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准备

慕南枝 +A -A

  李谦看姜宪的确目光就有些意味深长起来。

  可姜宪就像没有感觉到李谦的不同似的,她端端正正坐在那里,肤如凝脂,目光澄净,神色端庄雍容,凛然肃穆。

  李谦看着,心思一下子就走偏了。

  她这么小就这么有气势,等她身子骨长开了,不知道是怎样一副模样儿。

  特别是她那管鼻子,挺拔秀丽,让她原本只是秀雅的面孔就变得透着几分英气,七分的颜色就变成了十分的相貌。

  不知道这鼻子长得像谁?

  赵翌?

  他的鼻子也笔挺,却只是秀气。

  太皇太后?

  虽然年华已逝,却看得出俏丽来。

  王瓒也是这样鼻子。

  那就是像姜家的人了。

  可惜上次见到镇国公的时候没有仔细看,姜律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他在那里神游太虚,姜宪却是神色微变,气得不行。

  她想到前世自己每次和他协商朝中大事的时候,他就这副样子――半天不说话,说话必是与话题无关的事,然后再绕到要说的话题上时,他就全说偏了,两人必须重新再商定,最后被他改得面目全非,没有一样合自己心思的。

  敢情他从小就有这毛病!

  从前是为国家社稷才忍着,现在她凭什么要忍?

  姜宪的茶盅就叮叮当当地砸在茶几上。

  她腾地站了起来,拿起身边的毡包就要走。

  “别,别,别,”李谦回过神来,三步并作两步拦了姜宪,陪着笑道,“你脾气怎么这么差?我不过是在想办法,你抬腿就要走。正四品的女官,不是乾清宫就是坤宁宫、慈宁宫的女官了,慈宁宫还不是您一句话的意思。乾清宫您要是想去查那还不容易。那就是坤宁宫的人了。让您都这样为难,我猜着多半是太后娘娘身边的人。这女人原本就比男子细心,牵一发而动全身,我还没有和女人打过交道,总觉得这事得细细琢磨琢磨才行。”

  姜宪看他目色清亮,神色诚恳,觉得他没有说假话,遂慢慢地又坐了下来。

  李谦舒了口气。

  可这一口气舒出来,他开始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

  他是想借着嘉南郡主打听点事,想和她把关系拉近了,可那应该是平等或是俯视的关系才能压得住这些皇子龙孙们,才能让他们把你当回事,他这样在她面前简直是做低伏小……怎么能一开始就让那嘉南郡主占了上风,以后还能不能好好地说话了!

  李谦有点懊恼。

  但他向来心怀宽阔,觉得事情已经这样,再去多想也没有用,只能自己警醒,把这个局面扭转过来。

  他在姜宪旁边的太师椅上坐下,扭头又看见了姜宪曲线优美的侧面,特别是那鼻子,像山峦般的漂亮,他心头一热,很想问问她这鼻子长得像谁,还好刚刚自我告诫过了,张嘴就想到了刚才的事,把这话给咽了下去……

  李谦定了定神,喝了几口茶,道:“郡主,你知道些什么?”

  姜宪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直白地回答他。

  前世,李谦和她说话的时候总是喜欢绕来绕去的,她每每想起都气得不行,可等到她冷静下来的时候,她又不得不承认他这个法子很好。既可以声东击西,还可以掌握说话的节奏和方向。

  “我想,你那个孔雀织金呢的斗篷还是让人拿去浣衣局织补一下的好。”她徐徐地道,“别看我这么大大咧咧从神武门里走了出来,就以为宫里的人都没有长脑子,不过是大家说话的时候总要掂量掂量,这话说出口了与自己有没有利益,得罪了的人兜不兜得住。有时候,就算是掩耳盗铃也得把耳朵捂上,不然彼此怎么好交待呢?这不是为难人吗?你还是找个和我身高长相关不离的人打扮成我这样,拿了我的领牌去趟浣衣局好了!”

  李谦觉得姜宪的话很有意思,他兴趣盎然地道:“没想宫里还这么复杂,难怪你敢出宫了?那有没有被抓到的时候?太皇太后不生气吗?你是不是常常出宫?要是清蕙乡君被抓住了,会不会有事……”

  这混蛋,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抓不抓住关他什么事?

  姜宪懒得理他,自顾自地打断了他的话,道:“你有这样的人选吗?若是没有,我们只能改天再约时间了。我今天酉时之前必须回去。”

  李谦忙收住了话题,叫了个叫做云林的人进来安排这件事。

  姜宪听说过这个人。

  李谦巡抚西北之后,这个人做了大同总兵,是李谦的腹臣。

  她不由地多打量了云林几眼。

  是个相貌清秀,身材中等却身材纤瘦的男子,嘴唇有点厚,看上去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姜宪让李谦把香儿叫进来,道:“我要换身衣裳。”

  李谦还有些懵,委婉地笑着劝她:“您这身衣裳正好,走出去也不打眼……”

  从前方氏常去给太皇太后请安,姜宪是怕碰见了方氏身边的人被认出来,打草惊蛇。

  她冷冷地看了李谦一眼。

  也许宫里的规矩大。

  李谦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下巴,给姜宪找着借口,唤了香儿进来。

  香儿放了明轩东间的帷帐,服侍姜宪换了衣裳出来。

  姜宪身上的饰品都不见了,换了身靓蓝色素面粗布喜鹊袍,头上用同色的细棉布包了起来,垂了头,只露出下半张脸,白生生的,唇淡得像桃花,像那游春图似的,居然露出春日般的粉意。

  李谦看着一呆。

  姜宪见了就略沉思了片刻,解释道:“有很多人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还是谨慎点的好。”

  李谦笑着应“对”,深深地吸了口气,把这情绪揭了过去。

  姜宪这才道:“我今天要和你去郑大人胡同看看,若是发现什么最好,若是什么也没有发现,那就只能劳架你的人帮着日夜盯着那宅子,不管有什么动静都去报了我最好。”

  李谦原来就觉得现在京中形势不明,贸贸然地就这样靠到曹太后身边去,心里有些不踏,想和姜宪常来常往,自然是欣然应允,并道:“是要探内宅的情景吗?”

  姜宪点头,道:“你有什么主意能悄悄溜进内宅吗?”

  那就得轻功够好。

  他身边不是没有这样的人,而是那些人是他的底牌之一,现在就拿出来用了,以后怎么办?

  李谦迟疑了片刻,问姜宪:“你要进内宅吗?”

  ※

  亲们,今天的加更!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