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大写的坑

韩娱之崛起 +A -A

  “早饭呢?”徐贤还有些没理解是怎么回事。

  “诺。”把手里大号的保温瓶扬了扬:“一会回家的时候和你父母一起吃吧,现在忍一忍。”

  “这是给我父母做的?”徐贤有些惊讶。

  “不然嘞?正所谓吃人嘴短,你带着食物回家,怎么说你父母也会少说几句的,你也可以说回宿舍特地为她们注备的。”李梦龙说出来他想出的借口,简直完美的不像话。

  但是他却忽略了一旁安静的徐贤,他也只是以为她困了。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情,或者说无意间做了一个男性很加分的事情。

  如果一个男人能对女人的家人、朋友很好的话,哪怕女生不是那么喜欢他,心里也会觉得对方是一个很可靠的人。而徐贤对李梦龙自然没有男女感情,只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温暖。

  不过计划虽然完美,但是临近家门口一刹那徐贤还是难免的紧张,好在她身边还有个比她更加紧张的人。只见李梦龙做着最后的努力:“我就不上去了吧,你家里,我去干嘛啊。”

  “拜访下我父母啊,她们人很好的,不用担心。”说完徐贤迫不及待在后面推着李梦龙,丝毫不顾及在失踪了一夜后一大早晨带着一个男人返回家中时她父母会产生心情。

  李梦龙心里已经生出了各种污言碎语,但是对着徐贤还偏偏说不出来,虽然他现在能跑,只不过难道之后就不再见到徐贤了吗?失去这个可能亦或已经是他朋友的人。

  各种想法当房门打开的一瞬间统统消失,李梦龙的眼里只剩下那个刚刚走出洗手间,一只手正伸进内裤中挠痒,一脸享受还带有睡梦痕迹的中年男人。

  这种一早上上过厕所突然发现身边出现个陌生男人的那种复杂心情,设身处地想想,李梦龙都觉得恐怖。

  所以为了避免更多的误会,主要是想证明自己不是强盗小偷之类的,李梦龙瞬间五体投地,一个大礼直接扑倒在地板上:会有对着主人行大礼的强盗吗?

  而李梦龙趴下的同时,也露出了他身后的徐贤,嘴角强行扯了扯,徐贤也终于察觉到事情的发展似乎脱离了她的控制,于是也顾不得其他,直接跑到向了妈妈的房间里,而后传来了清脆的反锁声。

  两个男人至少在这一个心情都是一样的,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个女人心中至少这一刻在想着什么,这两个男人都不是很清楚。

  李梦龙抬起头对着徐爸爸尴尬的笑了笑,而徐爸爸也只能给予了回应,同时打算拉他起来,只不过李梦龙看着他刚刚掏出来的手,上面还有几根黑漆漆的毛,一时也不知道要不要接受对方的好意。

  因为不知道徐贤一会出来会怎么说,所以李梦龙只能简单的说了下昨晚的事情,当然话里话外都是我和你女儿是普通朋友,千万不要误会。

  虽然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不过作为一位有涵养的大学老师,虽然没有到教授这种备受敬仰的程度,不过教养还是没的说,所以在女儿没有出来前,他也就勉为其难的招待这位小友。

  套上裤子重新走出来后,发现李梦龙正在向一个大碗里倒着粥,一股亲切感扑面而来,要知道虽然他不至于比徐妈妈挣钱少,但是架不住徐妈妈忙啊,所以家里的伙食徐爸爸负责了很大一部分。

  在这个有些大男子主义的国度里,像徐爸爸这样的男人是不多的,冷不丁看到一个同类,心里的认同感还是有些的,同时觉得能下厨的男人至少不至于是坏人吧。

  至于是不是从饭店买的、假手于他人之类的,徐爸爸都没有怀疑,随便聊几句就把李梦龙那点底都摸得干干净净了,现在他已经认定了李梦龙的身份:女儿的朋友,同时是一个可以继续观察的男人。

  乖乖的接过徐爸爸的碗,又给他填了一碗,李梦龙做的极其自然,而徐爸爸也夹起几个咸菜递到他碗里,李梦龙受宠若惊的连忙把碗递过去,一脸的憨笑。

  于是当徐妈妈和徐贤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一幕,具体该怎么形容,至少在徐妈妈心中只冒出一个词――翁婿相合。

  “咳咳,老徐!”徐妈妈在后面咳嗽了下。

  而徐爸爸偏偏一点都不配合,直接指使着李梦龙:“梦龙啊,给你阿姨盛粥啊,傻站着干什么?”

  于是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在首尔早上六点,徐爸爸和徐妈妈穿着睡衣坐在一排,而徐贤和李梦龙则拘谨的坐在对面。

  徐贤小口的抿着粥,仿佛就打算修起了闭口禅,坚决的一句话都不说,而相较于徐爸爸的平和,徐妈妈明显就精明的过分,双眼堪比x光在李梦龙身上不停的打量。

  正当问道李梦龙的家庭时,徐贤才忍不住出言,实在是这已经是李梦龙的心里的痛了,徐贤是知道李梦龙失忆的,但是又没法和父母说,所以只能娇嗔的打断了父母的询问。

  而李梦龙也总算是有机会擦擦汗了,眼看着一锅粥吃的差不过,李梦龙觉得也是时候离开了,再呆下去他都快脱水了。

  于是正当他双腿刚刚站起来要道别的时候,徐妈妈却抢先了一步:“你徐叔叔喜欢下象棋,你陪他去下几盘吧。”

  “呃……内!”李梦龙还是乖乖的答应了下来。

  而另一边收拾碗筷的徐贤就开始被徐妈妈疯狂的审问,实在是这个场景哪怕解释了,也太容易产生误会了。

  而另一边的徐爸爸虽然不至于兴致缺缺但也没有什么兴奋的意思,和各种传说中的臭棋篓子岳父不同,徐爸爸的棋力是足以和一些专业选手抗衡的。

  所以和李梦龙下棋,只是有些大人陪小孩的打算,而李梦龙刻意输棋什么的就不要想了。

  徐妈妈自然深知自己老公是什么德行,所以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过半个小时,李梦龙估计也被虐的差不多时,她拿着切好果盘走了过来。

  李梦龙急忙起身接了过来,先递给徐爸爸,对方烦躁的挥挥手,李梦龙对着徐妈妈歉意的笑了笑,开心的捧着果盘吃了起来。

  到此时他心中竟然有了些报复的快感,和徐爸爸简单的下了一盘后他其实就知道他是下不过徐爸爸的,但是架不住他读的书多啊,杂啊,其中就有一本号称世界残棋谱的一本象棋书。

  于是凭着记忆,李梦龙开始臭不要脸的向各种残谱上靠拢,先期的失误、对子都是为了残局处理,而一开始没上心的徐爸爸自然着了道,等到看到最后的残局时才认真起来。

  徐贤换了身衣服抱着徐豆腐一起出来时,就发现了这诡异的一幕,尤其是李梦龙向她挑着眉毛吃着水果的样子让她很是不爽,凭什么难为自己的爸爸,哪怕是下棋也不行。

  如果李梦龙能得知对方的想法,一定很是委屈的反问徐贤:“那刚刚为什么她们可以难为我?”

  不过多说无益,徐贤把徐豆腐放在了地板上,轻轻的说了句上。

  徐豆腐看到那个差点害的他断子绝孙的人,加之又是自己的主场,自然毫不客气的飞奔而去:“汪汪!”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