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回信

慕南枝 +A -A

  白愫也嘻嘻地笑:“我怎么知道太后娘娘什么时候赏过你红豆饼?你爱不爱吃……”

  姜宪听着,笑容就慢慢地淡了下来。

  是啊!

  曹太后什么时候赏过她红豆饼,她又什么时候喜欢吃红豆饼了。

  这宫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又说得清楚。所有的事,所有的话,不过是因需要而存在罢了,谁去管你真假。

  这么一想,姜宪就有些气馁。

  白愫和姜宪想到一块去了,一时间也不想说话,情绪低落,道:“那个李谦,在坤宁宫当差。”

  姜宪已经知道了。

  不知道这一世李谦逃不逃得脱命运的摆布?

  自己这样汲汲营营又能为哪般?

  突然间,她连打击报复李谦的心都淡了几分。

  两人静静地倚在临窗的大炕上,神色间都有几分落寞。

  寂静中,百结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低声禀着:“郡主,恩亲伯世子爷找了人过来传话,问您下午有空没有?能不能在御花园里那株古柏树下见个面?他有话跟您说。”

  难道是有了萧容娘的消息?

  姜宪顿时精神一振,坐起身来吩咐百结:“我下午有空。你去回了世子爷,下午就在那里见面。然后给来送信的赏几个银锞子。”

  百结笑着应“是”,退了下去。

  白愫瞅着姜宪直笑,拉长了声音道:“保-宁-这-是-要-去-见-表-哥-啊!”

  姜宪才不想惹她笑,不以为意地挑了挑眉,道:“你就别惦记着我表哥了,外祖母一心一意想让王家做个闲散的富贵人家,像你我这种在宫里长大的,太惹眼,不适应王家。”

  不然外祖母怎么就没有想到把她嫁给阿瓒表哥呢!

  阿瓒表哥明明英俊又温柔,体贴又真诚……

  姜宪摇了摇头,忙把这个念头甩到了脑后,开始准备下午去见王瓒要穿的首饰和衣裳。

  白愫看着她打扮,半晌才道:“保宁,我觉得曹宣不喜欢我。”

  “那你还喜欢他吗?”姜宪拿了件桃红色四柿暗纹遍地金的褙子在身上比划着。

  白愫想到那张灼灼如锦霞脸,不由声音低沉道:“喜欢……”

  “那不就行了!”姜宪左手拿一条杭白娟挑线裙子,右手拿一条油绿色镶绣粉色玉兰花的八幅湘裙问她,“哪条好看?”

  白愫随手指了指白色的挑线裙子:“御花园多是绿色的树,不如穿白色。”

  姜宪却选了油绿色的八幅湘裙。

  白愫气得不得了,道:“你选好了还问我?”

  “这不是没事干吗?”姜宪不以为然地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找个琴师什么的进宫来给我们教教弹琴,不然琵琶也好,还可以打着这名号听听小曲什么的,每天抄佛经,抄得都烦死了。”

  白愫眼睛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道:“你什么时候……嗯……有这爱好?”

  做垂帘听政的皇太后的时候。

  姜宪在心里道。

  深宫寂寞,不找点事做,怎么熬得下去?

  她想想上辈子,真是不值得。

  但等姜宪见到王瓒的时候,又高兴起来。

  王瓒给她悄悄地带了两块姑嫂庙的玫瑰糕,怕人发现,揣在怀里,拿出来的时候还热着。

  姜宪冲着他甜甜地笑,躲在海棠树下吃糕点。

  王瓒站在她面前挡着她,还不停地叮嘱她:“你慢点吃,有人来了你就把米糕往我怀里塞,说是我吃的就行了。你肠胃不好,只能吃一块,剩下的那块带回去给掌珠吃。她总是照顾你,你有了好东西,你也记得给她尝尝,这样的姐妹日子才能长久。”

  姜宪闻言软糯糯地笑,道:“阿瓒表哥,你也坐下来呗!不会有来过来的,我让百结和情客站在外面呢!你这样站着,我要仰着头跟你说话,脖子好酸。”

  王瓒四处看了看,发现还真没有什么人经过,就坐在了旁边的大石头上。

  喜欢姑嫂庙的玫瑰糕,那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

  后来最喜欢的是姑嫂庙里的白云糕,用米粉做的,只加了霜糖,只有淡淡的甜味,不像玫瑰糕,揉了玫瑰花瓣和浆糖进去,色泽艳丽,滋味甜腻。

  姜宪把没有吃完的玫瑰糕包了起来,道:“阿瓒表哥,你找到萧容娘了?”

  王瓒点头,目光却落在了姜宪手里的半块玫瑰糕上,道:“不好吃吗?”

  姜宪急急地道:“不是,我带回去和白愫一块吃。那萧容娘如今在哪里当值?她……现在是个什么模样?”

  王瓒不疑有它,笑道:“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又瘦又小,在浣衣局当差,听那边的小太监说,人很老实本份,叫往东不敢往西,叫往西不敢往东,几个管事的嬷嬷都挺喜欢她的……”

  “你没有找错人吧?”姜宪愕然。

  萧容娘的确瘦瘦小小的,可在最低等的浣衣局当值,而且还在赵玺应该已经出了怀的时候……这不可能啊!

  “应该没有找错。”王瓒不解地道,“我查过了,整个紫禁城五千四百六十六名宫女,一千八百九十四名女官,叫萧容娘的有三个,一个三十岁,在珍宝阁当差,是个四品女官;一个四十四岁,在内织染局当差,另一个就是我刚才说的萧容娘了,只有她的年纪和你说的相当……”

  姜宪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蜘蛛里了,明明看到虫子,却越挣扎陷得越深,越看不到那个虫子在哪里,更不要说捕获它了。

  “阿瓒表哥,你帮我安排安排,我要去见见这个萧容娘。”她当机立断地道。

  前世,她不知道多少次在赵玺住的养心殿里见到萧容娘。

  她就是模样和那时相差甚远,姜宪觉得自己也能把她认出来。

  王瓒担忧起来,道:“你到底找这个萧容娘做什么?你去浣衣局,就算是瞒过了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又怎么瞒得过宫里的人?”

  姜宪不怕宫里的人知道。

  她怕赵翌知道。

  前世,不管是曹太后还是太皇太后,阖宫这么多人都没有发现萧容娘和赵玺,可见赵翌把她们保护得有多好了。

  她怀疑浣衣局里的那个萧容娘根本就不是赵玺的生母,赵玺生母被赵翌养在了外面。

  不见上一面,她难以安心,也没有办法继续查下去。

  姜宪紧紧地咬着唇。

  王瓒叹气,妥协道:“那好吧!这件事我去安排。”

  姜宪颔首。

  有人笑声爽朗地朝着他们打招呼:“嘉南郡主,恩亲伯世子,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们俩位!”

  ※

  亲们,关于那个州县的数目,少了个百数位,已经改过来了。

  谢谢蝶舞づ天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