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求援

慕南枝 +A -A

  姜宪想到她的堂兄姜律不要说女色了,成亲之前身边连个近身服侍的丫鬟都没有,却对她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她笑着,眼眶就渐渐湿润起来。

  姜镇元看着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孩子,还是在宫里受了委屈。

  他虽心思细腻,却没有与女子打交道的经验,更不知道怎样安慰姜宪,只好当没有看见,低下头去喝了口茶。

  姜宪想到前世伯父对自己宠溺,心情大好,敛了笑声,继续道:“我就去查了皇上。结果发现他和他的乳娘,也就是方氏通、奸……”

  “什么?!”姜镇元勃然大怒,吼得外面守在院子里的房氏都听见了。

  她忙隔着窗棂喊了声“国公爷”,示意姜镇元小点声音,心里却惴惴地七上八下,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想着要是儿子在就好了,她也有个出主意的人,又想着儿子不知道去干什么了,这都两个多月没有音信了,不知道在外面有没有冻着、饿着,如果自己争气些,多生几个儿子就好了……一时间有些如坐针毡。

  书房内的姜镇元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夫人在想些什么。

  他得了房氏的示警,压低了声音,严肃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了。”

  姜宪就把之前想好的话说给了伯父听:“……外祖母见曹太后不管皇上,就想让皇上身边一个叫宋娴仪宫女告诉皇上知晓人事。谁知道皇上却对她一点兴趣也没有,外祖母也不好强求。正巧他说想娶我,我看着那宋娴仪不错,旧事重提,皇上却一味的推脱,我当时还以为是为了我,就想着皇上不愿意就不愿意吧,以后他看上了谁我就抬举谁好了。就亲自绣了个荷包,准备送给皇上。又怕曹太后知道为难他,就去找他的乳娘方氏。

  “不曾想方氏请病假,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在宫里出现了,可假条上却只请了十天。

  “您也是知道的,方氏的丈夫在保定任都指挥使,唯一的儿子也跟着在保定,我不知道是皇上特意准了她去保定和丈夫儿子团聚,还是曹太后压得太狠了,方氏去给皇上办事去了。因而不敢声张,悄悄地派了人去查。

  “结果查到了方氏在郑大人胡同的宅院。”

  知道事情真相的悲愤还残留在姜宪的心里,她表情不由变得木然起来。

  “结果发现方氏怀了身孕,已经有六个月了。

  “我开始以为是她丈夫。

  “想着皇上平日里对她尊敬有加,她这样做虽是违背了宫规,可人情大过法理,皇上都不追究了,我自然也要帮他们瞒着……”

  姜镇元渐渐听出点味道来了。

  如果这孩子不是方氏丈夫的,那就是奸\夫的。

  这几年国库空虚,宫里放了人,却没有及时补充,除了慈宁宫、坤宁宫和乾清宫,其他宫里的宫人和内侍除了月例,一点油水也捞不到,自会乱象从生。可曹太后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宫里虽然乱,明面上却是花团锦簇,怎么也不至于出现皇帝乳娘被人睡了的事。

  不然他也不敢把姜宪放在宫里养。

  那这个奸\夫……

  姜镇元当时就冒出一身冷汗来,哪里还听得下去。

  “那孩子难道是皇上的?”他沉声道,声音里带着不容错识的杀气。

  姜宪没有作声。

  姜镇元呆呆地坐在那里,半晌没有吱声,等到他缓过神来,眼睛里就像有飓风刮过,哗啦啦地把茶几上的茶壶茶杯锡器全都扫到了地上,嘴也紧紧地抿成一条缝,原来就有些削瘦的面庞闪烁着暴戾之色,阴沉可怕。

  姜宪不觉得害怕,她只觉得安心。

  前世,赵翌对她不敬,她伯父也是这样发了一通脾气。

  所以姜宪道:“皇上让您帮他圈禁曹太后,事情已经进展到了哪一步?”

  姜镇元神色大变,道:“是皇上告诉你的吗?”

  “不是。”姜宪要和赵翌撇清关系,怎么会帮着赵翌说好话,“是我自己发现的。”

  姜镇元望着姜宪雪白平静的面孔,很是心疼。

  她这个侄女,在宫里到底过得是什么日子?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如果连姜宪都能知道,肯定别人也能知道。

  姜镇元的眉头紧紧地锁成了个“川”字。

  姜宪忙安慰他道:“我和皇上从小一块儿长大,他的性子我最清楚不过了。是我查方氏的时候猜到的,不然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他明明知道曹太后不喜欢我做她的儿媳妇,他怎么会说娶我!”

  姜镇元想到自己对赵翌的认识,凝声道:“不错!他的确不是良配――胆小怕事不说,还没有担当,一味的只知道阴谋诡计,没有一丝帝王的胸襟和城腹……”

  姜宪听着,沉默了片刻,这才道:“伯父,是不是如今和他拆伙已经来不及了?”

  姜镇元思索起来。

  姜宪知道自己的这个伯父足智多谋,她怕她想出其他的主意来,不敢让他再多琢磨,忙道:“伯父,我想了很久,动手最好的时机就是曹太后生辰的时候,你们肯定选择在那一天动手,您性格沉稳,若是没有几分把握,是不会动手的。如今离曹太后的寿辰不过十来天了,该准备的都准备了,就算你有办法婉言拒皇上拆伙,可婉言拒绝之后呢?

  “曹太后会放过姜家吗?

  “等到皇上掌权的时候,会放过姜家吗?

  “我虽是姜家唯一的女儿,可也不能这样害姜家!”

  的确,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但让他就这样窝窝囊囊地把侄女嫁给赵翌,他决不答应。

  姜宪比姜镇元更了解姜镇元。

  她道:“若是曹太后还政于皇上,我的婚事怎么办?和辽王联手?用什么做投名状?谋逆,用什么做借口?姜家几代都没有守过九边的总兵了,北直隶的这些卫所里,功勋世家子弟纵多,平日里锦衣玉食,鲜衣怒马,看着好看,真正能上阵杀敌,堪用者几何?辽王含仇就藩,如今东北局势如何?靖海侯在南边抗倭,这几年来一直上书朝廷允许其扩兵,曹太后虽然未允,却由着户部每年拔银四十万两,两广被他们经营得如铁桶一般,曹太后没有办法,这次做寿特宣了福建总兵进京,西北鞑子年年进犯,大同、宣府、蓟州虽多是姜家的子弟,却一个兵卒也不能动。动了,就是国破家亡,姜家就变成了为了一己私利于国家不顾的罪人,而没有了正义勇毅的姜家,就什么也不是了……短短十几日,姜家拿什么反悔?”

  ※

  有很多亲问我月票怎么投,我觉得官方的说法有点绕舌,就给大家算了个简单的账。

  高V本月订阅1000点币本月一张月票,下个月有三张保底,下个月再订阅1000的话等于5月订阅1000点币就有四张月票了,如果本月没有订阅,五月份订阅4000才能拿到4张月票。

  不知道大家明白了没有。

  O(∩_∩)O~

  欢迎大家投月票,多多益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