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道破

慕南枝 +A -A

  屋里的气氛就骤然一紧,太皇太后敛了笑容,神色渐渐变得有些端肃。

  陈奉等服侍的人顿时一声不吭,战战兢兢地收拾好东西鱼贯着出了东暖阁。

  有小宫女端了茶点进来。

  姜宪接在手里,奉了杯茶给太皇太后,坐到了太皇太后对面的大炕。

  太皇太后忙拉了姜宪的手,沉声道:“是不是你在镇国公那边有什么事?”

  暖阁里烧着地龙,太皇太后的手却因为有汗而显得有潮湿。

  外祖母这是担心她吧?

  姜宪很是感动,朝着太皇太后安慰地笑了笑,这才道:“国公爷那边什么事也没有。他们叫我回去,是有件事告诉我,但又怕您知道了生气,想瞒着您,就找了个借口把我叫了回去。可我思来想后,觉得这件事还是得让您知道才好。”

  太皇太后顿时有些着急。

  这宫里宫外的,除了姜宪的事会让她着急之外,她从来不曾觉得还有什么事能让她着急。

  她直觉地认为是姜宪出了事。

  可她又怕自己流露出焦急吓坏了姜宪,就强压着心底的慌乱呵呵地笑了两声,道:“我这一把年纪了,什么事没见过?我没你们想的那样不经事!你有什么事只管告诉我就是了,不用担心我,我受得住!”

  姜宪点头。

  这件事她根本就没有准备瞒着外祖母。

  而且她觉得外祖母知道的越早越好。

  免得猝然间外祖母从别人那里知道了这件事气出个三长两短来。

  她紧紧地握住了太皇太后的手,低声道:“伯父把我叫过去,是问我和皇上的事。伯父说,皇上有事相求,曾经隐隐约约地流露出要娶我的意思。伯父不愿意我进宫,又不知道您的意思,还怕皇上是怕伯父不尽心给的颗定心丸,偏偏这事又不好开门见山的明说,既不好回绝也不好答应,只好避而不谈……”

  太皇太后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她虽然不管事,王家却是依靠着她才能位列公卿之家。侄儿王廷老实忠厚,对她格外的敬重,姜镇元要帮着皇上做事,虽没有和她明说,却怕皇上在曹太后的积威之下左右摇摆,想让她出面和简王说一声,代表宗室给他一份密诏,就把这件事暗示给了王廷。

  这么大的事,王廷自然是急不可耐地告诉了她。

  她不知道简王的意思,怕贸贸然地打草惊蛇被曹太后发现,就给了王廷一件信物,让他把知道的事暗示给简王。

  谁知道简王比她还要积极,立刻从皇上那里拿了道密诏通过王廷交到了姜镇元的手里。

  她知道赵翌为了亲政准备圈禁曹太后,那天万寿山只怕是要刀光剑影了,她懒得去搭理这些,所以才决定就留在慈宁宫等消息,哪里也不去。

  可如今看来,皇上还想娶了姜宪……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就算他是真心也像是为了安抚姜家给的糖丸。

  皇上还是懒了点。

  可姜镇元为什么要喊了姜宪去说这话呢?

  姜镇元要是不愿意,就算是顾及着她,也大可先婉言拒绝啊?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蹊跷不成?

  太皇太后的眉皱得更紧了,道:“皇上恐怕不止是对你伯父说了要娶你的话吧?”

  姜宪颔首,道:“皇上说,我和他青梅竹马,自幼一块长大,我是很想留在宫里的……”

  太皇太后就有些不高兴了。

  姜宪月里不足,从小就瘦瘦弱弱的,好不容易养到了十三岁,前几个月才来小日子,身材根本不适宜生养,宫里的人都知道她有意要把姜宪留到十八再嫁。而皇上登基已久,一旦亲政,就要尽快立后,产下子嗣,延绵不绝,继承大统。不可能等到姜宪十八岁。因而不管皇上和姜宪走得多近,她都没有想过继续把姜宪留在宫里。而且,姜宪这孩子是知道轻重的,皇上若真的私下里许诺给了姜宪,姜宪自己心里又愿意,肯定会告诉她的――这宫里,只有她能对抗曹太后。姜宪想嫁给皇上,只有自己能帮他们。

  而姜宪从头到尾都没有和她说过。

  也就是说,皇上这是在糊弄姜镇元。

  但就算是这样,姜镇元也完全可以佯装不知地把这一茬揭过去。

  现在却在这个当口找了由头把姜宪叫回去……可见这件事还有下文。

  太皇太后忙道:“那你呢?想留在宫里吗?”说完,又怕姜宪真有这样的心思,没等姜宪应答又道,“你年纪还小,田医正也说了,得好好地养几年再出嫁,不然子嗣会很艰难,伤及根本的。外祖母还想留你几年呢!”

  前世,她要嫁赵翌,太皇太后心疼自己,虽然答应了,却也和赵翌约法三章,在她及笄之前两人不许圆房。

  赵翌指天发誓,太皇太后才点了头。

  姜宪想着,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她道:“外祖母,我虽然喜欢宫里,喜欢和您作伴,可我知道您的担心,压根就没有想过嫁给皇上,皇上也没有对我说过这些话……”

  太皇太后愣住。

  姜宪道:“但伯父不知道。他无意间发现皇上的乳母方氏怀了身孕……”

  “你说什么?”太皇太后骇然,没等姜宪的话说完,已是一声惊呼。

  做为皇帝的乳娘,方氏没有皇上或是太后的允许,是不能出宫的,更不可能和丈夫孩子见面。有些做乳娘的,因为得了皇上或是太后、皇后的信任,到了皇上做了父亲,完全不需要乳娘,乳娘才会被放出宫去与家人团聚。

  方氏的名字,还在礼部和宗人府呢!

  而宫里,只有一个男人!

  这孩子是谁的,不言而喻。

  “不,不,不。”太皇太后眼前一阵发黑,惶惶地道着,“不可能,不可能!定是那方氏和哪个侍卫做了那苟且之事……”几句话说出口,太皇太后突然的清楚过来,她腾地一声就站了起来,道,“方氏在哪里?把她给我叫过来!还有那个和她私通的人,都给我堵了嘴溺了……”

  这是要给欲加之罪把皇上给摘出来。

  她就知道,不管是太皇太后还是曹太后,知道了方氏和赵翌的事都只会这么做。

  这也是为什么她不愿意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处置了方氏的原因。

  姜宪就喊了声“外祖母”,捏了捏太皇太后的手,道:“这紫禁城是太后娘娘的紫禁城,掌管六宫凤皇的也是太后娘娘,您又何必越俎代庖?交给太后娘娘去处置不好吗?皇上既然做出这样的事来,还把您和太后娘娘都瞒得死死的,可见他是喜欢方氏,盼着这孩子出生的,您放着太后娘娘不管,倒管起皇上的事来,岂不是让皇上恨您?”

  ※

  今天的更新。

  PS:有亲们问月票。有月票的请捧个票场,没月票的请捧个人场,推荐票什么的给砸砸,一样的非常感激。

  先在这里给大家道声啦!

  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