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心乱

慕南枝 +A -A

  姜宪心中一凛,把到了嘴边的名字咽了下去,不由暗自庆幸,还好这小太监多嘴说了句话,不然她就喊了“萧容娘”的名字,暴露了自己和王瓒的来意。

  不过,这宫女真的是萧容娘吗?

  姜宪佯装腼腆地朝着那小太监点头示意,眼角余光却一直盯在萧容娘的脸上。

  眉心的那颗痣,鬓角的那道小伤痕,和前世的萧容娘一模一样。

  就算是双胞胎,也不可能相似到如此的程度。

  姜宪的目光顺着她的肩膀而下,落在那纤细的腰肢上。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半晌才回过神来。但她一回过神来就听见刘清明对王瓒道:“针工局的裁剪刺绣肯定比我们强。可若是要论织补,我们浣衣局的认第二,天下就没有敢说自己是第一的。就是乾清宫的方夫人,有什么不方便的时候也会拿了东西到我们这里织补,上次那个牡丹穿花的刻丝褙子,就是拿到我们这里来织补的,一点也看不出来……”

  乾清宫的方夫人?

  赵翌的那个郛娘?

  奉圣夫人方氏?

  仿佛一记重锤捶在了姜宪的胸口,让她脸色发白。

  王瓒一直注意着姜宪的神色。

  他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暗着急,偏生又不能明目张胆地安抚她,只好焦急地咳嗽了数声。

  姜宪没什么反应。

  王瓒急得不得了,草草地应付了刘清明几句,起身就要走:“……午膳之前得赶回去。宫里还等着我们交差。”

  刘清明忙起身送他们。

  姜宪这才被惊动,强打起精神来,跟着王瓒出了门。

  门外艳阳高照,一丛竹林从浣衣局的粉墙内探出头来,青翠欲滴。

  姜宪有片刻的恍然。

  王瓒看着点头哈腰恭送他们的刘清明,小声地提点她:“快走,有什么事回宫再说。”

  姜宪点了点头,由王瓒扶着上了马车。

  刘清明看着一愣。

  王瓒已经回头和他辞行。

  刘清明立刻堆着笑和他辞别,目送王瓒的马车离开,心里却忍不住嘀咕:不知道和王大人来的那个小太监是谁?王大人一个正六品的太监居然扶个无品阶的小太监上马车,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或者,那小太监不是内侍而是宫女?

  洗衣局在宫外,和宫里的消息脱节,有很多事情都不太清楚。说起来,有好也有坏。好是纷争少,常有贵人光顾,帮着贵人做些私密的事,让他多多少少有了些人脉。不好是被困在了这里,升迁无望……

  他摇了摇头,不再多想,转身回了浣衣局。

  李谦坐在马车上,把车帘撩了道缝朝外望。

  王瓒和嘉南郡主居然扮了太监悄悄出宫来了浣衣局。

  内宫的宫女、女官、嫔妃甚至是犯官的家眷被没籍发配的浣衣局。

  难道他们是来探望谁的?

  可这几十年,没有听说哪位嫔妃或是犯官的家眷被没籍发配浣衣局的啊!

  李谦笑了笑,吩咐卫属:“我们也快点赶回宫去。”

  卫属应声,抖了抖缰绳。

  马车缓缓地朝着禁宫去。

  李谦道:“等会你让林云来见我。”

  卫属谨声应诺。

  李谦跟着王瓒和姜宪的身后进了禁宫。

  离午膳还有半个时辰。

  李谦不由暗暗点头。

  掐着点回来的。

  看来这个亲恩伯世子爷并不是像京城里的那些官宦之后所说的那样碌碌无为!

  而此时的王瓒已和姜宪回了御花园。

  他耐心地等姜宪换了衣饰,打扮好了这才把她拉到了一旁道:“你跟我说实话,那个萧容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会像掉进了冰窟窿似的,整个人煞白煞白的,是不是那个萧容娘曾经得罪过你?不对,那萧容娘进宫就在浣衣局里,她怎么有机会见到你……要不就是她家里的人得罪了你……”

  “没有的事!”姜宪打断了王瓒的猜测。

  她从再世为人的喜悦中平静下来的时候就决定了这辈子要和赵翌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至于两人婚约,在别人看来她大伯父立了这么大一份功劳,她和赵翌的婚事既是姜家的投名状,也是赵翌对臣子、世家的恩宠,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什么变化的,她有了上一辈子的记忆,也没信心让家里的人站在她这边。

  但这会儿,她却迷茫得厉害。

  萧容娘还是那个萧容娘,却没有怀孕。

  那赵玺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以赵翌的性子,赵玺肯定是他的亲生儿子。皇家子嗣,特别是皇帝的儿子,上玉牒是有一整套程序的,由宗人府和礼部管着。就算是赵翌,也不可能随便一指,就把个孩子记在他名下的。

  如果这个孩子的母亲不能见人,在瞒着太皇太后,瞒着姜宪的情况下,这个孩子还有了皇宗玉牒,赵翌一个皇位还没有坐稳的小皇帝,得费多大的功夫。而以她对赵翌的了解,赵翌向来不是个有耐性的人,有爱心的人,他这样煞费苦心,对赵玺的母亲得有多敬爱才可能做得到。

  她想到了管理宗人府的简王。

  简王是因为曹太后谋害皇家子嗣才会反对曹太后垂帘听政的。

  这件事,会不会也得到了简王的支持?

  但简王应该明白才是。赵翌还没有成亲,就有了庶长子,这个庶长子会非常的麻烦,甚至会危及到大统继承。辽王就是很典型的例子。简王不应该这么糊涂才是。

  姜宪怎么想都觉得这件事不对劲。

  自她重生,她没有改变任何一件事,怎么赵玺就成了身世不明的孩子?

  前世的记忆怎么就出了差错?

  这一世到底有没有赵玺?

  如果有赵玺这个人,他到底是谁生的?又怎么会生下来?

  如果没有赵玺这个人,那曹太后还会被围困在万寿山吗?赵翌还会亲政吗?她嫁给了赵翌,赵翌还会冷落她吗?她重生之后的计划还会顺利地进行吗?

  姜宪想到了李谦。

  前世两个人明明没有任何交集,这一世却突然提前认识了。

  或者,这只是黄粱一梦!

  就算是黄粱一梦,谁又是真?谁又是假?她的努力是让亲人摆脱前世的命运?还是让她的亲人陷入更大的危机甚至是断送了性命呢?

  而她所依仗的,不过是前世经历。

  如果这些经历是错的呢?

  姜宪陷入深深的恐惧中。

  她突然发起烧来。

  ※

  亲们,今天的加更。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