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叫徐珠贤

韩娱之崛起 +A -A

  徐贤坐在副驾驶上看着李梦龙的表演,脱离了危险后他感觉李梦龙做的一切都好是神奇,请大家吃炸鸡就不会告诉警察了吗?

  正在不解中时车的前引擎盖猛地出现一只大手,随即李梦龙像是凭空飞过来一般直接飞过了前车窗,如果不是落地时撞到墙壁可能会更帅一些。

  坐到驾驶座位上,不知为何血慢慢热了起来,他很确定失忆后他根本就没有开过一次车,那就是以前开过来,貌似开的还不错呢。

  一只手迷恋的抚摸着真皮包裹的方向盘,眼睛根本就舍不得离开,而另一只手则伸在半空中,徐贤也不知道对方要什么,钱包不都给他了吗?

  好在徐豆腐似乎懂得为主人排忧解难,伸出舌头用力的舔了舔,关键是之后这货竟然把舌头吐了出来一副痛苦的表情,最气人的徐贤竟然还知道补刀:“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舔脏东西,下次再这样不理你了。”

  “我去――”李梦龙坚信对方是无意的,否则伤害太深了:“钥匙!”

  把钥匙递给凶巴巴的李梦龙,但是对方却更加凶恶:“我要车钥匙!”

  “不是给你了吗?”徐贤的火气也上来了,虽然救了自己,但是之前的错误难道他就不记得了嘛,这么凶!

  “还顶嘴,那你告诉我插在哪?不要告诉我钥匙孔是正方形的?”对于想和自己开玩笑的人,就要承受自己的怒火,李梦龙如是的想着。

  只不过接下来对方却没有和自己继续争辩,只是忍着笑轻轻按下了前面面板处的一键启动的按钮,同时把头扭向窗外淡淡的说道:“这车是自动感应的。”

  闹了一个大乌龙李梦龙那点重新开车的喜悦心情转瞬间就被冲的一点都不剩了,哐哐两声,前后两辆车又伤上加伤,前后的满目疮痍证明了有一辆禽兽的车对它们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不过在炸鸡的帮助下,无数的行人选择了遗忘。

  简单了绕了一个圈,把车停在了不远处,李梦龙就郁闷的走下车,原本打算大力的关车门表示不满,谁知道这个破车还有自动阻力系统,看着车门慢慢的合上,他的心又被捅了一刀。

  刀刀见血下李梦龙那颗满目疮痍的心破碎的厉害,一路上都不愿意再说话,偏偏那条死狗仿佛通灵了一般,一路上撒了欢的叫着。

  说实话养了豆腐这么久徐贤从来没听过它叫的这么开心,一时只顾着跟着开心,丝毫没有发现身后那一路的鲜血,李梦龙心里的血。

  虽然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但是其实也就是短短的半个小时都不到,两人就再次回到了李梦龙的寒舍,看到李梦龙的家里这么破败,到没有感觉看不起,只是觉得应该带些礼物过来的,不过转念间就意识到自己也没有钱了。

  小贤走进房间后就看见内衣外穿的李顺奎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翘起的脚尖很是有节奏的一点点的,伴着的节奏分明是她们的gee,而双手则捧着一本厚厚的书。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面孔,不过徐贤也知道欧尼心情不错,因为gee这首歌她们都不记得唱过多少回了,上万次了吧,所以不是特别开心的时候,不要奢望在私下里听到她们任何人哼唱这首歌曲。

  “乱哼哼什么,难听死了,不能有点品味吗?”心情不顺的李梦龙把手里的鸡排当作暗器扔到了李顺奎的脚下,同时一把就偎在了他窗台的小角落一个人疗伤。

  “什么就难听了?这可是少女时代的歌曲,也就你这个土老冒没听过,接到徐豆腐了吗。”突然被李梦龙袭击,大大的书直接拍在了脸上,她闷着声音问道。

  果不其然,徐豆腐这个是被自己欧尼告诉,关键是还安在了她的头上:“欧尼,不要这么开玩笑。”

  听到忙内的声音,仿佛是在孤岛上重新看见了亲人,李顺奎直接蹦了起来,兴奋的张开双手,徐贤也被对方的情绪感染,笑着伸出双手、双腿微微用力打算承接欧尼的拥抱。

  但是过了30秒还是没有动作,只见徐豆腐像是主人一般,自顾自的巡视了一圈,随后觉得这个房间里没什么异性的气息,于是直接蹦到了床上,在吃着鸡排的李顺奎笑着扔给它一块,被它舔着手掌笑的开心极了。

  一旁的李梦龙这颗心稀碎稀碎的,碎成块、磨成粉一阵风吹的一点都不剩,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人不如狗,那条把他家当它家,把他的床当它的床,把他的鸡排当它的鸡排,把他的妞当……

  似乎已经习惯了欧尼这种不靠谱的行为,至少比李梦龙看开的快的多,于是脱下了外面的大衣,摘下了口罩和帽子开始打量起这个救了自己和哦尼的男人的房间。

  其他的到也罢了,当看到李梦龙窗户角落里那一摞摞的书时,那双明亮的双眼竟然又明亮的几分,这么一个朴素的房间,似乎对方连饭都吃不起,但是却在看书,吃着精神食粮。

  瞬间李梦龙的形象在徐贤心里被无限拔高,就在高的她自己都看不见的时候,又快速降低,简直比做过山车还刺激。

  李梦龙如果知道他少了一个被美女崇拜的机会时,只因为看到徐贤时那副猪哥像,不过哪怕知道他也不后悔,毕竟他也没想发生点什么。

  从对方的看到书本是诧异的眼神,到看到自己时恼怒的神色。从身前的波涛汹涌,到背影的萌萌的葫芦形,他不得不承认如果有所谓女神的话,大抵也就这个样子了。

  “别在意,这个人单身20年,看你两眼过后就好了,人还是不错的。”李顺奎把最后一块鸡排塞到了小贤嘴里,绝不是为了堵住对方的嘴,而是为了看小贤吃所谓垃圾食品时那懊恼的表情。

  勉强咽下了口中的鸡排,再看李梦龙的时候果然对方正常多了,虽然眼里还在打量着自己,不过里面更多的是清澈的赞赏的目光,每一个女人被人夸赞时总是或多或少有些开心的,主要看对方在她心目中重要的程度。

  至少现在的徐贤下意识的把头发拢在了而后,不记得是谁教过自己的,男人认为女人最性感的动作就是向后撩头发。

  “正式认识下,我叫做徐珠贤,很感谢你对哦尼和我的帮助。”双手规整的叠放在腹部,一丝不苟的向李梦龙鞠躬道。

  “哦,哦,小事的,不用在意。”第一次被人如此郑重其事的道谢,李梦龙一时连手放在哪里都不知道:“真的不用在意的。”

  道歉过后就是算账的时候,虽然始作俑者是哦尼,不过她可不想招惹那个恐怖的人,于是对着李梦龙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叫徐珠贤,它叫徐豆腐!”

  “汪汪!”听到主人叫自己,徐豆腐睁开昏睡的双眼,勉强叫了一声,给主人一个面子:“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