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送饼

慕南枝 +A -A

  曹宣的表情顿时有些僵硬。

  满朝文武谁不知道曹太后想为他求娶姜宪。

  禁宫内外又有谁不知道姜宪从来都不屑搭理他。

  他觉得自己在功勋世家的眼里就是个笑话。

  可他又不敢不从――他这个国公爷因姻亲而封,三代而终。镇国公府却是开国十大国公府之一。赵氏王朝二百二十三年的历史,十大国公府或被夺爵,或战死沙场,或因嫡庶之争绝嗣,或因子孙后代平庸落魄,只有镇国公府,子嗣虽不旺盛,却代有名将出世,始终掌管着五军都督府的一军。远的不说,就说现任的镇国公镇姜镇元,他只有一个儿子姜律,人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却在十五岁的时候就能拉二石弓,去年大同被鞑子进犯,他更是领了三军骑军围剿了鞑子一万人马……这样的人家,谁不想攀扯?

  而他们曹家不过出了一位太后而已。

  这位太后还和镇国公府二爷的岳母,也就是姜宪的外祖母太皇太后不合。

  曹宣每每想起这错综复杂的关系就觉得头痛。

  偏偏曹太后不信邪,觉得人定胜天,非要他把姜宪哄到手不可。

  如果她姑母发现他在姜宪的婚事上敷衍她,不让他一无所有也可让他脱层皮。

  他不想摸虎须。

  想到这些,曹宣皮笑肉不笑地朝李谦望去。

  哪壶不开提哪壶,明明知道他搞不定嘉南郡主还说这样的话,这个李谦,是在嘲讽他吧?

  李谦睁大了眼睛,表情显得迷茫而困惑,好像不知道曹宣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曹宣有一瞬间的犹豫。

  李家是土匪出身,招安之后又被曹太后把人员分散,把李长青和几个家将调去了福建,密令靖安侯暗中监管。这次要不是李家走通了王德海的路子,大同总兵去年又被鞑子射杀,手中暂时没有制衡姜镇元的大军,怎么会让李氏父子走出福建一步。李家没有听到官场上的这些传闻也有可能。

  他想到这些日子同李谦交往,李谦坦荡而又侠义的性子……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多疑了!

  接道理,他们李家正是要巴结奉承他的时候,李谦又是个颇知进退就是不相干的人也不会让人难堪的人,怎么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才是。

  曹宣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的婚事还得从长计议!”

  李家在山西当土匪的时候闹得有些凶,五府十六州七十八县李家就占了三府十一州一百二十九县。要不是李长青的军师伏玉先生说赵氏王朝气数未尽,李长青早就西进攻进了西安府。这也是为什么朝廷来招安的时候,李家立刻就降了的原因之一。

  只是李家没有想到曹太后这么厉害,把李家军调到了人生地不熟的福建。

  然后被靖海侯压得死死的。

  这次曹太后召李家进京,对李家来说是他们努力又努力的结果,自然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伏玉先生的亲传弟子怀寅先生早在半年前就进了京,这京城门阀之间的事虽然不敢说知道,可这明面上的东西却摸了个清清楚楚,不然一不小心得罪了个人,拉关系没有拉成反而结了个仇家,那可就麻烦了。

  说不定还会因为小小的一件事而惹来覆家之祸。

  像曹太后想让曹宪娶嘉南郡主这样的事李谦又怎么不知道呢?

  他只是想让曹宣闭嘴而已。

  李谦的目的达到了,也笑着给曹宣递梯子:“承恩公,那我们现在就回坤宁宫去吗?我已经当完值了,明天下午才进宫,我陪你去坤宁宫吧!”

  曹宣果然不再提这件事。

  他闻言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我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给太后娘娘送过红豆饼了,你让我去问谁?”

  李谦讶然,心中暗生几分不悦。

  他之前见曹宣对嘉南郡主那么恭敬,还以为曹宣对姜宪求而不得,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可那姜宪毕竟是郡主,又没什么地方得罪曹宣的,曹宣私底下这样的说她,也未免太不敬重了。

  李谦道:“那你不去给嘉南郡主送红豆饼了吗?”他的声音比刚才显得低沉。

  曹宣正为这件事苦恼,没有注意到李谦的不同,而是不耐烦地道:“那清蕙乡君就是嘉南郡主的出声筒,她既然来传了话,也就是嘉南郡主的意思了。不去送肯定不行的……”

  曹太后要是知道他竟然拒绝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献殷勤的机会,肯定会把他叫去狠狠地收拾一顿的。

  他顿了顿,道:“可让我给她们满大街地找红豆饼那也是不可能的……随随便便应付一下就行了……”说到这里,他拍了拍李谦的肩膀,兴致勃勃地道,“你等会陪我一起出宫吧!我们去南铜鼓巷去逛逛,那里的小吃多,我们看着就买点送进宫好了。万一没看到,就让家里的厨子做几匣子,还可以向我姑母告个假。她要是知道我为这件事提前下了衙,说不定还会赏我两个零花钱使使!”

  李谦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但又很快舒展开来,眼睛微闪,笑道:“承恩公有命,怎敢不从!”

  两人笑着出了宫。

  白愫已经回到了西三所,重新净面梳头换了件衣裳去了东三所。

  四五个宫女或端着铜盆或捧着喷水壶正围着姜宪身边,姜宪则拿着块杭白绢素色帕子给盆刚刚结蕾的兰花擦着叶子。

  见白愫进来,她将手中的帕子丢在了水盆里,笑道:“回来了!”

  白愫点头。

  宫女已托了装着温热清水的铜盆到姜宪的手边。

  姜宪一面洗着手,一面笑道:“你可有什么话跟我说。”

  白愫笑道:“你请我喝茶,我就告诉你。”说着,接过旁边宫女手中的棉巾递给了姜宪。

  姜宪擦了擦手,吩咐身边服侍的:“这盆兰花这两天就应该要开花了,你们小心照应着。开了花,就送去太皇太后那里。”

  宫女纷纷屈膝应是。

  百结取了剔红海棠花托盘托上的香膏帮姜宪抹手。

  “你不告诉我也可以。”姜宪笑睨着白愫道,“等到承恩公进来给你送红豆饼的时候,我再问承恩公好了。”

  “保宁!”白愫伸手就去挠姜宪的胳肢窝,“你又让人偷听我说话。”

  姜宪嘻笑着朝一旁躲:“我就是想知道太后娘娘什么时候赏过我红豆饼?我什么时候突然喜欢吃红豆饼了?”

  ※

  亲们,今天的加更!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