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决定

慕南枝 +A -A

  两天之内,白愫第三次提到曹宣。

  从前姜宪年纪小,不懂事。现在重新来过,早已学会了从细枝末节里去发现那些隐藏在表皮之下的东西。

  她慢慢地摩挲着四季平安的粉彩茶盅,很是随意的样子笑道:“曹宣不管怎样和皇帝也是嫡亲的表兄弟,他又不会谋逆,有什么好担心的?”说完,还开玩笑地道,“就算他曹宣想造反也没这资格啊!他毕竟只是外戚。恐怕皇上更担心辽王。”

  当初,辽王可是由先帝的禁卫军统领护着出的京城。一路上不知道遇到了多少土匪山贼,让听到消息的人还以为辽东遍地是反贼呢!

  白愫听着急了起来,道:“我跟你说正经的!你看今天下午皇上说的那些话。你不也觉得有些不妥当才那么回他的吗?”

  姜宪想到前世。

  她不待见曹宣,不喜欢听人说起曹宣的事,白愫也就几乎不提曹宣。

  姜宪又想到那次白愫进宫来为曹宣求情。

  她当时非常的诧异,问白愫:“你什么时候和曹宣有交情了?”

  姜宪还记得当时白愫的脸腾地一下红得好像滴血似的,说话也吞吞吐吐的:“不,不是我,是侯爷……和承恩公交好……”

  那是白愫生平第一次求她。

  她还以为白愫是脸皮太薄,不好意思。

  现在想想,以晋安侯那种趋炎附势、薄凉尖刻的性子,怎么会帮着眼看就要倒霉,而且再也没有翻身机会的曹宣呢?

  姜宪看着白愫。

  她长长的睫毛微微垂落,在眼窝处留下一片阴影,显得秀丽而温婉。

  原来白愫喜欢的是曹宣!

  有曹宣珠玉在前,那晋安侯除了出身,简直一无是处。

  白愫心里,肯定很苦吧!

  姜宪细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描绘着茶盅上那大红色宝瓶的轮廓,心里隐隐刺痛。

  “掌珠……”她一字一句地道,“曹宣是外威,他的爵位三代而终,是作不得数的。何况正如你所说,皇上因太后的缘故,以后肯定会迁怒曹宣,曹宣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的。京里略有此根基底蕴的人家都不会把自己的嫡长女嫁给他。讨不到好不说,还平白得罪了皇上。”

  白愫脸色一白,直直地朝姜宪望过来。

  眼眸中满意是惶恐和慌乱。

  “我,我没有……”

  有没有,大家心里清楚!

  姜宪抓住了白愫的手,目光真挚而诚恳。

  白愫渐渐松懈下来,眼眶里泛着水光,哽咽着喊了声“保宁”。

  姜宪心里难受极了。

  她不会让白愫嫁给晋安侯。

  她也没有办法让白愫嫁给曹宣。

  还有曹宣。

  他的处境太艰难了。

  她原想等曹太后的事落定了,向伯父求情,把曹宣流放到岭南去。

  以曹宣的本事,只要不死,总能挣扎出一条活路来。

  可和白愫成亲不行。

  皇上绝对不会让曹宣娶白愫这样一个高门显赫的妻子。

  北定侯府也不敢把女儿嫁给曹宣。

  就算是想办法让白愫嫁给了曹宪,他们以后的日子怎么办?

  前世赵翌只活了三年,没有人出面帮着说项的曹宣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今生没有了她这个皇后,赵翌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年。

  到时候曹宣还有命在吗?

  晚上,姜宪留白愫歇在了东三所。

  她们像小时候一样紧紧地靠在一起睡在一张床上。

  等到姜宪的呼吸变得平稳绵长之后,白愫悄声地喊着“保宁”。

  姜宪闭着眼睛佯装没有听见。

  然后白愫开始翻身。

  像烙饼似的,一会儿就翻个身。

  姜宪的眼泪就止不住涌了出来。

  爱憎会,怨别离。

  她重生一回,难道就是为了重新看一遍身边的亲朋好友是怎么痛苦煎熬的吗?

  那她重生的意义在哪里?

  还有赵翌和赵玺。

  她可以不去计较前世的那些恩怨出宫去,也可以看着奉圣夫人在京城里耀武扬威,由萧淑妃稳坐太后的保座,让赵玺登基。但做为享亲王俸禄的郡主,她每到初一、十五大朝会必进宫给太皇太后、太后、皇后请安,她能心甘情愿地拜倒在那些前世曾经伤害过她、背叛过她的人脚下吗?

  姜宪坐了起来。

  她凭什么委屈自己!

  前世她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委屈过自己。

  凭什么今生洞察了先机反而要畏畏缩缩地做人。

  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既然要闹,那就大家闹一场。

  索性再闹大一点。

  就是捅破了天,也不过是一个死字。

  她又不是没有死过!

  姜宪长长地舒了口气。

  顿时觉得自重生以来大悲大喜的心情都平静下来。

  白愫却被姜宪的猝不及防吓得差点魂飞天外,她忙跟着坐了起来,道:“你怎么了?是口渴?我来喊丁香把灯移过来,你把衣裳披上,入了秋,夜风刺骨,被吹着了可不得了。”

  她把帷帐撩了一道缝,伸出脑袋去。

  姜宪擦了擦面,满手的水。

  白愫总是这样,像她的小姐姐,和她一起睡的时候必定会睡在外面,有什么事都照顾着她。

  她哑着嗓子道:“让她们打了热水给我净个脸吧!”

  白愫这才发现姜宪脸上全是泪水。

  “你这是怎么了?”白愫着急地拉了她的手。

  “我没事。”姜宪望着帐角挂着的菊花香囊,声音沉沉地问白愫,“你想嫁给曹宣吗?”

  白愫又是一阵慌张:“没,没有。你别乱想了。惹了别人笑话。我不过只见了承恩公几面罢了……”

  “可你不说家里不同意,不说有失闺阁声誉,却只说怕别人笑话。”姜宪直白地道,“你说的这个‘别人’,是曹宣吧?你怕他不喜欢你?”

  “不是,不是。”白愫看着丁香把灯移了过来,恨不得扑上前去捂了姜宪的嘴。

  姜宪没有再提这件事,静静地让丁香和藤萝帮着净了面,重新抹了香膏,喝了几口热茶,这才重新躺了下来。

  白愫打发了屋里服侍的,放了帐子。

  一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蜡烛“噼里啪啦”地爆出几声灯花来。

  姜宪问白愫:“你觉得太后娘娘这两年会还政给皇上吗?”

  白愫摇了摇头,怅然地道:“怎么可能!”她顿了顿,压低了声音,“我这次回去听我爹说,前几天太后娘娘还杖毙了一个上书请她还政于皇上的御史……这几天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

  ※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以后正常的更新会定晚上十九点左右,加更则视情况而定,大家别等。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