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老实的孩子

韩娱之崛起 +A -A

  没错,今天在徐贤的倡议下,觉得平时那么辛苦的李梦龙今天就不要再动了,算是她们报答李梦龙多日的养育之恩,当然徐贤说的要比李梦龙理解的委婉了许多。

  不提少女们四人大明星的身份,单单是凭着颜值也是妥妥的惨绝人寰的大美女,被环绕在其中的李梦龙第一次理解了秀色可餐这个词汇,连和李顺圭抢饭吃的的意愿都没有了。

  “谢谢梦龙oppa这段时间的照顾,和你在一起学习到了很多以前不懂的道理,希望以后能更愉快的相处。”就在三位姐姐拿起筷子注备吃饭的时候,徐贤用她最擅长的方式成功制止了几人的行动。

  李顺圭一脸的无语,但是却又说不出忙内什么,哪天要是不这样那才不是忙内呢,于是李顺圭这个正牌的老板也不得不举起杯:“话不多说,都在酒里,干!”

  李梦龙正有些慌乱的举起杯应对着很是正经的忙内,这边李顺圭又搞了这么一出,另一片金泰妍也不忘吐槽:“你还好意思说,连瓶啤酒都没有?你从良了?”

  强行忍着画风一变再变,李梦龙快速和几个人挨个碰了碰被子,以他的了解对话再进行下去就要像另一个方向发展了。

  “切,这不是李梦龙刚刚过来装装淑女嘛,再说这段时间也不累。”对着金泰妍解释了一句,而后正式通知李梦龙:“咱们这该买酒了。”

  “红烧啤都要买,哈哈,我们要喝酒了。”也不知又是哪根筋搭的不对了金泰妍豪迈的喊出了口号,随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埋头吃了起来。

  “红酒,烧酒,啤酒?”李梦龙说了一句,看到没人理他也就自己吃起了饭菜,只不过想到以后回家第一件事是把喝醉的李顺圭扛到二楼,想想都头疼。

  算是初步融入到这个圈子的李梦龙,现在觉得最神奇的就是,明明几个小时前刚刚见过刘在石,但是现在对方却在电视里卖力的表演,充当着大家的下酒菜。

  不知道刘在石知道李梦龙的想法会不会杀了他,好在现在大家都笑的挺开心的,点菜的时候有李梦龙拦着,金泰妍也没有大手大脚,看到少女们都吃的差不多,李梦龙就把剩下的菜底混合到一个盘子里,拌上了饭和泡菜。

  虽然外人看起来这种行为有些落魄和凄凉,但是李梦龙真的认为带着汤的菜底才是一道菜的精华,只不过饭刚刚拌好后,一旁突兀的伸出了一个勺子。

  都不用侧头看,只是看到那花哨的美甲他就知道那是金泰妍,而吃饭的同时还不妨碍她哈哈大笑,对方也没有再吃第二次,李梦龙自己很快就清空了盘子。

  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吃完饭围着餐桌看电视似乎是少女们集体的习惯,连徐贤都不例外的安稳的坐在那里,只是苦了李梦龙,眼睛总是不自觉的就撇向那杯盘狼藉,屁股仿佛想扎了针一般总是坐不住。

  李顺圭就看着李梦龙坐立不安的在那里不停的蠕动,好笑的同时也等着他主动开口,但是李梦龙像是铁了心不打算打扰自己几人的兴致,看到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张罗了起来。

  一起刷碗、收拾,最后围着一盘果盘,这才是应有的放松的态度,感激的看了李顺圭一样,对方则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只不过综艺大家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了,时间还早,无聊之下李顺圭干脆提议大家一起打花牌吧,这种韩国特有的类似于扑克和麻将的娱乐,不会的人还真不多。

  不幸的是李梦龙就是其中的一个,这下帕尼都有鄙视李梦龙的立场了,她这个外国人能打几下的,虽然一直都是在输。

  “不记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李梦龙的一句话让气氛瞬间降了下来,心思最为直接的徐贤甚至都在埋怨自己,仿佛是在揭露着人家伤疤一般。

  李梦龙自己到时看的很开,原本自嘲的一句话没想到这几个丫头这么敏感,感动的同时他觉得也要为这个气氛负责啊:“不会花牌不是还有别的游戏嘛,让我上查查什么最火。”

  最终李梦龙在韩国,用韩国的谷歌,搜索出的最简单易玩的扑克游戏,竟然是斗地主,查都查到了,而且看着也不难,于是一场波及到半个少女时代的斗地主争霸赛就这么开始了。

  李梦龙简单的玩了几次就展现了良好的赌博技巧,简单来说他都不用刻意去记,脑子里仿佛天生有个记牌器,开怪一般,好几次在女孩们放对二报单的时候他就坏笑着掏出了一把炸弹。

  被炸的********的的少女们集体剥夺了李梦龙的参赛要求,最终的终极较量选手分别是金泰妍和帕尼、徐贤和李梦龙还有李顺圭自己,没错,李顺圭就是不需要帮助的那个强悍的女人。

  兴奋的女孩们也懒得去楼上翻找硬币,为了凑整直接一万元韩元一分,看的李梦龙在一旁牙都痒痒的厉害,对面的帕尼持牌正把牌分类的扣在地面上。

  但是你确定那四张放在一起的不是个炸弹吗?那个七张的不是个顺子?眼看着大把的钞票不断离他远去,李梦龙只能尽力的辅佐着他的主公徐贤。

  “梦龙oppa,我只有一个2,要不要出啊?”

  “这样管上的话,会剩下两张单牌的。”

  “你能小声点说吗?”李梦龙终于忍不住吼了一句,但是看到徐贤那有些落寞的眼神,还能说出什么狠话:“打的挺好的,继续加油吧。”

  虽然有着李梦龙的帮忙,但是徐贤可不是那种别人说什么她就听什么的人,严格坚守着原则的她钱包彻底输光了,还欠了李顺圭十万元,眼睛死死的盯住牌面,每一个细节她都不想错过,活生生的一个赌徒的形象。

  而那边有着金泰妍这个狗头军师,帕尼好歹也赢了一点,倒不是因为她打的好,而是忙内太烂了。

  至于一直眯着眼睛的李顺圭,那张本来就闭合不上的嘴咧的更加厉害,大板牙配上粉红的牙龈,证明她的心情真的不错。

  至于怎么赢得,李梦龙真的懒得说了,一局牌一个小王一个二到最后洗牌的时候都没有看到,难道没人感觉不对吗?就没人感觉李顺圭的牌总是多了几张吗?就没人想去李顺圭的屁股下面看看吗?

  最后李梦龙是真的想帮徐贤一把,两个炸弹下去了,手里还有个三带二,关键是那个二是两张散牌。

  正在徐贤犹豫的时候,李梦龙直接拉着忙内的手把牌扔了下去:“没了,两个炸弹加地主,每个人十二万!”这么算下来徐贤一晚上就基本上没输了。

  但是李梦龙的计划却只成功了一半,正在另外两方嘟囔着准备掏钱的时候,徐贤认真的从最后一手牌的下面拿出了那个小三:“我们是散牌,不能一起带的,oppa你是不是看错了!”

  “呵呵……”

  “哈哈……”

  除了茫然的徐贤和尴尬的李梦龙,房间里多了三具尸体,躺在地上捂住肚子抽搐的无良的骗取忙内钱财的姐姐们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