几声,旁边扛道具的杂役没听见似的,面不改色地从中间穿行而过,却都在发现姜宪的一刻面露惊愕,神色慌张地跪了下来,又因不知道怎么称呼,七零八落地喊着“娘娘”。

    姜宪觉得很有趣。

    戏文里总是把皇帝和皇权写得至高无上。好像皇帝一句话,就能让海水倒流似的。实际上皇上是很苦的职业。做得不好,不是祸及子孙就是祸及己身。

    她每次听戏都觉得这些写戏文的人肯定是落魄的读书人,什么也不知道,全凭闭门造车的胡思乱想。

    姜宪就近坐在了旁边的太师椅上。

    大殿的笙乐全都停了下来,安静无语。

    姜宪正欲问几句话,有画了半边妆。穿着青色杭绸褐服的男子从后面冲了出来。紧张地道着:“出了什么事?”

    在看到了大殿情景时愕然地看了一眼姜宪,很快垂下了眼帘,上前几步跪在了众人之前,声音有些紧绷地道:“草民联珠社杜慧君拜见娘娘。”

    “娘娘”是皇上嫔妃的称号。

    刘冬月皱眉,喝道:“这是我们家郡主。”

    杜慧君忙道:“草民联珠社杜慧君参见郡主。”

    没想到被赵啸说中了,唱《沉香救母》的还真是联珠社的杜大家。

    难道说赵啸喜欢听戏?

    这个联珠社姜宪做太后的时候也曾听说过。

    不过那个时候她位居上位,喜好容易影响民风,虽然听戏,还不至于从南边调个戏班子进京。

    可见就是做到了太后。也不能随心所欲,说不定还没有那些富商家的老太太有福气。

    姜宪笑着让杜慧君站了起来,仔细地打量着他。

    因被妆饰遮掩,年纪相貌看不出来。中等身材,看上去颇为清瘦,站在那里虽有些惶恐却也极力表现出不卑不亢的气度来。

    姜宪温声问他:“只有你们一个戏班在这里吗?”

    杜慧君恭敬地答道:“今天有三个戏班排戏,早上是十三园,下午是我们,晚上是史家班。”

    姜宪见他口齿伶俐,说话条理清楚。就又多问了几句。

    杜慧君感觉到姜宪的善意,渐渐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可心里却忍不住嘀咕。

    不是说男女授受不清,七岁不同席的吗?怎么这位郡主却敢这样的和他说话?

    或许正如他师傅所言,人站在了顶尖,就什么规矩也束缚不了他了,他就是规矩……

    在一旁听着的赵啸强忍着才没有露出诧异之色来。

    这个嘉南郡主……仅仅是个郡主吗?

    有这么大胆的郡主吗?

    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就算她是皇后,也不可能这样的肆无忌惮。

    姜家和皇上到底达成了怎样的协议?

    赵啸顿时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他找了个机会和姜宪搭讪,笑道:“郡主,联珠社虽是南边人,却是唱北戏的。史家班就更不用说了,《断桥》、《贵妃醉酒》、《奇双会》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只有那十三圆,是唱南戏的,还不同于昆山腔和余姚腔,是用粤语唱的,北边的人很少见,倒值得一听。”

    众人的目光全都落在赵啸的身上,好像此时才发现姜宪的身边还有这样一个人。

    杜慧君更是目露困惑地道:“敢问大人……”

    联珠社原本是因为得罪了京中的贵人,在京城呆不下才去了江南,两三代过去了,也没敢回京城,进京之前虽然打听过京城豪门贵胄,但也不过是皮毛。

    在他的印象里,没有哪家的世子对戏曲如数家珍的。

    他面露询问地望着姜宪。

    姜宪也没有想到赵啸会对梨园的事如此熟悉,怀疑赵啸是个戏迷。

    不过,前世她可没有听说过赵啸有这样爱好。

    可见他们都是戴着面具生活的人。

    如果赵啸知道自己会成为南边的一代霸主,喜好会名留青史,影响民风,会不会后悔今天在她面前露出了面具的一角?

    姜宪不由微微地笑。

    她用帕子掩了唇,轻轻地咳嗽了两声,然后轻声地说了句“靖海侯”,放下了帕子。

    旁边的情客一直注意着姜宪的动静。

    之前姜宪曾经让她背过来万寿山祝寿之人的名册。

    她闻言立刻明白过来,笑着上前两步,对杜慧君道:“这位是靖海侯世子。”

    赵啸有些意外。

    杜慧君则是睁大了眼睛,失声道:“原来是岱山先生。”

    赵啸愕然,想到姜宪的作派,想到姜宪就在身边,他莫名地觉得有些心虚,睃了姜宪一眼。

    姜宪恨不得大笑三声。

    堂堂靖海侯世子,听戏听到有瘾,听到居然还有名号的地步……

    不知道他老子知不知道?

    “原来世子爷是票友啊!”姜宪说着,声音更显温和亲切,“这敢情好,我原本是想过来看看大家都在排些什么戏,又怕耽搁了明天的演出。不是有句话叫什么‘高山流水觅知音’的吗?现在有了世子爷在这里,正好可以和杜大家切磋切磋,我在旁边看着,也算是排戏、唱戏两不耽搁了。”

    赵啸的侍卫顿时露出怒容。

    他们家世子是堂堂靖海侯的继承人,又不是什么名伶,什么高山流水觅知音,这不是在骂他们家世子爷是梨园戏子吗?

    赵啸神色微变。

    杜慧君更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满头大汗,嘴角翕翕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

    亲们,250票的加更。

    O(∩_∩)O~

    PS:月票双倍,最后一天,求有票的亲们能继续支援,没票的亲们能正版订阅。

    谢谢大家!

    ※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