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信赖

慕南枝 +A -A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br><br>    李谦安静地由着姜宪打量着。<br><br>    实际上他心里七上八下的。<br><br>    让曹太后活着,毕竟对姜家也有利。当然,收获最大的还是李家,成为曹太后最后的依仗,可以利用曹太后手中的余力,让李家占据更有力的地位,并让李家留下忠贞不渝的美名。姜宪看透了他的用心却没有鄙视、喝斥他,他已心存感激。<br><br>    他这么做,到底有踩着姜家上位的意思。<br><br>    现在还涎着脸要人家帮着提前打探姜家的布局,嘉南郡主没有叫人把他给打出去已经是好涵养了。<br><br>    他不好意思地冲着姜宪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宝蓝色刻丝绣着白莲花的方型荷包递给了姜宪,温声道:“请郡主打开看看。”<br><br>    姜宪目带困惑,觉得李谦既然说起了正事,应该不会那么无聊才是,遂打开了荷包。<br><br>    里面是张投名状。<br><br>    写着李家主动和姜家合作,愿蛰伏在曹太后身后,听侯镇国公的派遣。<br><br>    姜宪有些意外,却又觉得以李谦的性情,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br><br>    只是看这字迹这投名状应该是李谦写的,可见李长青并不赞同李谦的作法。<br><br>    但姜宪在第一次见到李谦的时候。只有二十三岁的李谦已是大同总兵了,可见李家当时已是他当家。而之后她只在请封的折子里看到过李长青的名字,知道正当壮年的李长青还好好地活着,只是已赋闲在家了。<br><br>    不管这其中发生过什么,李谦是最后的胜利者。<br><br>    包括在对付她的时候……<br><br>    想到这些,姜宪就有些气馁。<br><br>    她也是他手中败将,纠结李谦是不是会借机拿了捏拿姜家有什么用?<br><br>    下棋得找实力相当的棋手下才是!<br><br>    姜镇把投名状重新折成了小方块。塞进了荷包里。把荷包系在了自己的腰间,取下了腰间的用作噤步的那枚羊脂玉双鱼拱莲的玉佩递给了李谦,道:“这枚玉佩是去年我生辰的时候太皇太后赏的,当时我大伯母也在场。据说是前朝的古物,当世已找不到同样的第二枚了。你拿着当信物想办法悄悄地去见见我伯父,把你递了张投名状的事告诉我伯父。该怎么做,你和我伯父商量去。这些事我也不懂,帮不上忙是小事,就怕到时候会帮倒忙。”<br><br>    李谦目光微凝。<br><br>    嘉南郡主。总是让他很意外。<br><br>    他以为她会诘问他的想法。<br><br>    结果她平静地接受了。<br><br>    他以为她会相信自己。<br><br>    结果她等到他拿出投名状才和他谈正事。<br><br>    他以为她会让他带着他的投名状去见镇国公。<br><br>    结果她把投名状自己留下了,却给了他一枚玉佩作为信物。<br><br>    她是信任他的吧?<br><br>    只是这件事太过重要,她信赖自己,可也得给镇国公府。给姜家,给她伯父和跟着她伯父一起行事的那些军士一个交待。<br><br>    否则她也不会把他写的投名状收起来。<br><br>    这份投名状关系着李家和跟随着李家一起投靠朝廷之人的生死存亡,他也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给了姜家。<br><br>    姜家拿着这份投名状可以决定李家的生死,可嘉南郡主她只是个有着虚衔,长于深宫的女子,就算她智慧如海,却没有姜镇元行事方便。保留这份投名状与其说是帮姜家,不如说是做了姜家和李家的中间人。<br><br>    这已是她能给自己最大的信任了!<br><br>    李谦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br><br>    在他和素来对他信任有加的父亲吵得不可开交之后,对他尚属陌生的嘉南郡主却毫不犹豫地相信了他。<br><br>    这世间所谓倾盖如故就是这种感觉吧!<br><br>    李谦心里突然间涌动出股豪情壮志来。<br><br>    人活在这世上不过短短的几十年光景,有想做的事,有知己,有挚友,有个懂得自己的人,还有什么好遗憾的。<br><br>    他一定会站在这世间的尖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再也不受别人的挟制,像鸟一样自由的翱翔……<br><br>    “郡主!”李谦真诚地望着姜宪,声音虽低却斩钉截铁地道,“如果坏事,我提头来见。”<br><br>    她要他的头干什么?<br><br>    姜宪嘴角微微抽了抽。<br><br>    她要的是他能够像他说的一样,蛰伏在曹太后身边,保证曹太后的安全,确保曹太后能够和亲政了的赵翌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把方氏生的赵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养大,让她看一场好戏。<br><br>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br><br>    没想到李谦十七八岁的时候就是个狠人,连投名状这种事都干得出来。<br><br>    李家在他手里难怪能后来者居上,成为当朝行伍之家的第一人。<br><br>    有了李谦从中调和,她的计划定能万无一失。<br><br>    姜宪心情大好,脸上的表情也就带了几分和煦之色。<br><br>    “时间不早了,”她淡淡地道,“我要回慈宁宫了,李侍卫也早点回去吧!要办的事太多了。”<br><br>    他的确不宜在这里多做停留。<br><br>    李谦这才想起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嘉南郡主一个下午了。<br><br>    他不由道:“郡主,您这个时候才来,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不太方便……”<br><br>    李谦的话还没有说完,姜宪已经一个冷冷的目光瞥了过来。<br><br>    怎么?他这是要和她算账吗?<br><br>    不过是让他等等而已。<br><br>    前世他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br><br>    难道这就是因为她是太后和不是太后的区别?<br><br>    姜宪心里又开始不痛快了。<br><br>    李谦小小年纪就能得了父亲的信任,当然不仅仅靠他是长子,行事稳妥,足智多谋,与他心思敏锐,擅于察言观色,懂得把握人心,从而知人善用有关。<br><br>    从前他要和京城中的权贵结交,要观察官场动态,要留意那些流言蛮语后面本质……要做的事太多了,对姜宪这个只见过几面,虽然身份显赫却静谧寡语小姑娘想得不多,如今他和姜宪有了共同的秘密,这让他觉得姜宪就是自己的人了,那让她继续相信他,愿意继续和他打交道就变得很重要了。<br><br>    他对她的反应也就敏感起来。<br><br>    姜宪的目光一过来,李谦的脑子就开始飞快地转了起来。<br><br>    “我知道您的事很多,不是那么方便出来一趟的。”他忙解释,生怕姜宪觉得自己是在不耐烦等她,“这宫里人来人往的,我偶尔来一次还没什么,若是来得多了,不免会被别人留意。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我们再约见面,我就蹲在刚刚那株古树上等你,你进了园子门朝上面看就是了……那古树长得可真好,枝叶茂密,夏天要是蹲在那里,只怕是要把人都给挡住了,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br><br>    ※<br><br>    亲们,入V的第一章。<br><br>    这几天孩子在家,饭局比较多,今天会有两更。<br><br>    第二更在下午的十九点左右送上。<br><br>    可能是写文时候长了,以为不说大家也会照旧例,有朋友提醒才意识到还有第一次看我书的朋友,有些事还是要另行说明一下。<br><br>    入V的第一个月,每50张月票加一更。打赏灵兽蛋会另外加更。写《金陵春》时欠下的加更会在月票加更之后偿还。<br><br>    O(∩_∩)O~<br><br>    谢谢大家的支持,已经看见《慕南枝》在月票傍上的排名了。<br><br>    ※<br><br>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