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皇上

慕南枝 +A -A

  姜宪在心里嘲笑着自己,但七年的太后生涯还是让她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和平常一样微笑着和赵翌打着招呼:“这两天雨太大,做什么都没兴趣。你让人送过来的玫瑰香露我还没有用过,还不知道是否喜欢。不过,你那里若是还有香露,依旧送给我吧……”

  到时候拿了送人,做做顺水的人情。

  赵翌笑着应“好”,立刻吩咐他贴身的内侍小豆子去乾清宫拿香露。

  太皇太后看他们这么好,满脸的笑意敛都敛不住。

  赵翌就朝着姜宪和站在一旁的白愫招手,道:“我们出去玩!”

  这还是姜宪重生之后第一次见到赵翌。

  旧时两人在一起的欢声笑语顿时浮现在她的脑海,可那些因他的怠慢而让她倍受侮辱的日子和被砒霜毒死的痛苦却把这些旧时光击得粉身碎骨。

  赵翌,真是让人恶心。

  她笑着拒绝了赵翌:“外面天气太冷,我不想出去!”

  赵翌闻言目光微沉,流露出一副失望的样子。

  白愫讶然地看了姜宪一眼,好像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在这种小事上得罪赵翌。

  她眼底闪过一丝担忧,略一犹豫,上前几步,笑着给赵翌行了个福行,低声解释道:“皇上,外面又潮又冷,屋里又烧了地点,这一冷一热的,郡主怕是受不住……”

  赵翌恍然,忙道:“保宁,是我考虑不周。不过,我是真的有好玩的东西给你。”他挑着细长的丹凤眼凑到她身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透露出一副亲切无间才有的熟络。

  太皇太后眯了眯眼睛,很快又宽慰地笑了起来。

  姜宪暗暗冷哼。

  赵翌哪里是想和自己玩,分明是想让外祖母知道他对自己的好。

  她装作什么也不懂,笑道:“有什么东西非我要出去看?不能拿下出来给太皇太后……”

  她的话音未落,赵翌已像小孩子似乎的露出一副急不可待的样子,伸手就拽住了姜宪的手肘,一面拉着她往外走,一面道:“你跟我出去就是了。”

  姜宪猝不及防,被他拉着趄趄趔趔地往外门。

  白愫急急地跟了过去。

  撩了厚厚的夹板帘子,乾清宫服侍赵翌的几个大宫女和内侍都在。

  他们一个个都分左右站在门外的抄手游廊上,笑盈盈地望着他们。

  而东暖阁前的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堵上了,水积在院内,几只被缝了翅膀的绿头鸭、彩鸳鸯被放在院子里的积水里,正被雨水淋得四处乱窜,狼狈不堪。

  “好玩吧!”赵翌颇为得意地斜睇着姜宪。

  她是嘉南郡主的时候,赵翌常这样逗着她玩。她虽然觉得有些不好,却也具体得说不出哪里不好。等到她重新来过再看赵翌的举止,以小见大,这才发现赵翌的残忍――他连无少反抗他的小东西都要捉弄,更何况是人!

  “还是把它们放了吧!”姜宪笑道,“这样缝了翅膀在雨里,它们就是想划水也划不成,会很艰苦的。”

  赵翌颇有些不悦,道:“几个畜生而已……”

  白愫忙出面帮姜宪解围:“皇上,这是谁的主意?可真是新颖。”

  赵翌听着好像又高兴起来,笑道:“是娴仪的主意!她很聪明吧?”

  姜宪听到这个名字,突然想起来了。

  娴仪,是最受赵翌器重的大宫女之一。姓宋。父亲早逝,家道中落,为了养活几个弟弟妹妹进宫做了宫女。她是宫女中少能够断文识字,写着一手好字的女官。曹太后颇为欣赏她,曾想让她去坤宁宫当差却被她委婉拒绝。而且她不仅宜嗔宜怒长得十分漂亮,还心思百转聪明伶俐。

  可不知道为什么,宋娴仪没能抓上赵翌的床反而被赵翌杀了,那个平时不知道在哪个旮旯角落里躲着,畏畏缩缩像只鹌鹑一样的萧容娘却为赵翌生下了长子赵玺。

  想到这些,姜宪心中一动。

  曹太后死后,朝野哗然,宫里的气氛也很紧张,太皇太后拘着她和白愫在慈宁宫里不让她们乱走动,直到赵翌顺利登基,她的伯父进宫来和太皇太后商量她和赵翌的婚事,太皇太后私底下问她的意思,得了她的首肯,她出宫回到镇国公府待嫁,然后是冗长而繁琐三书六礼,帝后大婚……只到她做皇后,赵玺才冒了出来。

  她那时候很少走出慈宫宁,对坤宁宫和乾清宫的事都知道得不多,没有多想,以为萧容娘是曹太后给赵翌安排的教导赵翌人事的宫女,还很是大度是封了她一个美人……现在想想,赵玺是二月二日的生辰,这个时候萧容娘已经有六个月身份了吧!

  这可是赵翌的第一个孩子。

  如果这是曹太后安排的,这么大的事,太皇太后不可能不知道。

  若是太皇太后知道了,以她老人家性情,不可能不闻不问。

  想到赵玺那个小崽子,姜宪觉得她应该关心关心萧容娘才是。

  她漫不经心地对赵翌点了点头。

  有个宫女模样的少女就跳了出来,笑吟吟地道:“郡主,是皇上想着这几天下雨,怕您不好玩,殚思竭虑地想让郡主开心,让奴婢们想法子,奴婢们这才有了这主意。”

  少女粉嫩嫩的面庞像杏花,亮晶晶的眼睛像天边的星子,满满透着欣喜,让人看着就心生几分喜悦。

  姜宪想了一会才认出眼前的人是宋娴仪。

  她微微地笑,没有作声。

  宋娴仪有些紧张。

  嘉南郡主本身是个话不多的人,却很喜欢性子活泼,会说话的,她每次这样越僭的跟嘉南郡方说话,嘉南郡主都会搭上几句话,今天的嘉南郡主却有点奇怪……好像不太喜欢她的越僭似乎的。

  她心中生怯地低了头,退到了一旁。

  姜宪心里就更纳闷了。

  这么个知道察言观色的人,怎么会触犯了赵翌呢?

  而小豆子看着气氛不好,睃了赵翌一眼,二话不说挽了裤腿就跳进了积水里,道:“既然郡主想看他们乱跑乱飞,奴婢这就把它们的翅膀都放了。”

  有机敏的内侍见状跟着小豆子跳进了积水里。

  院子里顿时嘈杂起来。

  赵翌却没有管,而是拉了姜宪一旁说话:“母后今天早上下旨,让福建总兵李长青的长子李谦进宫做了三品侍卫!我听说他昨天曾经跟曹宣一起来慈宁宫拜见祖母,是吗?”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