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太后

慕南枝 +A -A

  太后曹氏是先帝的嫡妻,当今皇帝赵翌的生母。

  先帝独宠贵妃秦氏,几次流露出废后之意,受尽了先帝的羞辱和冷落,比太皇太后当年的处境还要困难。

  可她并没有像太皇太后那样忍让退后,而是得了太皇太后的庇护,和先帝虚与委蛇了十年,在秦贵妃进宫的第十一年生下了赵翌。然后母凭子贵,在先帝在世的时候凭着赵翌嫡子的名份得到了朝中重臣及宗人府宗人令的支持,逼皇帝立了赵翌做太子。

  先帝殡天之后,她不仅抱着五岁的赵翌垂帘听政做了太后,还让秦贵妃给先帝殉了葬,把秦贵妃所生的皇长子赵翊远远打发去了辽东就藩……

  如今皇帝赵翌已经十五岁了。

  男子十五而束发。

  乾纲独断的曹太后却依然住在只有皇后才有资格住的坤宁宫,即没有给赵翌选后的意思,也没有还政于赵翌的意思。

  太皇太后也因此对曹太后有些不满。

  但不满归不满,如今的曹太后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可怜兮兮的曹皇后了,太皇太后还要给娘家的兄弟留一条路,还指望着曹太后能善待姜宪,哪里还敢说什么,皇帝和太后之间的事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眼装作不知道了。

  前世的姜宪,自然能感受到外祖母的无奈,也尽量离曹太后和赵翌远一些。

  可重生后的姜宪却知道,就在今年的十月十四日,曹太后生辰的那一天,得到了她伯父镇国公姜镇元和先帝叔父简王赵政支持的小皇帝赵翌,带着三千禁卫军把曹太后做寿的昆明湖万寿山围了个水泄不通……十月十八日,曹太后还政于赵翌,十月二十五日,曹太后死于长春宫。

  享年四十七岁,谥号“孝定”。

  次年三月初十,赵翌立她为皇后,原来的宫女萧容娘因为生育有功,被立为美人。

  姜宪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她这几天忙着确认自己到底是黄粱一梦还是重生了一回,忙着和记忆力中已病逝八年的外祖母相聚,忙着分析前世的那些恩怨,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给忽略了。

  不过,就算是她记起来了又能如何?

  赵翌活脱脱就像他的生母曹太后,生性多疑狡诈,行事冷酷狠毒。他想围逼曹太后,肯定早已谋划多时,她伯父姜镇元只怕是早就上了赵翌的贼船,这个时候怂恿伯父和他拆伙,既打草惊蛇引起曹太后的怀疑,还会因为釜底抽薪遭了赵翌记恨,两边都不是人。

  而朝庙之上最忌的就是这种两边讨好的墙头草。

  乐观点想,前世赵翌至少成功了,她伯父有了从龙之功,姜家的声势也更上一层(次)楼。她要是打断了前世的格局,曹太后依旧当政,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说一千道一万,姜宪扪心自问,实际上她是觉得相比一直以来都很陌生的曹太后,和她做了三年夫妻的赵翌更好对付……

  姜宪起身欲扶外祖母。

  太皇太后却摆了摆手,慢慢地放了牌,道:“天气这么冷,还是请太后娘娘到暖阁里来说话吧!。”

  “这样好吗?”太皇太妃有些担心。

  自从曹太后当朝,秦贵妃所生的皇次子、皇三子、皇四子在这十年间死的死,残得残,疯得疯之后,宫里的人都很是忌惮曹太后,特别是像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这样还有出身功勋的世家,还有兄弟侄儿在朝中为官的。

  太皇太后冷笑。

  太皇太妃不敢再说,和姜宪一左一右搀着太皇太后去了东暖阁的次间。

  曹太后由十来个太监宫女簇拥着走了进来,笑着喊了声“母后”,并没有行礼的意思。

  太皇太后当没看见,指了身边的绣墩道:“这风大雨大的,难为你来看我。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让人传个话过来就是了,何必还亲自跟一趟。”

  语气很是客气。

  曹太后已是坐四望五的人了,或许是这几年春风得意马蹄轻,早年间深宫的忧郁在她身上已看不出一丝的影子,她瘦长的脸红光满面,满头青丝乌黑丰盈,目光炯炯有神,穿着件石青色葡萄四柿纹的褙子,戴着红宝石双福赤金耳坠,长长的掐丝珐琅镶百宝的护甲,神色严肃冷峻。

  姜宪等人上前给她行礼。

  曹太后眼角瞥也没瞥太皇太妃一眼,却朝着姜宪笑了笑,道:“有些日子没来慈宁宫了。今天正好不太忙,就过来看看。”说着,目光落在了姜宪的身上,“保宁,我怎么感觉你又长高了?”

  曹太后对姜宪一向颇为友善。

  这固然与姜宪倍爱先帝宠爱,家势显赫有关,更与她一直想把姜宪嫁给自己的侄儿承恩公曹宣有关。

  前世,姜宪对曹太后把比自己大八岁的曹宣凑成堆的做法很反感。

  曹太后进宫之前,曹家不过是个小小的四品世袭都指挥佥事而已,曹宣到了二十一岁还没有定亲,谁都知道曹太后这是想用曹宣的婚姻提高曹家的门第。

  略有点骨气的人家都不会去干这种事,想干这种事的曹太后又瞧不上眼,这一来二去的,曹太后就把主意打到了姜宪的身上。

  今生,面对曹太后别有目地的亲切,姜宪的心情却颇为微妙。

  赵翌亲政之后,她和曹宣一个是被皇上束之高阁、有名无实的皇后,一个是皇上深深厌恶、打压清理的余孽,看颇此的处境都不免生出几分同病相邻的唏嘘来,反而在曹太后死相互帮衬,默契地结成了盟友,一起熬到了赵翌死,她成了太后,曹宣成了她的股肱之臣……

  这恐怕是曹太后梦做也没有想到的吧!

  姜宪不想让人看出她和从前有什么不同,像往常那样朝着曹太后抿着嘴笑了笑。

  太皇太后是知道曹太后心思的。

  她不喜欢曹太后,也就不喜欢曹宣了,更瞧不上破落户的曹家。

  “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天天一个样子。”太皇太后应了两句,笑着转移了话题,“皇上也有几天没来我这里了,他可还好?我听刘小满说皇上这几天都吃得不香?是饭菜不合胃口吗?可叫太医去瞧了?”

  刘小满是慈宁宫的大太监,常被太皇太后派去传话。

  “前些日子积了食,不是什么大事,禁了几天食就好了。”曹太后笑着说了几句,目光又落在了姜宪的身上,道:“上次过来时喝的杏仁茶很好喝,听说是你亲手做的?”

  ※

  姐妹们,这两天慢慢地更,大家慢慢地看,觉得不错不妨放在收藏夹里。

  这才刚开始,以后肯定会越来越精彩的。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