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逃不过的山药汁

韩娱之崛起 +A -A

  话说徐妈妈对于这个现在似乎莫名其妙放开些的李梦龙观感还是不错的,至少能和自己老公下几盘象棋的年轻人不多了。

  第一次听说李梦龙因该是那天小贤给自己打电话说李顺圭私人助理的事情,而那时就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稳重的看法,事情最后解决的也很是爽快。

  而女儿这几天每每和他聊天的话题都会提到李梦龙这个名字,没有男女的情愫,更多的是徐贤对另一种从未见过的人生的好好奇。

  越是了解,徐妈妈觉得越是担心,哪怕没有今天恐怕不久也要见见李梦龙的,因为他所经历的市井生活,对于自己这个好奇心旺盛的女儿吸引力太大了。

  不过今天总体见面聊天下来,感觉不错,同时觉得似乎这样一个人把另一种人生观带给小贤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否则其他人她会更加担心的。

  “梦龙啊,要再吃点水果吗?”徐妈妈温柔的笑道,只不过经过对方的提醒,李梦龙才意识到现在自己是什么状态,怎么能接着盘子吃水果呢?

  于是吃了一半的果盘还也不是,不还也不是,李梦龙手中的盘子尴尬的端在半空中,一时间房间除了徐爸爸手指敲击桌面的声音,就只剩下大家憋着笑的声音。

  好在徐豆腐没有忘记这个为他平了事的老大,英勇的站了出来为大家解围,只不过看着裤脚那几个洞,李梦龙恨不得立刻教育它一下,让它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狗血淋头!

  徐爸爸想了许久才动了一步,随即抬头看到这一幕:“梦龙随便吃,家里过年别人送来了好多水果,家里都吃不完的。”

  “对啊,梦龙oppa,我再给你榨杯山药汁吧!”徐贤也在一旁帮腔道,孰不知她心里明白今天算是把李梦龙给坑了,而且貌似坑的深度还不低。

  不过谁让今天的事情比较特殊,徐贤也只能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同时试图用些小动作获得李梦龙的原谅,分享山药汁就是第一步,这也是她为数不多拿得出手的料理。

  李梦龙看着那一扎,没错,就是夜宵摊上的啤酒的那种一扎,足足一大杯的乳白色的浓稠的液体,悄悄的闻了闻似乎没有什么异味。

  瞥了眼一脸期待模样的徐贤,连徐妈妈都好奇的看了过来,要知道自己女儿的口味她都是接受不了的。

  轻轻的抿了一口,那种微微涩口、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总之有些像变味的土豆或者红薯,反正怪怪的,但是在李梦龙这里还没有到难喝到喝不下的程度。

  除了量多了些,倒也没什么,对面的徐爸爸已经沏了杯茶,小口小口的抿着,而李梦龙就拿着这个超大的杯子也一口口的品着,连徐爸爸都指了指女儿。

  徐贤心里则是愉悦的,给李梦龙这杯可是特制的,平时给欧尼和妈妈她们榨汁,徐贤都会加些苹果和蜂蜜什么的,不过在李梦龙这里除了牛奶就没了。

  除了小贤自己,还从来没有人说过这种做法好喝,但是它却是最有有营养的,徐贤艰信着这一点。

  于是目光渐渐移到了母亲的身上,那眼神分明就透露着:人家都能喝的那么津津有味,你也应该这样的。

  在某些方面,面对固执的徐贤,连徐妈妈都要让步,于是借着给徐豆腐洗澡的借口,徐妈妈直接躲在了洗手间,只不过苦了一脸懵懂的徐豆腐。

  徐贤是不会下象棋的,但是却还是一本正经的坐在一旁,挺直腰板坐在一旁,左手边是一个小茶壶,右手边是一个榨汁机。

  虽然能有红袖添香的待遇,还是你在下棋,少女时代的徐贤在给你添着茶(山药)水(汁),不过李梦龙是真的喝不下去了,嘴里比充满苦的味道更痛苦的就是,那种平平淡淡一点味道都没有的感觉。

  而徐贤能安稳坐在这里终极原因就是两个男人下期时的谈话,对于自己的阿爸徐贤一直是充满崇敬的,作为高级知识分子又有大把闲暇时间的徐爸爸无愧于博闻强识这个称号。

  只不过无论徐爸爸聊什么,李梦龙这个看似有点愣愣的人竟然都能接的上来,不是那种一味的奉承,而是有来有往的讨论,每每更是能骚到徐爸爸的痒处。

  弄到最后象棋都不下了只是和李梦龙聊天,只不过聊天就要口渴,口渴就要喝山药汁,李梦龙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中。

  最后聊到教育制度的改革,李梦龙说实话是蒙b的,只不过仗着看的书多,这个书里拿几句,那个书里找一点,也就能凑活着聊聊,反正都是对方在说,他搭个台子就好。

  不知不觉都到了上午十点多了,毕竟是过年,下午都是要准备一大桌子菜的,所以徐妈妈已经要开始忙碌了。而得知李梦龙双亲不再后,徐妈妈自然就打算留李梦龙在这里吃饭。

  徐爸爸和徐贤自然是一万个赞同,要知道过年除了吃就是无聊,能有个聊得来的朋友聊天真是件不错的事情。

  “不了阿姨,我有家人一起过年的,他正在家里等我呢。”李梦龙说完,对方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徐贤。

  而李梦龙说话的一瞬间她就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谁,确实欧尼一个人在宿舍不太好呢,但是又有些说不出的可惜:“要不然你把欧尼接过来吧,咱们一起过年。”

  “家里都买好东西了,再说你们还要准备祭祖的,就不了,等过完初二,如果你们在家,我和她再过来。”李梦龙笑着说道。

  送走李梦龙回来后,徐贤发现家里莫名其妙的安静了许多,厨房里妈妈在忙碌,爸爸则被妈妈赶了出来,坐在那盘残棋旁回味,而徐豆腐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她不自觉的轻轻叹了口气。

  而出来后的李梦龙可是随着开闸放水,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忍不住叫了声爽,刚刚真是憋屈坏了。

  想着李顺圭外一起的早现在别在饿了,于是加快了速度,先去昨天的地方取了趟车,而回到家里后,果然李顺圭已经要在暴怒的边缘了。

  “我去送小贤了,被他妈妈留在家里吃了顿饭。”李梦龙笑着说道。

  只不过李顺圭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把他踢到了厨房,只不过看了眼钟表上那指向三点的时间,又看了看手里那条11点徐贤发过来的短信。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吧。”李顺圭如是的想到,于是尽量的调整着心情,大呼小叫的跑向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