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不同理解

韩娱之崛起 +A -A

  经过一番很是深入的了解,李梦龙知道了面前这个古板到令人有些不适的女神叫做徐珠贤,而她的小狗叫做徐豆腐。

  虽然不知道路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好久没看到忙内这么正式介绍自己的本名了,可能和她自己的想法一样,在李梦龙面前不想成为少女时代的sunny,而是自由自在的可以自称老娘的李顺奎。

  去洗手间洗漱前李顺奎看了眼新认识的朋友,正不断试图把那个霸占他的床位的豆腐赶下去,但是这条狗仿佛成精了一般,李梦龙拨弄它它也只是挪动下位置,当李梦龙要下重手的时候这条狗就开始叫。

  而自从失忆以后天不怕地不怕的李梦龙偏偏对对面那个女神的双眼有些畏惧,仿佛被看上一眼就被洞悉了一切一般,所以只能再次扭过头和那条狗好好的沟通。

  小贤这个时候却坐在了李梦龙那个靠窗的位置,徐贤在女生中略显粗大的骨架偏偏在这里派上了用场,李梦龙调节好的桌子角度、靠墙的贴上的毯子位置、手边水杯的距离仿佛都和她无比的切合。

  这里就像是她从小到大生活过一般,这种感觉令她异常的舒服,整个人都想立刻尖叫起来,而最最令她竖起汗毛的竟然是李梦龙最后罗起的那一摞最近看的书。

  有些激动的掏出她自己的手机,打开记事本本最靠下位置的一个文档,上面陆陆续续罗列的几十本书,一本一本的对过去,竟然在这摞书里发现了百分之八十,更何况对面还有更多的是她还没有去翻找。

  虽然心里有些兴奋,不过徐贤还是理智的认为这里的书有些太多了,于是悄悄的从中间抽出一本书,粗略的翻看了下,里面尽管没有密密麻麻的笔记,但是看的出看书的人也很是认真,在最关键的地方都划出了重点,同时标注着几月几号再读。

  在她最喜欢的一个段落她竟然看到了不下几十遍的观看记录,和昨天李顺奎看到李梦龙玩游戏机时的心情差不多,她也一直在试图送李顺奎各种书籍,不顾似乎也被对方扔到了某个灰尘堆里。

  猛然间看到一个刚刚认识的陌生人能认同自己的观点,那种精神上的愉悦感简直比拆开十件快递都兴奋,比上街逛够10个小时还兴奋,比获得十个一位――就差一点。

  李梦龙觉得后背猛地变的滚烫,身体不敢大动,只是屁股小心翼翼的挪动着,尽力用宽阔的脊背遮挡着他邪恶的双手,熟睡中的徐豆腐正被李梦龙一点点的翻过身。

  关键是他的另一只手整做着ok的手型,小臂上的肌肉崩成了一条线,而食指前方一丢丢就是徐豆腐的命根子,也难为李梦龙在小不点徐豆腐腹部还找到更小的小弟弟。

  就在李梦龙以为行动被识破的时候,李顺奎恰好洗好脸走了出来,随着对方的病几乎痊愈,吃得好、睡的好,心情也好,气色一天个颜色,现在似乎有了些徐贤那健康的苹果色。

  而原本凹陷进去的腮帮也渐渐丰满了起来,黑色的头发再次变得柔顺,配上那可爱的露出的大板牙,李梦龙虽然觉得对方变得漂亮,但是总感觉在那里似乎见过这个人啊。

  不过徐贤却没让他继续思考,而是捧着一本书直接向李顺奎冲了过来,而后几乎把书页贴到了李顺奎的脸上,双眼冒着紫外线一般的替李梦龙杀菌。

  李顺奎不理会忙内的躁动,而是定睛看了看内容,第一眼就看到那杯划了无数道横线、各种重点符号标记的那句话,心里也有些见了鬼一般,同时也明白了忙内让自己看的想法。

  毕竟实在是太巧了,这简直就像是忙内的狂粉来安排一个局刻意的来讨好忙内啊,李顺奎顺着这几天所有事情的发展想了想,确定实在没有可能是演的。

  所以对忙内点点头,确认着这不是刻意的。看向这位和忙内心有灵犀的走****运的人,只见李梦龙心虚的低着头,怀中抱着徐豆腐,一只手在它背上不停的捋顺着它的毛发,但是另一只手却在下面正刻意的绷紧着。

  看到徐贤瞪大眼睛、鼻孔因为激动极具扩大,他已经做好了如果徐贤翻脸,他就立刻弹下去,好歹也不算吃亏。

  “这句话你是怎么理解的?你很喜欢这本书吗?你知不知道这是我的人生格言?”徐贤指着书上的那一行激动的问着,看到李梦龙发呆,甚至不顾平时和异性接触的原则,主动拉着他的手臂。

  睡梦中的徐豆腐正做着美梦,感觉似乎有一条温柔美丽的母狗正不断的****着它的毛发,就在小丁丁一点点站立起来的时候,大锤击打?货车压过?总之那种所有男性生物都懂的痛让它直接窜了起来。

  李梦龙看着躲在徐贤怀里瑟瑟发抖的徐豆腐,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难道告诉她是因为她拉了他的手臂,才导致的这场意外吗?

  而徐贤正在激动中,面对徐豆腐的各州讨好、卖萌也有些顾不上,只是期待着李梦龙的答案。而他现在才看到徐贤指着的那句话,确实是他看过很多遍的:善良的人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只不过似乎这句话是人家的人生格言,而在他这里却是让他警醒的一句话,每当他感觉自己善心发作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遍,而后就如一桶凉水浇到头上一般,善心什么分分钟消散。

  而且如果徐贤翻到这本书的扉页,还有李梦龙给这本书总结的精华:善良的人才是最后的胜利者,不过要能走到最后才行!

  很是冷酷无情但似乎又合情合理,归根结底就是二人经历的生活、所处的环境不同,对同一句话产生两种不同的理解,很是简单的一件事情,但是李梦龙不敢解释啊。

  看着对方那激动的模样,这句话似乎就是她的人生信条啊,李梦龙不愿、也不敢去挑战徐贤的善良,以他过往的经验善良的人发起火来才更加可怕,所以他只是憨厚的摸着后脑勺傻笑着。

  徐贤犯了一个所有人都常犯的错误,以自己对事情的理解开始自行补脑,联想到李梦龙有些艰苦的居住环境,一位隐藏在闹市区中的隐士形象慢慢勾勒出来,对方不和自己解释自然是不善言辞,亦或是感觉和刚刚见面不知道根底的女人探讨书中的哲理有些草率。

  总之李梦龙想在在徐贤心里的形象再次有拔高的趋势。

  旁观者清的李顺奎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以这几天的了解,李梦龙属于有话就说的那种人,这样吞吞吐吐的其中必有隐情,不过却懒得去问,又不是什么涉及到底线的大事。

  (求收藏、求推荐,拜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