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晾人

慕南枝 +A -A

  姜宪很想换下脚上的袜子一扬手扔到李谦的脸上去。

  他好歹也是个总兵之子吧,怎么就像那市井无赖似的爬到树上去了?他还能不能再猥琐一点?

  姜宪多看他一眼都觉得脑门子一抽一抽的疼。

  偏偏李谦却毫无所觉,朝着她低喊“喂”、“喂”两声,道着“去御花园”,哧啦从树上溜了下来,不见了踪影。

  姜宪气得深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控制住了情绪。

  你让我去我就去啊!

  我答应了吗?

  你想等我,那就好好地在那里等着好了!

  她转身去了白愫的房间。

  百结、情客等低眉顺眼地跟在她身后,全都装没看见。

  白愫已经收拾打扮好了正准备出门,见姜宪走了进来,忙道:“是不是等急了,我已经好了。”

  姜宪径直往她屋里的宴息室去,道:“外面太阳这么大,在凉亭里烧炉子又麻烦,去了御花园不是吹风就是晒太阳,我看我们还是就在屋里说说话好了。”

  白愫是去陪姜宪的,对此倒没有什么异意。

  小宫女们上了茶点,两人就歪在了临窗的大炕上说话。

  “……在万寿山上修了座大报恩延寿寺,”姜宪沉吟道,“这么说来,女眷们晚上应该会歇在玉华殿和云锦殿,那太后娘娘变应该会歇在排云殿,只是不知道皇上会歇在哪里?是东宫门那边的仁寿殿还是住在澹宁堂?”

  前世,她什么也不知道,等她知道的时候,曹太后已经回了禁紫城,被软禁在了坤宁宫。

  什么时候动的手?怎么动的手?朝臣皇上都住在哪里?

  她一律不知道。

  这次,她想去参加曹太后的寿辰。

  她必须保证曹太后不被赵翌弄死。

  不然,她还得走前世的老路。

  曹太后住哪里?大臣们住哪里?就变得很重要了。

  白愫笑道:“这我还真没有问。我只是听皇上说,太后娘娘大寿,各地送了很多有名的杂耍班子和戏班子进京,到时候眺远斋那边会安排人玩杂耍,颐乐殿那边会安排人唱戏,都是整天不断……”

  姜宪也觉得白愫知道的不多。

  因为昆明湖的万寿山离京城还有点远,皇家仪驾又复杂,走起路来拖拖拉拉的,拜了寿,还有大宴,一套下来一整天也就过去了,所以拜寿的人会提前一天到,在昆明湖那边歇息一个晚上才回来。

  皇上也会在那里歇息。

  白愫仔细地打听,就有窥视圣容之嫌。

  她们都是在宫里长大的,这些规矩早就刻在了骨子里。

  姜宪得到的消息不多,决定派人去打听打听。

  她让人去请了刘小满过来:“你去问问皇上,拜寿的那天都是怎么安排?那天我也想去看热闹。”

  刘小满笑着劝她:“太皇太后她老人家说不去。郡主还去吗?”

  刘小满面白无须,高鼻细目,年过五旬,不说话的时候也带着几分笑意,很是和善。

  他是看着姜宪长大的。

  太皇太后去世之后,他自己要求去守了太皇太后的陵寝。后来他在那边得了风湿,病了很久也没有作声。还是她偶然间才知道的。她就把他封了个南京守备的职,让他在南京养着。

  对别人来说,刘小满只是个奴婢,可对姜宪来说,他们这些近身服侍她的,日日相对,天天相处,都是她最亲近的人。

  刘小满也知道。所以他才敢不深不浅地说这些话。

  姜宪也知道,所以并不会真正的生气。

  “我就是想去看看那些玩杂耍的。”她佯作出一副失望的样子道。

  刘小满看着就觉有些心疼,想了想道:“要不跟太皇太后她老人家说一声,当天去了当天回,不随着圣驾过去。”

  “好啊!好啊!”姜宪笑道,“那你快去帮我问问那天皇上歇哪里?我不想和那些内、外命妇在一起,她们总是喜欢围着曹太后说这说那的,我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刘小满理解地冲着姜宪笑,道:“奴婢这就去打听清楚了。”

  姜宪满意地颔首。

  刘小满这才退了下去。

  一时间又没有什么事干,白愫道:“要不我们下棋吧?”

  姜宪的围棋下得还不错,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下围棋太费脑子了,太花时间了,她没什么兴致。

  白愫又提议:“要不我们去东暖阁打牌?”

  太皇太后刚送走了曹太后,正是要清静清静的时候,肯定不想打牌。

  白愫想了想,道:“要不我们还是去逛御花园,反正也没什么事。而且马上要天黑了。”

  京城的天气,一入秋就变得白天短夜晚长,过了酉时天色就渐渐暗了下来。

  姜宪犹豫了片道,道:“我看还是算了,我们各自在屋里歇会好了。等会外祖母那边要叫我们去晚膳了。”

  白愫看姜宪的兴趣实在是不高,笑着送她出了西三所。

  太阳已经渐渐地落了下去,天空灰蒙蒙的,银杏树光秃秃的。

  姜宪看着心里乱糟糟的。

  想着李谦来的时候太阳明晃晃的,怎么一下子就这么晚了。

  那混蛋素来机灵,最擅审时度势,见自己没有到,肯定早就走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却始终有些惴惴不安。

  骤然间就想到了那年他来觐见,她有些不舒服,让他第二天再来。他就站在慈宁宫门外等着。后来下起了大雨,也没人敢给他递把伞,他被淋了个透心凉,可还是不愿意回,继续站在那里等,非要她召见他不可……

  她心里又隐隐觉得他可能还没有走。

  姜宪纠结着。

  走到东三所门前的时候心情就郁闷到了极点,在门口停了一会,最后还是转了个弯,往前面的东暖阁去。

  百结和情客以为她要去太皇太后那里,连忙跟上。

  谁知道姜宪绕过东暖阁,出了慈宁宫,往御花园去。

  两人面面相觑。

  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讶。

  可她们却都不敢流露半分,低着头,静静地走在姜宪身后。

  ※

  谢谢书友mi2009。

  你在评论区里提到的两个地方都是我的错误之处。已经改正。一是“曹太后死后赵翌才登基”,应该是“才亲政”更准备。二是关于萧容娘,应该是自晋位之后,活了八年,为剧情的需要,我改成了“对姜宪来说,萧容娘已经死了四年”。

  O(∩_∩)O~

  以后还有错误请各位亲们不吝指教。

  谢过大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