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委托

慕南枝 +A -A

  御花园里。

  姜宪让随行的宫女内侍留在了御花园那株树冠如伞的老槐树下,自己则拉着王瓒往花园深处去。

  王瓒开始还顺着她,后来见离那株老槐树越来越远,那群宫女内侍也看不清楚面孔了,就开始拽姜宪了:“已经够远了,我们就是大声嚷嚷他们也听不清楚了。你有什么事快说……免得碰到了其他宫里的人。”

  他说这话是有原因的。

  有一次王瓒和姜宪躲在御花园的芭蕉树下吃青团,被从前服侍曹太后的大太监王德全看见了,等到曹太后去给太皇太后请安的时候,王德全就阴阳怪气地道着:“阿瓒公子年纪也不小了,后宫里住的不是孀居的嫔妃就是年纪相当郡主、乡君,还是避些嫌好!”

  太皇太后气得不得了,立刻叫了侍卫进来,把王德全杖责了三十大板,硬生生地把他打废了,王德海这才有机会冒了出来,顶替了王德全的位置,做了曹太后身边最体己的大太监。

  王瓒之后就不怎么进宫了。

  姜宪也因此开始厌恶坤宁宫的人。

  “我想让你帮我打听个人。”她知道王瓒有心结,不想让王瓒为难,放开了王瓒,在冬青树旁站定,道,“我原以为她不是坤宁宫那边的宫女或是女官就应该在乾清宫当差,谁知道在这两宫都没有查到这个人。你悄悄帮把这个人给找出来。”

  王瓒闻言皱了皱眉,担忧地道:“你是不是闯了什么祸?你还是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好了。我若是没有办法帮你,自会去求镇国公的。你别担心,也别乱来。这些日子皇上正和太后娘娘置气,你别胡里胡涂地被卷了进去。”

  她不管做了什么事,王瓒从来都不曾喝斥过她。

  姜宪抿着嘴笑了半晌:“我不是小孩子,你能不能多相信我一些!”然后笑容微敛,正色地道:“我为什么要找萧容娘,现在暂时不能告诉你。你也不要多问,也不要以为她得罪了我什么的,我只是想把这个叫萧容娘的人找出来。”

  王瓒迟疑。

  姜宪只好道:“阿瓒表哥,除了你,我没人可求了。”

  王瓒只好答应。

  姜宪要他发誓:“这件事你谁也不能说,就是阿律哥哥问你,你也不能说。”

  阿律哥哥是姜宪的大堂兄姜律,和王瓒同岁,两人的关系非常好。

  王瓒笑道:“阿律去天津卫,这些日子不在京城。”

  天津卫!

  如果是前世姜宪当然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可当过太后的姜宪却知道,天津卫是离京城最近的一级卫所,直隶于后军都督府,有兵力一万六千多人,快马加鞭,不用四个时辰就可抵达京城。而他的伯父姜镇元正好是后军都督府都督,只要拿到了兵部的兵符,就可以指挥天津卫挥兵北上。

  姜宪肝儿发颤,她问王瓒:“你怎么知道阿律哥哥去了天津卫?”

  “我无意间听我父亲说的。”王瓒什么也不知道地道,“父亲叮嘱我不要告诉别人的。”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姜宪睁大了眼睛瞪着王瓒。

  王瓒面红,道:“你,你又不是别人!”

  难怪太皇太后不允许承恩伯掺和到朝廷事务中去,要挺姜家上位了。

  换成了她,她也会让承恩府一旁老实呆着去。

  她只好再次让王瓒发誓:“不管是阿律哥哥的去向还是我让你办的事,你谁都不能告诉,就算是外祖母也不能告诉!”

  王瓒很聪明,他只是话少而已。

  他立刻从姜宪的话里听出了异样的味道。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他神色严肃,还有点紧张。

  姜宪点头,道:“你别管了。既然表舅没有告诉你,你就当不知道好了。”

  王瓒脸色渐渐苍白。

  他点了点头,意简言赅地说了句“我知道,我谁也不会告诉的”。

  姜宪放下心来。

  只要是王瓒答应的事,他就一定能够做到。

  两人沉默地回了东暖阁。

  太皇太后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王瓒和神色平静的姜宪,讶然地道:“这是怎么了?出去的时候两个人还高高兴兴的,怎么一下子就晴转阴了?”

  姜宪身份显赫,不管是前世今生,她都不屑扯谎与掩饰,但她又不愿意骗太皇太后,索性把这件事丢给了王瓒:“您问阿瓒表哥!”

  太皇太后朝王瓒望去。

  王瓒嘴角翕翕,半天才道:“保宁让我谁也不准告诉。”

  儿戏般的回答,却让太皇太后哈哈大笑,对来陪她的太皇太妃道:“你看这两个猴儿,如今是谁也管不住了!”

  “瞧您说的。”太皇太妃笑着挑了个桔子,用帕子隔着剥了起来,“不是还有您这位老佛爷在吗――猴儿再厉害,逃得过如来佛的手掌心吗?您不过心痛外孙女和侄孙儿罢了!”说完,隔着帕子把剥好了的桔子一分两半,递给姜宪和王瓒,“尝尝,内务府刚刚送过来的,东江的蜜桔。”

  姜宪很喜欢这种桔子。

  她道了谢,说起了今天的贡品来:“如今已经入了秋,山东那边的枣子也应该快到了吧……”

  话题被带偏了。

  王瓒走的时候还带了两筐东江蜜桔回去。

  白愫却还惦记着姜宪的事。

  她跟着姜宪回了东三所,进门就把身边服侍的宫女内侍都遣了下去,把姜宪逼到了墙角追问她:“你到底让承恩伯世子帮你干什么?你不会是让他去帮你打听李谦在哪里当差吧?”

  姜宪逗着白愫:“你不帮我,还不让王瓒帮我,你怎么这么坏啊?”

  “你还敢说!你还敢说!”白愫挠她,“这种事你怎么好意思让我帮你办?曹宣还以为我在和他搭讪呢?”

  “向他搭讪怎么了?”姜宪撇嘴,“向他搭讪那是瞧得起他。说正经的,你到底帮不帮我问,你要是不帮我问,那我自己去问他了。要是被皇上知道我可不管。”

  白愫急起来,道:“我帮你问还不成吗?你怎么像赖皮的小狗啊!”

  姜宪只是笑。

  白愫没有办法,摇着头道着“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回了西三所。

  孟芳苓过来拜见姜宪,告诉姜宪:“太皇太后想放了丁香和藤萝出宫,请奴婢来问问郡主的意思。”

  和上一世的事重叠在了一起。

  姜宪道:“我听外祖母的。”

  孟芳苓笑着辞了姜宪。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