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隐湍

慕南枝 +A -A

  送信给北定侯夫人,然后由北定侯夫人转交给镇国公夫人,镇国公夫人突然接到这样的一封信,肯定惊恐难安,要去和镇国公商量对策,等商量好了再递帖子进宫,姜宪预计,最少也得三、五天的功夫。

  她也不急,正好趁着这个功夫把她的家底清算清算。

  前世,她一直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后来做了太后,国库入不敷出,当时的户部尚书梅城每次来给她算账的时候,她听着都很困难,后来还是曹宣私底下告诉她怎么算账,她这才懂了一些。

  想到这些,姜宪心中生悚,呆坐在了炕上。

  如果事情顺利,她今生也不用再嫁赵翌,她会在慈宁宫住到她出嫁或是太皇太后殡天。

  前世,太皇太后是在她及笄礼过后第三天去世的。

  太皇太后走的时候很平静。

  御医院的御医们说,太皇太后是老死的。

  她虽然重生了,却没有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太皇太后还是会如前世那样活不过两年了。

  姜宪捂着面无声地抽泣起来。

  外祖母最担心的就是她的婚事。

  说,王瓒是男孩子,若是娶的妻子不合心意,还可以纳个自己喜欢的妾室。她是姑娘家,若是嫁得不好,以后可怎么办?

  所以她和赵翌成亲之后,不管赵翌怎样冷落她,她在外祖母面前却是一点痕迹也不敢露的。

  她那时候不知道外祖母没几天好活了,心里还在想,这样隐忍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头。还担心在太皇太后面前露了破绽,会把外祖母给气坏了――她和赵翌的婚事,还是太皇太后搓合的,她至今还记得两人的婚事定下来之后,外祖母那满脸的欢喜之色。

  说起来,外祖母走的时候不过六十三岁。虽说人活七十古来稀,可若是外祖母能多活几年该有多好。

  姜宪想着想着,就有些坐定不安起来。

  她去了太皇太后的寝宫,腻在太皇太后身边,要和太皇太后一起睡。

  太皇太后呵呵地笑,轻轻地抚着她柔顺的头发,喊着“乖儿,已经是大姑娘了,以后嫁了人可怎么办”,吩咐着孟芳苓帮着姜宪拿套寝具过来。

  姜宪发育的有些晚,前些日子才来的小日子。

  她毕竟做过七年的摄政太后,并不羞涩谈这些事情。可想到前世这个时候的自己应该还是个小姑娘家的心态,还是和外祖母腻歪了半天,才老老实实地依偎着太皇太后歇了。

  或者是回到了小时候歇息的地方,姜宪睡得有些沉,醒来的时候室内已是大亮,太皇太后睡过的地方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

  她有些惊讶,但被褥间暖烘烘的舒适却让她慵懒地不想起床。

  姜宪把自己裹成了一个茧。

  外面传来太皇太妃的声音:“……说是王德海怂恿着,把拜寿的寿堂定在了万寿山的佛香阁,难道她还要扮成王母观世音菩萨不成?她也太过份了?就不怕老天爷报应?”

  “别管这些事了。”太皇太后不以为意地道,“反正那天我们不去,随她怎么折腾去吧!”

  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都是长辈,而且还是孀居之人,按理说,是不可能去给曹太后拜寿的,可曹太后现在在朝野内外一手遮天,太皇太后虽然不惧她,太皇太妃却没有太皇太后的底气,但她向来以太皇太后马首是瞻,太皇太后不去,她自然也不会去。

  姜宪听着,却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从前太皇太后不会这么不讲情面的,纵然再不喜曹太后,也不会这样直白地说出来。

  可见所事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只等一个结果――如果曹太后能被拘禁,她的喜好已不足为惧;如果失败,等待太皇太后等人的是无情的打压,就算是求饶,曹太后也不可能放过她们。

  姜宪在床上发了会呆,这才����地起床。

  守在旁边的宫女立刻上前服侍。

  百结悄声走了进来,在姜宪耳边低声道:“郡主,世子打发了人过来,说在御花园后面等您。”

  姜宪精神振作。

  猜着可能是萧容娘的事有了着落。

  她匆匆地喝了口粥,在太皇太后面前撒了半天的娇:“我想去找阿瓒表哥玩一会。”

  太皇太后不准,道:“他在当值,你找去了算什么?你这几天懒懒散散的,一页经书都没有抄,今天下午给我好好地抄几页经书才是正经。”

  姜宪嘟了嘴,在太皇太后身边拱来拱去。

  太皇太后没有办法,只好应了:“可不许到处乱走,找到了阿瓒,就和他一起来慈宁宫,在这里用午膳。”

  姜宪大喜,笑盈盈地走了。

  王瓒独自一人在御花园的降雪轩等她,穿了件六品太监衣饰,手里提着个毡包。

  姜宪乍看一眼没认出来,认出来后吓了一大跳。

  王瓒则朝着她使眼色,让她把身边服侍的宫女遣了出去,把手中的毡包递给了她,道:“这里面有件小太监的衣饰,你等会让百结帮你换了,我们扮成宫里的内侍,悄悄地去浣衣局。”

  这个点子好。

  只是浣衣局在宫外,德胜门附近……

  姜宪道:“外祖母让我们回慈宁宫用午膳……”

  “放心!”王瓒笑道,“我在神武门外安排了马车。”

  姜宪眯了眼睛笑,叫了百结进来,换了衣服,让百结带着随身的宫女等在这里:“都不许出去,若是露了馅,就说我和世子爷玩去了,你们不知道我们在哪里,明白了吗?”

  百结连连点头,心里却担忧不已,怕姜宪中午还不能回来,她们这些随从要挨板子。

  姜宪的心却早已飞到了宫外,她跟着王瓒急步穿过顺贞门,到了神武门。

  王瓒拿出了令牌。

  姜宪瞟了一眼。

  居然是坤宁宫王德海的令牌。

  她不由抿了嘴笑。

  阿瓒真是太贴心了。

  若是他们的事被太皇太后或是曹太后知道了责怪下来,王德海也要跟着喝一壶。

  她心情大好。

  神武门当值的侍卫见了王德海的令牌却神色大变,低声道着:“世子,您这是……”

  显然是认出了王瓒。

  姜宪心中一惊。

  谁知道王瓒却像没事人一样,对着当值的那个侍卫眨了眨眼睛,笑道:“奉了王公公之命,出宫去办点事。”

  那侍卫满脸纠结。

  王瓒脸色一板,道:“怎么?还要请王公公过来确认确认不成?”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