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布局

慕南枝 +A -A

  赵翌气得面红耳赤,把陈美人丢在了床上。

  姜宪就站在帐外,隔着帐子听着他们折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赵翌只喜欢丰乳肥臀的妇人,还是因为她始终站在旁边不走,他半晌也不能入巷。

  她替他叫了小豆子,让小豆子进了助兴的药物。

  那天晚上,赵翌连御十一女……方氏死在宜芸馆。

  赵翌之后就再也没有爬起来。

  可老天爷还是站在他的那一边。

  他还没有死!

  但她也不是全无胜算。

  赵翌不能说话了。

  她想了想,召了简王进宫,告诉简王:“皇上和奉圣夫人乱来,我赐了奉圣夫人三尺白绫,可她不愿意自缳,我只好用了鹤顶红,可不知道皇上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我不敢召御医前来问诊……”

  说这话的时候,赵翌的心腹小豆子大太监就候在外面。

  简王可能听说了什么,甚至没有问小豆子一句,看了一眼急得眼红却咦咦呀呀说不出一句完整话的皇上,轻轻地叹了口气,低声对她道:“皇上可能是马上风了,只能静养。御医院那边,还请皇后娘娘多多担待些。”

  她当时红了眼眶,道:“这些我也不懂啊!您老人家得为我做主啊!”

  简王无奈地摇头,道:“御医院那边,我就跑一趟好了。”

  她急道:“朝臣那边怎么办?还有禁卫军、五城兵马司……”

  简王沉吟道:“朝臣那边是瞒不过的,召了内阁的辅臣进来吧。禁卫军和五城兵马司只有请镇国公他老人家出面了。”

  她这才宣了自己的伯父进宫。

  伯父又惊又气,看着她直跺脚,道:“你以后可怎么办啊?你还这么小。也不知道皇长子长不长得成人,到时候抱谁家的世子来承嗣才好。”

  一番话说得她无声地哭了起来。

  她把自家伯父拉到一旁,把前因后果都讲给了伯父听。

  伯父听了恨不得打她一巴掌,口里说着你这是“大逆不道”,你这是“弑君”,转身就亲自拟了圣旨,让她照着写给行人司,宣了姜律和王瓒进京,由姜律任西山大营都指挥使,坐镇西山大营,王瓒任五城兵马司都指挥使,坐镇京城,自己则在宫里听差,随时准备应付突发急事。

  她长舒了口气,道:“田医正是看着我长大的,就像我的长辈一样,他现在虽然不在御医院了,可御医院多是他的弟子或是昔日的同僚,我们要不要找找他?还有高岭,要不要换了他?”

  “你不要急,”伯父安慰她,“简王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既然朝堂和太医院他出了面,我们就不要插手了……”说到这里,伯父上前几步,在她耳边耳语,“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犹豫不绝,反受其害。如今我们姜家和王家几十口人都在你手上的,我们是生是死,就在你一念之间,你要拿定主意才是。”

  伯父怕她还念着和赵翌的夫妻之情。

  她气直哆嗦,好一会才道:“伯父,您难道不知道那赵翌是怎样羞辱我的吗?他想让姜家帮忙就帮忙,为何非要我做皇后?

  “我又不是嫁不出去!

  “当初若不是他低声下气,我又想着赵家的男子多是深情,曹太后不让他见我,他偷偷地从乾清宫里溜出来不过是为了和我说两句话,不管曹太后怎么说他,他看见什么好东西还是会想方设法地送到慈宁宫来,我和他也算是患难与共了,要不然我怎么会答应做他的皇后?

  “可我既然答应了做他的皇后,自会尽了皇后的职责。

  “他三宫六院,那也是祖宗立下的规矩,他和谁厮混,我自然得有那容人之量,睁之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可他倒好,抱了个偷偷生下来的儿子上玉牒让我养,独宠萧氏不说,还把封为奉圣夫人的乳母带到宫里来淫/乱,甚至让我看见了也丝毫不见收敛,还当着那方氏说什么‘我的皇后就是年纪太小,不懂风情,等过几年,生了孩子就好了’……刚刚简王来的时候,您是没有看见他那样子,他都知道赵翌做了些什么事,这禁宫内外还有谁不知道……您让我怎么忍?

  “何况他依仗着我们姜家除了曹太后,又忌惮着我们姜家,怕我们姜家谋反,让方氏的弟弟做了宣同总兵,还准备让方氏的侄儿接管五城兵马司,把京城的防卫也抓在手上,就算我生下皇子,能不能活下来,能不能做太子还是两说呢!

  “您能忍,我不能忍!

  “当初他能围了曹太后,不就是打了曹太后一个措手不及吗?要说他落得如此个下场,我也是学他,是他告诉我怎么做的!”

  伯父垂了头,在暖阁里走了两个回合,悄声对她道:“那就想办法再喂一副****给他吃……不要吃多了……小心御医查得出来了……”

  她意会,心到这时候才落定。

  伯父见了唏嘘道:“当初你嫁给皇上我就不同意,觉得他执意要封你做皇后,是要把我们姜家架在火炉上烤,可太皇太后给你做主,你自己又愿意,我想,少年夫妻老来伴,你嫁了你喜欢的,也许两人能互相包容着白头皆老,你能落个好下场。没想到皇上还是不愿意放过姜家,不愿意放过你!

  “这样也好。

  “皇上当初想要亲政,拉着我的手哭求,我当时就觉得仅凭我们姜家,什么谋划都没有,未必能板得倒曹太后。若是板不倒曹太后,他还是皇上,我们姜家却成了逆贼,太贸然了。可他却说他眼看着要大婚了,曹太后是不会让他娶你的,他此时若是不搏一搏,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们说着话,简王和首辅汪几道进来了。

  这放话就没有说完。

  之后御医院的御医来给赵翌诊脉,她要悄悄地把****放进赵翌的药里,赵翌看到她就不敢喝药,她只好让萧容娘服侍他……接着姜律和王瓒先后回宫,高岭保持沉默,赵翌殡天,简王拥立她为太后,赵玺为皇帝,她垂帘听政……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她也把这几句话忘了了。

  现在想起来,赵翌哪里是要亲政,他分明是因为方氏怀了孩子,他想让方氏的孩子名正言顺地进宫,让那赵玺做皇长子,甚至是做太子,觉得自己好利用,然后怂恿着姜家给他当先锋,甚至是在没有其他党羽的情况下,就急不可待地要姜家出手。

  ※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姜宪是正经的龙子凤孙,不可能受赵翌这样的气,所以大家要重新认识一下她!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