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透露

慕南枝 +A -A

  怎么一会儿又想了一个主意。

  但李谦还是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姜宪道:“我仿着皇上的笔迹写一张纸条给那院子里的妇人,说曹太后在找她,让她立刻进宫问话,让她立刻就进宫去。她不敢不从。”

  她没有听说方氏请了假,可见是皇上做了些手脚让方氏回了郑大人胡同养胎。不过,这毕竟不是长远之计,所以他在什么准备都没有的情况下才想办法求了伯父帮他出手……万幸是她伯父有神灵保佑,成了事,要是事情败露了呢?

  姜宪恨得紧紧攥住了帕子。

  她可没有准备就这样放过方氏,自然得悄无声息的。

  李谦则闻言笑道:“没想到郡主还是书法高手。”

  甚至能模仿皇上的笔迹……

  姜宪听着那话怎么说得有些不冷不热的。

  她不禁冷冷地瞥了李谦一眼,道:“皇上有时候被师傅罚写大字,我和清蕙乡君都会帮他做功课。”

  李谦讪笑,摸了摸下巴,第一次明确地问姜宪:“那妇人真的是皇上的乳母吗?听七姑说,那妇人不过二十五、六岁,皇上应该没有这么年轻的乳娘吧?”

  姜宪根本不知道方氏到底有几岁,在她的印象里,方氏好像一直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见到了才知道。”她含含糊糊地道,“万一认错了人可就贻人口实了。”

  嘉南郡主又有事瞒着他。

  李谦摸了摸下巴,颇为自信地想:就算是她有事瞒着他,以他的能耐,也一样能发现。

  他笑道:“我没有相熟的小内侍,只怕人选还要麻烦郡主。”

  姜宪不屑地别过脸去,道:“随便派个机灵点的人送去就是了――谁还会派自己身边贴身服侍的人去送这些东西,难道就不怕被人看见,事情败露了吗?”

  “也是!”李谦笑道,心里却嘀咕着这宫里可真是乱。

  姜宪就吩咐李谦买什么样的笔墨纸砚来:“这些都是宫里长用的。若那个方氏是个心细的,就能从这些上面看出端倪来。”

  李谦颇为意外。

  看嘉南郡主的样子,做什么事都冷冷静静,心不在焉的,没想到她真的做起事来却这样细心周到。

  他立刻吩咐下去。

  不一会,就有个十五、六岁小厮模样打扮的人低眉顺眼地走了进来。

  姜宪看他穿着件鹦鹉绿的潞绸棉袄,中等身材,白白净净的,眉宇间还带着几分文雅之色,猜着这应该是李谦贴身服侍的小厮。

  李谦帮她磨了墨。

  姜宪写了张条子

  李谦看了一眼,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道:“这像皇上的字吗?”

  姜宪淡淡地道:“你以为皇上的字应该是怎样的?像帝师熊正佩那样浑厚质朴还是像内阁首辅严年华那样工整有序?他最不喜欢练字了,能写成这样就不错了。”

  李谦突然就来了兴趣,兴致勃勃地问她:“那你写得字怎样?”

  姜宪八面不动,道:“和这也就差不多!”

  把李谦咽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姜宪把纸条写好了,把笔搁在笔架上的时候才道:“我又不做考状元,我又不用自己记账,写那么好的字干什么?”

  那倒是。

  天生贵胄出身,她这一辈子也就为今年穿什么款式的新衣裳时发愁了……再就为心上人的那些风流韵事苦恼了……

  李谦想着,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拿着姜宪写的条子,派人装成内侍的模样往那宅院送信。

  姜宪则准备回宫。

  李谦惊讶道:“你不是要见一见那个怀了孕的妇人吗?”

  姜宪笑道:“我自然要在宫里等了。宫里可是我的地方。还有什么地方比宫里更方便了?”

  李谦失笑,道:“是我糊涂了!”

  姜宪但笑不语。

  李谦叫了香儿服侍姜宪换了衣衫,送她往紫禁宫去。

  马车里静悄悄的,外面吆喝声让马车里更显几分静谧。

  姜宪低垂着眼睑静默地坐在李谦的对面,背脊笔直的如一棵树,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像停在花间的蝶。

  李谦顿时觉得自己好像面对的是一幅水墨画似的。

  如果时光能在此时停留该有多好啊!

  李谦在心里感叹着,紫禁宫已在望。

  姜宪下了马车,犹豫了片刻,低声对李谦道:“李公子,今天的事多谢你了。你们家是不是想回山西?就算是曹太后同意了,皇上不同意,只怕你们家也难以如愿。有时候,这些事还是兵部出面好一些。”说着,她头也不回往神武门去。

  嘉南郡主是什么意思?

  李谦心中一惊。

  从今天姜宪的一举一动可以看出来,她并不是说废话的。

  她怎么知道李家想回山西?

  这件事在李家也只有两、三个人知道。

  如今是曹太后当政,她为什么跟自己说他们李家想回山西还得皇上同意?

  兵部和五军都督府从来是不分家的,掌管五军都督府的正是姜宪的伯父镇国公姜镇元,她这么说是让自己多亲近亲近姜镇元吗?

  各种猜测纷至沓来,让李谦瞬间脑子里乱乱的,他还想问几句,姜宪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神武门。

  李谦没有办法,又怕被熟人看见,快速地跳上了马车,离开了紫禁宫。

  被派去郑大人胡同的人已有了回音:“接了条子出门的就是那妇人。她按品大妆,坐着青花呢的轿围,身边跟着一个丫鬟,最多半个时辰就到神武门了。

  也就是说,她正是姜宪要找的人。

  喜欢姜宪的皇上、莫名怀孕的妇人、捉/奸的郡主、垂帘听政的曹太后、深居内宫的太皇太后、手握重兵的镇国公、陪着母亲去庙里的王瓒、不知所踪的姜律……一个个像走马灯似的在他的脑子里转个不停。

  他“哎呀”一声惊呼,猝然坐了起来,急急地吩咐赶车的卫属:“快,快回帽子胡同。”

  声音前所未有的焦虑。

  卫属愕然,连声应是,扬鞭快马。

  李谦面色阴沉如水,一阵阵后怕。

  如果今天自己没有凑上去,凭他们楞头青般的到处乱窜,等到地动山摇的时候,只能被碾压成泥!

  嘉南郡主……

  李谦想到她那如雪般苍白的面庞,黑水银般的眼眸,平静如幽潭的目光,心里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很不舒服。

  她……实际上心很善的。

  以她的聪明,不可能看不出自己是有意接近她的。

  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送了份大礼给他。

  李谦轻轻地抚着衣袖,心情非常的复杂。

  ※

  亲们,今天的加更!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