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摊牌

韩娱之崛起 +A -A

  一件麻烦事还没解决好,李顺奎就要面对另一件了,通过李梦龙不断在自己身上打量的眼神,李顺奎知道恐怕要和他摊牌了,只是没想到这么早。

  她心里也没什么把握,猜不出李梦龙会有什么反映,毕竟一个普通人和亚洲第一女团之间的差距,简直可以从首尔一直飞到纽约那么远。

  心里潜意识里害怕继续失去一个信任的人,很是不想李梦龙也逃跑,所以李顺奎尽量做着摊牌前的前戏。

  “喝牛奶吧,这个比你刚刚买的那个好喝多了。”递给李梦龙一瓶香蕉牛奶,单单从价格就抵得住刚刚李梦龙买的,味道只是那么回事罢了。

  徐贤看到李顺奎那殷勤的模样,嘴角忍不住噙着笑,这个场景分明是组合里的成员互相做错了事情或者求成员帮忙时才有的表现,只不过李梦龙接受的很是坦然,来者不拒,连她一时间也有些搞不懂。

  给妈妈发了个平安短信,示意她不用来了,徐贤这才专心的叼着嘴里的牛奶,看着面前那个最爱撒娇的姐姐如何和李梦龙解释。

  在他面前堆了一堆吃的,也不管他想不想吃,统统的都撕开,不过看到李梦龙嘴角的调笑,有些颓然的坐在了地摊上,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想知道什么就问吧,只不过你要知道,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是怕你……”

  对方没说出来的话李梦龙心里知道,无非是怕他自卑嘛,似乎两人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啊,不过看到对方那患得患失的表情,和最近发生的事情,心里渐的柔软了下来。

  “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吧,李顺奎和徐豆腐,告诉我真名啊!”

  “我叫李顺奎,她叫徐珠贤,没人骗你。”给了他一个白眼,虽然知道现在不应该出现这种表情,而应该是那种楚楚可怜,可是李顺奎就是忍不住,明明就没有骗他好伐。

  “她的艺名叫徐贤,我的艺名是sunny。”说到这她满怀希望的看着李梦龙,可是对方可恶的没有一点反应。

  “哦,照片上那个,还真不像一个人。”李梦龙读懂了对方的心里,很是做作的说道,不过随即又补上一刀:“你不是说sunny有168吗?”

  “憋着!”都不用回头,直接对徐贤的笑下达了封杀的命令,随后恼怒的看着李梦龙,如果不是现在求着他,李顺奎一定和他拼了。

  “你不知道高跟鞋吗?穿上鞋就有168了。”仿佛是说了一件小事一般:“这些细枝末节都不重要,给你说下我们的身份。”

  “我们是亚洲第一女团少女时代,从07年出道开始就火遍全亚洲,现在正在向全球发展!”被李顺奎的话说的有些脸红,徐贤忍不住出言:“也没有那么火啦,就是普通的明星罢了。”

  “屁,咱么不火谁还敢说自己火,咱们是第一女团好不好?”

  “那咱么也没有刚刚出道就火啊,还不是到09年gee的时候!”

  “呀,是不是非要和我对着干,怎么当忙内的!”

  “……”每次这帮姐姐说不过自己就来这招,偏偏她还吃了无数次,想想心里就不是滋味。

  而作为这场对话的主要对象,李梦龙已经吸光了一半的牛奶,心思到没在两个大美女这里,而是在思考着她们的身份,很多记忆的缺失,导致他对判断女孩们口中的很多身份问题很是吃力。

  大火是有多火?亚洲第一听起来很厉害,能挣到很多钱吗?明星除了唱歌、拍电影还要干什么?

  看到二人重新回归安静,李梦龙小声的说道:“你们不是明星吗?那给唱首歌吧,我还没听过你们唱歌呢。”

  李梦龙觉得自己的要求太正常不过了,开炸鸡店的朋友会被要求请吃炸鸡,卖冰箱的朋友会被要求成本价卖冰箱,那歌手朋友自然就是表演啦。

  李顺奎经过几天的相处已经摸清了些他的套路,知道这个看似有些轻佻的要求在他眼里再正常不过,但是一想到她和小贤两个人在他面前跳着动感的舞蹈,就说不出的伪和。

  “我们团队一共有九个人呢,等哪天凑齐了再给你跳。”随便打发了这个土包子,果然对方没再说什么。

  心里想给李梦龙详细说些少女时代的事情,不过生怕说的越是详细对方越是疏离,其实像几十万的粉丝、唱一首至少上千万韩元等等才可以给李梦龙更好的比照的标准。

  不过她不想说,就这么糊里糊涂的介绍下就好了,对方能理解到什么程度就算什么程度,她反而更加在意的是这个人竟然对李顺奎和sunny是一个人没什么反映。

  “哦,你们根本就不像啊,不知道是照片太好看了,还是……”李梦龙说谎了,其实在对方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后,李梦龙就能把两个人对上了,和化妆后的相比李梦龙反而更喜欢面前这个素雅的她。

  不过男人嘛,怎么可以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还是这种关乎自己品味的问题上,所以李梦龙在李顺奎锲而不舍的询问下,依然牢牢的坚守着口风。

  徐贤子啊一旁已经看呆了,说好的介绍少女时代和摊牌呢,就这么过去了?对自己的介绍呢?为什么莫名其妙就变成了李顺奎和sunny的差异化问题。

  虽然觉得不对,但是这么吵吵闹闹似乎也挺好的,自从去年被允许大家可以回家过夜后,几乎所有少女都在首尔买了房子把家人接了过来。

  偌大的一个宿舍,只有李顺奎和帕尼两个外国人坚守着,和原意去交际的帕尼还不同,李顺奎是个彻头彻尾的死宅。

  以前还没有意识到,不过现在她却想到有多久大家没有住在一起像往日那么喧闹了,大家现在只是赶着个人的行程,每当有集体活动时才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唱过歌曲后立刻各奔东西。

  徐贤以前的理解是大家都忙,而且很是疲惫,少些交流和互动也是应该的,只不过现在她却觉得很是揪心,心里不由得暗暗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那边吵嘴的两人默契的不再提明星什么的话题,就现当成朋友相处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能走到哪步就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