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暗流

慕南枝 +A -A

  李长青一直想弄清楚皇上、皇太后、太皇太后、镇国公镇之间到底有哪些恩怨,是否能在共同的利益之下暂时结盟,这关系到李家站在朝廷上的立场――皇上最终还是要亲政的,他们目前虽然要仰仗曹太后,可也不想变成曹太后手里的一把剑,飞乌尽,良弓藏。

  这原是他们来京城之前就定下来的事,父亲打听嘉南郡主,多半是想通过嘉南郡主窥视这几家的关系。

  李谦心里明白,可被父亲这样大咧咧地问出来,还当着柳篱和王怀寅的面,他心里莫名地觉得有些不舒服。

  “不过是偶尔在御花园遇到了,”李谦下意识地不想多说,道,“一群宫女嬷嬷内侍跟着,能说什么?更谈不上搭话了。”

  李长青闻言也觉得自己太急切了些,叹道:“我这是在严华年那里受了气,想着从哪里扳回一局才好。”

  李谦不愿意谈这些,道:“父亲,过了这个月各地的寿礼就应该送进来了,我们的寿礼准备得怎样了?再就是和白家的亲事,我看还是放一放的好。虽说皇上亲太皇太后,白家大小姐又是在慈宁宫长大的,可有些事往往出乎人意料之外,别做了曹太后手里的棋子才好――曹太后倒是可以随时换人,于我们李家却生死攸关。”

  李长青何尝不知?

  他不禁叹道:“我们家还是根基太浅了。”

  李谦安慰父亲:“这路总是一步步的走。”

  李长青点头,和王怀寅等人议起寿礼的事来。

  李谦在旁边听着,有些心不在焉。

  嘉南郡主到底找王瓒干什么呢?

  送走了李长青等人,已是暮色四野,他静静地坐在无人的书房里,沉默了良久,吩咐冰河:“你去叫了林云来。”

  林云是他的长随,练了一身好武艺,管着他身边的三十来个护卫。

  这些护卫全都效忠他个人。

  冰河应声而去。

  ※

  慈宁宫里。

  姜宪把李谦带来的红豆饼随手放在了临窗大炕的炕几上,笑着调侃白愫:“咯,你要的红豆饼!”

  白愫讶然,道:“曹宣过来了?”

  “不是曹宣。”姜宪道,“是李谦带来的。曹宣让李谦带过来的。”

  她心情有些烦躁。

  前世她第一次见到李谦的时候是她垂帘听政,做了太后,为了巩固皇权,不管是远在云贵还是近在蓟州的总兵都要求进京述职。

  他那个时候是大同总兵。

  第一次见她就敢大咧咧地朝着她看。

  那个时候她就记住了他。

  怎么重生回来,这个人就开始隔三岔五地在自己面前晃呢?

  姜宪抿了抿嘴。

  要不是曹太后马上就要被围困了,她不想因为自己而横生支节,早就收拾他了。

  不过,李家要是真投靠了曹太后,不用自己动手,赵翌也会收拾他们吧?

  她在心里冷笑,拉了白愫说悄悄话:“你能不能想办法给我大伯母送个信,我有要紧的事,最好这两天能出宫一趟。”

  太皇太后抚养她长大,对她爱若珍宝,姜家来接她出府,太皇太后虽然不会阻止,可心里却隐隐地害怕再失去这个外孙女。若是她回姜家之后欢天喜地地说起自己的大伯母秦氏对自己如何的好,自己在姜家玩得如何高兴,太皇太后就暗暗不喜,怕她更喜欢镇国公府,怕呆在慈宁宫里觉得规矩在,不自在,想回姜家去。

  姜宪很小的时候就微妙地觉察到了外祖母的这种情绪。

  之后她再回姜家,提起镇国公府的人就变得淡淡的了,更不要说主动提出回镇国公)府去看看了――太皇太后知道了,会很伤心的。

  白愫自然也是知道的。

  她闻言立刻紧张起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姜宪笑道,“我有些担心太后娘娘会借着寿诞的事向姜家发难。想回去提醒提醒我伯父。”

  有些事,她并不准备告诉白愫。

  白愫现在没有能力帮她,甚至一不小心还把白愫拖下了水。

  她希望白愫这辈子都平安喜乐,再也不要因为自己的缘故受任何的伤害。

  就如同前世白愫曾经像姐姐那样拼尽全力地庇护着她,她也会拼尽全力地庇护着白愫。

  换她做姐姐。

  白愫松了口气,有些苦恼地道:“曹太后到底准备干什么?你都不知道,现在大家提起她来都噤若寒蝉,一会死这个,一会死那个的。你看看贵妃生的几位皇子……”

  姜宪重重地咳了几声,示意白愫不要再说了。

  现在掌管宗人府的是她外祖父孝宗皇帝的胞弟,太皇太后的小叔子,也是先帝的叔父,赵翌的叔祖父,简王赵政。他受几代皇帝的尊宠,虽从不干涉朝政,手中的权限却很大。当年曹太后就是得了他的青睐,最终能够垂帘听政的。

  可最终也是因为得到了他的支持,赵翌才敢下决心围困万寿山的。

  而且在做了这些事之后,他依旧隐居简王府,只管着宗人府的那些事。

  当年她不明白,以为简王是看中了赵翌雄才大略,想拱赵翌上位。后来她自己摄政,好好地教养着赵玺,简王每次见她都露出赞赏的目光,说她不愧是太皇太后教养出来的,她这才后知后觉地知道,简王之所以帮赵翌,并不是因为赵翌有什么能耐,而是不想让曹太后再伤及赵氏的子孙,让曹太后变成第二个吕雉而已。

  可怜她还以为赵翌有治国的才能……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那时候脑子里全是水。

  白愫得了姜宪暗示,就和姜宪说起出宫的事来:“你写封信,我让柳信悄悄地带给我母亲,让我母亲转交给镇国公夫人。”

  姜家来接姜宪回去,和姜宪自己主动要回去是两回事,太皇太后不会拦着。

  毕竟她年事已高,姜宪以后还是要靠镇国公府的。

  姜宪去写了信,封了漆红,交给了白愫。

  白愫想了想,把炕几上的红豆饼交给了柳眉,道:“若是有人问起,就说太皇太后她老人家赏了我两盒点心,我吃着好吃,母亲大病初愈,请她也尝尝。”

  柳眉拿着点心退了下去。

  姜宪忍不住笑了起来,道:“真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欺上不瞒下的手段。”

  不然前世白愫也不会在宫里混得如鱼得水了。

  自己是不是有些小瞧了她。

  白愫不以为意,笑道:“是这两盒红豆饼来得太及时了。”

  说完,两人想到这红豆饼的来历,不约而同地都大笑起来。

  ※

  亲,今天的更新。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