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扫雪

韩娱之崛起 +A -A

  走到露台的边缘,放眼望去一片的雪白,哪怕此从更高的楼层上更好的位置上看过首尔,但是却从来没有发现它白的如此纯粹。

  蹲下身轻轻的掬起一碰雪花,冰冷的手感和立刻化开来的雪水都让她感觉到很是新鲜,虽然倒不是没见过雪,只不过平时可没有现在这么轻松。

  就在她独自在这里感慨的时候,一个阴影猛地袭了过来,吓得李顺奎一个屁墩就坐在了身后的雪堆里,准确的说是整个人陷进去更加合适,而一个奇怪但舒适的角度仿佛是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一般,这才看到原来飘来的是一个黑色的编织袋。

  那边顺着它的方向看到李梦龙正站在房顶上,身上的大衣早就脱了下来,身上只穿着一件简单的淡蓝色针织衫,耳包也挂在脖子上,手上拿着一个前方极其庞大的木锹站在那里。

  李顺奎这时才搞清楚原来那个编织袋是李梦龙团成一团后扔过来,只不过在半空中散开了才吓到了她,她很是不喜欢现在仰视的角度,于是奋力的挣扎起来。

  只不过雪堆很是深厚,加之又没有堆砌过很是柔软,所以她越是挣扎反而陷的越深,房顶上的李梦龙笑的都快站不住,连忙把木锹支在地上,乐了好大一会他都害怕李顺奎这么下去,他就要失去第一个朋友了,至于死法――掉进雪里,淹死的!

  又用力向下探了探,总算摸到了地面,这才有了支撑位置重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积雪,李顺奎觉得这个场景不适合她再出现了,于是撅嗒嗒的准备回去休息。

  但是李梦龙却没打算放过来,于是一大一小、一高一矮、一男一女两个人分别在房上和房子下忙碌了起来。

  房上的李梦龙负责把雪都铲下来,而下面的李顺奎则拿起不知道从个角落找到的平时李梦龙种花时的铁铲,把雪铲倒编织袋上,随后双手在后面拉着袋子,在雪上滑行,把雪运到一旁,如果后面再做这个圣诞老人就完美了。

  虽然如此想着,她丝毫没有意识到如果有圣诞老人,她可就是驯鹿的角色了。当李梦龙下来的时候,发现下面的雪清理了十分之一都没有,而李顺奎还在那里一副我很有功劳,赶紧夸我的模样。

  李梦龙不禁失笑,同时把满是汗渍的手在裤子上用力抹了抹,随后拍在李顺奎那高耸的帽子上,把李顺奎原本165的身高生生按下了十厘米。

  撅着嘴把李梦龙的坏手拍开,揪着帽子上方重新恢复了高高的个子,她这时才又恢复到愉悦的心情,辛苦能被人认同总是值得开心。

  但是当李梦龙加入到运雪的时候,李顺奎悲哀的发下他的锹是自己几十倍,一次拉的雪也像是小山一样,愤恨的把自己的那个小土包踢碎,同时脚步用力一个助跑,像是背着炸药包一般直接扑向了李梦龙的雪堆。

  于是天台上出现了温馨的一幕,李梦龙在前方如老黄牛一般蛮力的挪动着脚步,而李顺奎则成了大地主,坐在高高的雪堆上,把雪勉强作成了惨不忍睹的王座造型。

  随即觉得她像是王一半,竟然坐着都能俯视李梦龙,嘴角的笑容就没有断过,双腿也在半空中不停的虚踢着,不时有些小雪球滚落下来砸到李梦龙的背上。

  面对李梦龙愤怒的表情,李大小姐,现在应该是女王李顺奎殿下可没有愧疚的心思,一个可爱的鬼脸后立刻重新笑了起来,听着那银铃一般的笑声,李梦龙也莫名的跟着开心。

  于是脚下发力,整个人瞬间加速,雪堆上的李顺奎笑的更兴奋了:“快点,再快点――”

  把玩嗨了的李顺奎强行拖回了房间里,他可是知道出了汗在屋外可是要感冒的,更何况她的感冒还没有好。

  没了外面那个肆无忌惮的环境,李顺奎安静了不少,脱下沾满雪的外套,趴在床尾盯着李梦龙在门口拍打着雪花、烧着热水、添着煤球。

  这时她才意识到今天房间里暖和的过分,早上也是如此,和昨天早上相比,简直就是北极和赤道的区别,刚刚有些疲惫的嘴角再次上扬了起来。

  捧着手里滚烫的水杯,清澈的水中,几粒大麦上下调皮的飘动着,这些还是李梦龙自己抄的,没有过多复杂的工序,只是有些粗糙的大麦香气。

  李顺奎坐在床边,双脚插在温热的水盆中,看着窗的方向:外面是雪白的世界,而向内一点点就是那个借着窗边的光亮,看着书喝着茶的男人,唯一比较不和谐的就是这个男人竟然看的是那本演员的自我修养。

  正打算讽刺他几句难道又要睡觉的时候,忽然发现已经十点了,急忙再次打开了手机,果然几通留言立刻弹了出来,这是她和小贤约定好的时间。

  非常勉强的看到了最后一条几分钟前小贤在等着的地点,李顺奎再次吐槽起那坑爹的关机画面。而看书的李梦龙一直都留有半道余光看着李顺奎的方向。

  直到看到她掏出了手机,他才用书把脸庞完全挡住,恐怕她是要走了吧,回到属于她的生活,果然只有书才是好东西,什么游戏机只能是过客罢了。

  “善英炸鸡店离这里远吗?我朋友正在那等着我呢。”李顺奎到没有别的心思,直接的问道。

  “走小路的话两分钟,大路就远了。”说完把书扣在木板上,淡淡的离别情愁他控制的很是理想:“你朋友叫什么?长什么样子?我去接她。”

  “你认识的,徐豆腐啊。”说完她自己都笑了出来,她很是想看看当徐贤听到有人找徐豆腐时,会不会答应。

  不过随即又有些沉思,对于最开始李梦龙的猪哥样李顺奎是没有忘记的,哪怕后来证明那只是一个中年单身老男人的正常反映,不过她可不确定见到小贤这种进化中的女神时李梦龙的表现。

  “我朋友可是很漂亮的的,你倒时候注意点,别给我丢人!”

  “徐豆腐?放心吧,我要是对她感兴趣,我就对着豆腐一头撞死算了。”李梦龙披着衣服摇了摇手一副安心的手势,同时心里想着:能叫这么奇葩名字的女人,能好看?果断给个59分,从不及格开始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