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心思

慕南枝 +A -A

    尽管这么想,李谦直觉地认为姜宪不是那种为了一己私怨就会杀鸡骇猴让别人怕自己的人。

    那她这么做肯定有她自己的用意了。

    难道是为李家效忠曹太后做辅垫?

    不管想得有多好,计划的有多完善,有一点李谦不得不承认。

    李家的底蕴,不,连底蕴都称不上,应该是说李家发家,李家发家的太晚了,就算是想靠近曹太后也显得太突兀、太刻意,就算曹太后因为自身的危机一时没有精力去想李家的投靠,等到曹太后恢复了理智,完全的清醒过来之后,仔细琢磨那天发生的事,恐怕也会对突然间就投靠了过来的李家生出猜疑。

    但现在有了姜宪的这一扔,他的这一跪,有些事就完全说得通了。

    李家想上进,却因为李谦无意间得罪了姜宪不可能成为姜家的心腹,与其这样,不如另辟蹊径,投靠曹太后,置之死地而后生地搏个前程。

    这也是很多野心勃勃的枭雄惯用的手法。

    比起什么忠君爱国更能让曹太后相信。

    比起靠感情结盟显然靠利益结盟更牢固。

    姜宪,是这个意思吗?

    按道理不太可能。

    姜宪再能干,也不过是个还没有及笄的小姑娘。

    可瞧着她暗中调查皇上的事,李谦又觉得这才是姜宪能够做出来的事,可以做出来的事。

    而不是像那些整日里只知道家长里短、说三道四、争胜好强的寻常女子。

    但是事情这么凑巧……是不可能安排的吧?

    也就是说。这是姜宪借题发挥的!

    李谦想想就觉得激动的全身发热。

    如果真是这样,那嘉南郡主……岂不是经韬纬略国士之才?

    他抬起头来。目光落在龙船船头的龙首上,目光显得有些茫然。

    应该不会吧?

    她整天跟在太皇太后身边,据说到了十岁才读完了《三字经》,字写得像狗爬似失,要真有那样的才能,怎么也得把二十四史读完一遍吧?

    要不然伏玉先生每次在他爹面前提起王怀寅就会满脸骄傲地告诉他爹王怀寅都读了些史书了。

    应该是无意间碰上了吧?

    李谦惴惴地想。

    他脑海里又浮现出姜宪那又仿佛倒映着满天星子的眼睛。

    她怎么会是那种无意间误打误撞碰上了的女孩子呢?

    李谦脑子里嗡嗡乱响。

    她应该有这样的才能才是!不过是没有她发挥的余地。也没有人有意去培养她……就像世人常说的。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一样。

    嘉南郡主不是那普通的女子。

    她聪明、伶俐、沉稳、大方、镇定、从容、理智、冷静、机敏、足智多谋,能随机应变……

    凡是李谦能想到的美好,他觉得姜宪身上都有。

    所以等到谢元希看着周围的人都开始忙着服侍姜宪下船,没有人再去注意李谦后,朝着李谦使眼色,示意李谦悄悄走了算了的时候,李谦朝着谢元希摇了摇头,无声地表示自己会继续跪下去,直到有品级够高的官员出面替他向嘉南郡主说情。

    这样。也就全了姜宪的好意。

    以后朝中那些大佬议起万寿山的事来,也就有了个理由来解释李家为何死心塌地跟了曹太后。

    谢元希大急。

    但他好歹是李谦的幕僚,又和李谦颇有几分默契,想了片刻就明白了李谦的用意。

    他留了云林在这里保护李谦的安全。悄然地离开了水木自亲码头,去找现任的统卫军统领曹国柱。

    李谦跪在那里,脊背挺直,神色安静而从容。

    不像是在接受惩罚,像是在参拜神佛。

    姜宪出了船舱,一眼就看见了李谦。

    她不由微微点头。

    不骄不躁,沉稳内敛。果然没有辜负她的临时起意。

    她没有想到十八岁时候的李谦就有了如此的气度、心机和城俯。

    难怪他二十三岁就掌管了李家。

    虎就是落在了平原那也是老虎!

    姜宪在心里微微地叹了口气。

    目不斜视地下了船,由情客扶着登上了一旁等候的四人肩舆,放下了帘子,离开了水木自亲码头。

    人群渐渐散去。

    有人去拉李谦:“郡主已经走了,您还跪在这里干什么?”

    李谦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态,拒绝了那人的好意:“闵公公是太后娘娘身边服侍的,嘉南郡主一言不合都能把人给扔湖里去,何况我等职小位卑的侍卫?您不必再劝,小心把您自己给拖下水去。我好歹也是坤宁宫的侍卫,曹大人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受委屈的!”

    那人苦笑。

    你一个小小的七品侍卫算什么?

    太后娘娘难道还会为了你去责怪拿亲王俸禄的嘉南郡主不成?

    你没看见太后娘娘嫡亲的侄儿恩承公见了嘉南郡主都只能绕道走……

    但这毕竟是别人的事,他和李谦又没私交。

    那人摇了摇头,走了。

    其他人见了都当李谦不存在似的,心善的绕道而过,那些心怀不轨则有意从李谦的面前走过,远远看去,李谦如同在给他们下跪。

    云林看着气得咬牙切齿。

    李谦却像没事人似的,跪在那里想着自己的心思。

    如今的禁卫军统领是曹国柱。

    据说是曹太后的族弟。

    朝中的人却从来也没有听到过曹宣称呼他过一声“伯父”或是“叔父”。

    李谦花了大力气贿赂曹国柱,这才得了个在太后娘娘寿辰的时候在朗圆斋当值的差事。

    为的就是到时候好配合姜镇元谋划。

    朗圆斋住着两个人。

    一个是靖海侯世子赵啸。

    一个是先帝庶长子辽王赵翊,那个差点就被封了太子的蕃王。

    辽王他不认识,靖海侯世子赵啸却不时地会见上一面。

    两人年纪相当,一个的父亲镇守福建,一个的父亲辖治东南,又都是喜欢舞刀弄枪之辈,不时在各种场合遇到。按理说,两人应该关系不错,可实际上他们就像天生犯冲似的,彼此都没有和对方交往的意思,相识也有十来年光景,却始终不过是点头之交。

    可毕竟两家的关系微妙,赵啸又是有名的文韬武略,李谦不可能不防备着他,对赵啸为人、行事作派不说了如指掌,也能猜出七、八分来。

    李谦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远亲不如近邻。

    别人不知道,李家却知道,靖海侯自趁着抗倭手握兵权之后,皇室就对他很是提防,派去的临军太监时常鸡蛋里挑骨头,让他头痛不己,甚至出现过耽误战事之事。

    这也引起了靖海侯麾下将士的不满。

    ※

    亲们,月票200加更。

    PS:还有两天月票翻番的活动就结束了,目前为止《慕南枝》排在了第七名,我知道有很多亲们觉得这个成绩不理想,可对我来说,新书刚刚入V就能在这样凶残的月票争夺战里榜上有名,已经是非常的感激,非常的幸运了。

    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天外仙仙、言果、晴天墨云、吱盟、旖然、柒大小姐、未来ceo,酒神的舞蹈等亲们还在网站发了大红包……淡漠、阿喵、东北等亲们一直帮着宣传新书……还话有一些没点到的和我不知道的一些亲们,默默关注和支持的亲们,群摸……谢谢大家!

    最后,我控制着字数,决不会因为上面这段话让大家多出钱的。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