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背叛

韩娱之崛起 +A -A

  把保安交代的事情从头想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遗漏,虽然李顺奎这里还有很多事情不了解,但是不妨碍他向最坏的方向打算,反正李顺奎的朋友或者同事他又不认识。

  现在的李梦龙迫切的想替李顺奎揪出那个人,于是让两人坐在沙发上,李梦龙则倚在阳台玻璃门处冷漠的问道:“崔大俊和你是什么关系!”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仿佛一股寒流从脊椎骨一路流动到了她的心口,全身都冰凉冰凉的,仿佛是找到了乱糟糟毛线的线头,从很久之前开始的所有奇怪的事情都有了一个完美的解释,尽管李顺奎不愿意这么去想。

  徐贤是知道如果事情和崔大俊有关,那么对李顺奎将造成多大的伤害,那可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啊,碍于不知道具体对方牵扯进来多少,所以她只能手抱着李顺奎的手臂,同时看向李梦龙。

  不过如果要和他解释崔大俊这个人,就要告诉他她们的身份,而且一时半会估计他还不能明白,所以试探性的问道:“你知道私人助理这个职位吗?”

  果不其然李梦龙茫然的摇摇头,这个职位对于普通人来说根本就接触不到,所以徐贤也就不打算和他详细解释,只是简单的归结道:“就是哦尼的所有人私人事情,像房子、车子还有工资什么的,很多都是他在打理,是欧尼最亲近的人。”

  在徐贤的话中,李梦龙迅速提炼出了关键词:房、车、钱包括信任都在对方的手里,这种人如果真的做了这些私通内外的事情,他也有些不敢想象。

  “现在都是猜测,只是保安在排除了所有可能后,告诉我除了你自己能拿到那个钥匙,也只有他有机会接触到,要不还是把他叫过来当面聊一聊吧,不要产生误会!”李梦龙老成持重的说道。

  李顺奎和徐贤面对这种情况也没了什么主意,更何况还是面对一个知道李顺奎和少女时代内部很多很多事情的人。

  随便编造了一个借口,李顺奎就把对方叫了过来,趁着这个空档,小贤立刻跑到洗手间给偶妈打起了电话,她迫切的需要家里人的指导。

  而李顺奎则陷入了严重的背叛感中,仿佛这个世界都快没了颜色,连愤怒都觉得没有意义,而嘴中则下意识的回答着李梦龙的各种问题。

  李梦龙虽然还没太搞清楚几人的身份,不过通过李顺奎的解释,他对于这个所谓的私人助理有了属于他自己的理解,事情在他的眼中从一场车祸下降到了刮擦的级别。

  毕竟他是带不走李顺奎的一分钱的,这个都是有合同的,所以最多就是李顺奎能不能过去自己这个坎,只要钱没事,人怎么都能挺过来的,这就是李梦龙最朴素的想法,当然一会如果李顺奎有动手的意思,他也不介意帮帮忙。

  对方没过多久就赶了过来,门也没有敲,自己按开密码就走了进来,看到一旁的李梦龙的时候有些意外,下意识的打量起他来。

  而李梦龙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不过却是想着一会打哪里比较方便,对于他的嘴脸什么的自动忽略,占用脑细胞。

  “车我已经送去店里维修了,问题不大,钱的话直接在你那里扣了。”对方把车钥匙递给李顺奎,同时直接忽略了李顺奎眼中的浓浓的怀疑,表情很是坦然。

  这时小贤也走了出来,对方看到她有些欣喜的打着招呼:“你怎么也回来了?”

  “内,你好。”哪怕对方是怀疑对象,徐贤依旧礼貌的想着对方笑了笑,同时坐在了李顺奎的一旁,紧紧的抓住对方的双手,同时余光不停看着李梦龙,想着刚刚妈妈交代的话。

  “如果你说的没错的话,这个李梦龙应该是个值得信任的孩子,今天的事情可以交给他处理,你负责保护住自己和顺奎,不要动怒就好。”说完徐妈妈还有些不放心:“我这边有个会议可能还要一个小时,随时给我发信息,我结束了立刻就过去。”

  李梦龙也没有让她失望,直接把对方递过来车钥匙的手推了回去:“什么就直接扣了,哪家店修的,报价单,还有回执,最近卡的一个月账单也顺便给拉出来吧。”

  刚刚还笑眯眯的崔大俊听到李梦龙的话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不过也没有大喊大叫,只是试图绕过李梦龙质问着李顺奎:“他是谁?这是什么意思?李顺奎,我需要一个交代!”

  “客气点好不好,有你这么对老板说话的吗?给你的钱都喂狗了。”照着对方胸口推搡了一把,另一只背在身后的手挥了挥示意二人不要说话。

  “我是她最新的私私人助理,多了一个私字就是为了和你区分开,总之我就是负责来管你的!”给了一个站的住的理由,李梦龙开始继续询问。

  “远的我也懒得说,刚刚修车一共花了多少钱,说!”李梦龙猛地喝问道,同时身体微微前倾,压迫着对方的神经。

  不过崔大俊也好歹是和李顺奎一起见过市面的,不至于被李梦龙直接逼问出来,但是当李顺奎不容置疑的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没有余地了。

  “40w是吧?”李梦龙对于那天车撞的程度是心里有数的,虽然不知道具体要多少钱,但是这笔钱感觉还是有些多:“修车店电话!”

  看到崔大俊支支吾吾的样子,李梦龙心里更加肯定,瞥了眼攥着拳头死死瞪着崔大俊一举一动的李顺奎,觉得长痛不如短痛。

  首先修车店那里回答是15w,其次银行卡最新被划走的一笔钱是50w,看到对方连最基本的遮掩都懒得做,李梦龙觉得自己是高看他了。

  不过随即崔大俊就给李梦龙上了一课,只见对方丝毫没有刚刚铁青的脸色,脸上重新挂上了刚刚来时的憨厚的笑容,一直捂着被李梦龙推过地方的手也放了下来。

  走过李梦龙身边时还可以停下来看了看他:“不要太得意,这种简单到极致的方法小学生都会,如果我存心做假账我保证你连一根毛都查不出来。”

  对于这种角色失败后的哀嚎,李梦龙觉得和街头小混混打输了后,逃跑前大叫一声:“有种你等着。”的道理是一样的,谁相信谁就是傻子,固然对方还有手段,但是他又不是没有方法:调查他行车记录仪,检查通信记录,或者直接诬陷他偷钱让警察来查。

  (其实这个梗是可以一直铺下去的,缺耐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