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杀意

慕南枝 +A -A

  别人是为母则强,赵翌却是为父则强。

  现在想来,赵翌根本就不是为了亲政,根本就不是为了自己的野心,而是因为方氏怀了他的孩子,他要为他和方氏的孩子谋个前程。

  可他凭什么拉了姜家和王家下水?

  凭什么把姜家和王家的几十口人不算人?

  还有萧容娘。

  前世,她一直以为萧容娘是赵玺的生母,赵翌死后,她封了萧容娘为太妃,还让萧容娘把赵玺养在身边,封了萧容娘的族弟为世袭正四品指挥使。萧容娘却一声不吭,默默地继续扮演着赵玺的生母,直到鞑子转到了京城,京城内外惶恐不可终日,都说鞑子马上就要破城了,到时候城里的那些富户和官宦之家都会成最先遭受血洗和抢劫的人,宫里的嫔妃就更不能幸免了,说不定还会被那些鞑子掳了去做小妾或是舞妓。而京城之所以被围巢,就是因为方氏的弟弟为了争军功,陷害了原宣府总兵马向远不说,还赶尽杀绝,把马向远留在京城的妻子儿女全都杀了,马向远心灰意冷之余投靠了鞑子。

  她垂帘听政之后虽然杀了方氏的弟弟,可马向远要复仇的心思却没有淡,找了个机会亲自带着鞑子一路南下,攻进了紫禁城,让征战高丽的辽王和抗击倭寇的靖海侯都措手不及,更引来了在旁边虎视眈眈的李谦……

  萧容娘受了惊吓,神智不清了几天,很快就去世了。

  京城之围被解后,她想到萧容娘毕竟是赵玺的亲娘,以圣母皇太后的规矩葬了萧容娘,把赵玺接到自己身边抚养……

  赵玺,恐怕早就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谁?又是怎么死的吧?

  而她却因为萧容娘的缘故,从来没有怀疑过赵玺的出身!

  想到这些,姜宪眼都红了。

  如今,旧事重演,赵翌拉着姜家下了水!

  老天爷既然让她重生,为何不让她早几天重生?难道那赵翌真是真龙天子不成?

  愤懑如火苗般在她的心里燎原般地烧开来,让她头脑发热,脑门直抽。

  就算赵翌是真龙天子,她也要把他弄成一条虫。

  “我要杀了他!”她脑子烧得一片空白,情不自禁地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走着,喃喃地道,“没道理我给弄死他一回就不能弄死他第二回……他要是真龙天子,就不会死在我的手里……我要杀了他……”

  就算让她再当一次皇后,就算让她再嫁给赵翌一次,她也要弄死赵翌,也要把方氏像前世一样丢到乱坟岗里去,让萧容妃这辈子好好地呆在浣衣局里洗她的衣裳去……

  李谦望着完全失去了理智的姜宪,他心中一沉,想到她连那妇人眉头有颗黑痣都知道,想到她从头到尾都超乎年纪的冷静,他情不由一把拽住了姜宪,低声质问道:“那妇人是谁?你是不是心里早有计较?你拉我来……是不是因为我是那乡下小地方来的傻蛋,根本不知道你们京城上层人家的那些事,就算是知道了这些事,也不能把你怎样,你们想灭口就灭口,想倒打一耙就倒打一耙……”

  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里,生死操纵在别人的手上,李家这么多年来苦苦挣扎,不就是要摆脱这样的命运吗?

  李谦的手劲很大,把姜宪的胳膊捏得生疼。

  姜宪回过头来,李谦阴沉的表情和压在心底的往事让她犹如回到了从前,思绪凌乱。

  她狠狠地瞪着李谦:“你凭什么说我?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姜宪那大大的杏眼像含着两丸黑水银,微微上翘的眼角因愤怒而泛着点点的红意,像哭过后的痕迹,又像大火过后残留的余烬,尖锐地射在了李谦胸口,印在了他的心上,让他钝钝的疼。

  他不由捂住了胸口。

  那疼就从胸口向四肢百骸漫延开来。

  姜宪“啪”地一声甩开了他的手。

  她要亲眼去看看方氏。

  就像前世一样。

  别人说方氏和赵翌厮混,她不相信。

  她觉得赵翌既然喜欢萧容娘,还和萧容娘生了孩子,怎么会和方氏纠缠到了一起?一定是有人看方氏不顺眼,想借她的手除了方式……然后她亲眼看见,也明白了这是方氏有意为之,有意让她发现,有意要逼着她摊牌……

  可她还是一脚就踏了进去。

  她的骄傲和尊严不允许她视而不见,不允许她若无其事地和赵翌同床共枕。

  这次,她也要亲眼看见。

  亲眼看见了才会相信。

  才能下定决心去选择,毫不后悔地去执行。

  姜宪抬腿就往外走。

  像大风刮过。

  那身影,决裂而又孤独,脆弱而又寂寥,偏偏又带着股一往直前的坚韧与毅勇。

  “别!”李谦心快于他的理智,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上了姜宪,再次拽住了她的胳膊,“那女人是不是皇上的乳母?你这个时候不能去!皇上派了四个禁军高手给她做护院,你一去,这事就会暴露出来……你以什么立场去管皇上的事?到时候太皇太后、镇国公都会很被动……”

  难道现在她伯父就不被动吗?

  姜宪推李谦:“要你管!”

  她清亮的眸子有水光闪动,犹如三月的烟雨,带着江南般朦胧的愁郁。

  “你别去!”李谦事后每每想起,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坚定地拦着姜宪,更不明白他这个时候为何突然伸出手来,蒙住了姜宪的眼睛,“我帮你!我们一起来想办法!不管那妇人是谁,我都帮你除了她。你不要自己动手,不要惹上麻烦!”

  姜宪没有动,呆呆地站在那里,身体仿佛僵了似的。

  李谦莫名觉得心酸得厉害。

  他用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温柔声音道:“你放心,我很早的时候就有自己的护卫和门客了,不用惊动我父亲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保证把这件事办得妥妥的,不让任何人发现,也不会让任何人联想到你身上去……”

  “你这混蛋!”姜宪再也忍不住,哭着踢了李谦一脚。

  这混蛋总是这样,给她一个巴掌再给她一个甜枣。

  她恨死他了。

  根本分不清他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看着对他又哭又踢的姜宪,李谦有些懵,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一句话惹怒了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可他的本能却让他明白,他这个时候要是敢乱说一句话,他就永远别想看见姜宪伤心,看见她的愤怒,看见她的真心……他从此再也不能靠近这个女孩子!

  “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李谦无师自通地哄着姜宪,“我是混蛋,都是我不好……你想干什么,你告诉我,我帮你去做……”

  ※

  亲们,今天的加更。

  PS:关于第七章做梦,我在这里解释一下。实际那些并不是完整的场景,而是在梦中,姜宪潜意识记住的东西。在姜宪的潜意识里,李谦逼她,然后向她讨要她贴身宫女的事,很重要……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