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大红豆

韩娱之崛起 +A -A

  刚刚认识了一天的一对陌生的男女,却像一对亲密的异性朋友一般同睡在一个屋檐下,偏偏睡的都还挺香的,你发出你的呜呜的声音,我不时的惨叫两声,说不出的和谐。

  而一男一女也都睡的安稳,李顺奎是因为大病初愈,同时经过一天下来的测试,也确认了李梦龙不是歹人,所以自然睡的香甜。

  李梦龙则纯粹是因为心中无事觉自安,没了调戏李顺奎的心思后,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新认识的朋友,可以说是他现在唯一的朋友,所以睡的安稳。

  由于今天的李顺奎和昨天的李顺奎不是了一个身份,所以后半夜特意起来了几次向炉子里填上了蜂窝煤,同时把家里的衣服都压在了李顺奎的身上,他才安心的睡了过去。

  李顺奎自从成长开始她最幸福的时刻就不断在变换着,小时候有了新娃娃时,练习生获得老师表扬时,成为了歌手后大红的时,至于最近的则是能睡觉的时候。

  不过今天她感觉以前的幸福似乎都有些弱爆了,想象着早上醒来的第一个感觉不是口渴、不是尿意、不是昏睡不醒,而是鼻间萦绕着的那淡淡的米粒熬煮的香气。

  如果现在是漫画中,就会出现一条肉眼可见的白色香气,从厨房一直飘到李顺奎脸颊处,随后像是被扯着一般,李顺奎闭着眼睛半睡半醒间如僵尸一般走向厨房。

  “我饿了!”靠着厨房的门框,披着大衣半眯着眼睛,直接对着那个背影说道。

  “马上开饭。”李梦龙看到对方重新躺了回去,不禁加快了手法,把最后的一抹红豆撒入锅中,一锅香甜软糯的红豆糯米粥就要出锅了。

  倒不是李梦龙吝啬于给她做些好吃的,钱他还是剩了一点点的,只不过他记得喝粥对病人身体好,再说外面的雪刚刚停下,家里也没有什么余粮了。

  李梦龙端着锅直接走了进来,他到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觉得招待不周的感觉,他觉得只要用能最好的招待对方他心里就足够了,对方怎么想就是她的事情了。

  炕桌很是方便,把几摞书摆成正方形,上面放放块木板就成了,李顺奎连床都不用起,又睡了个回笼觉的她精神很是包满,身体里的力量似乎都回来了,脑子也转的格外的轻快。

  一手端着碗,另一只手里拿着勺子,嘴里叼着筷子,不断含糊不清的示意李梦龙快点打开锅盖,她李顺奎大小姐要进食了。

  把最后一盘泡菜放在一旁,李梦龙觉得是不是生病的那个有些柔弱的李顺奎才是他真的朋友,否则怎么可能懒得连锅盖都不去掀。

  随着锅盖被李梦龙打开,一锅白色的雾气便迫不及待的升腾了起来,李顺奎被那浓郁的香气勾引的恨不得直接脱光衣服下去游几圈,所以也懒得盛出来,直接用勺子摇起了一大勺放在了嘴里。

  最后整个人都靠向的床头,嘴里叽里咕噜的乱叫着,性感的不断闭合的嘴唇现在只有滑稽的效果,但是当滚烫的红豆粥进入胃中,那一抹温暖暖遍了全身,她现在说不出的满足。

  只不过除了一点:“怎么是红豆粥呢?你不知道我不喜欢吃红豆吗?”嘴里一边说着,但是同时手里却没闲着,虽然确实是不太爱吃红豆,但是她也没指望李梦龙能重新为她再做一锅,先吃了再说。

  李梦龙原本还想用白眼来回答她的问题,只不过对方的动作似乎他都不用回答了,因为再晚一会貌似都没的吃了。

  两个人吃饭要比一个人吃的香甜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一锅粥二人狼吞虎咽的吃了一大半,剩下的一些李梦龙刻意的让给李顺奎,省的对方没有吃饱。

  李顺奎此时也没有作为客人和面对救命恩人的自觉,虽然觉得有九分饱了,但是还是依依不舍的吃着,只不过吃了一勺要休息几秒钟。

  一旁的李梦龙心想着到底是大小姐脾气,估计昨天那个善解人意的李顺奎是回不来了,但是既然都是一个人自然要接受对方的全部,这点觉悟他还是有的。

  所以只能盛起一勺粥,把红豆一粒粒的挑出来,扔进自己的口中,而后白洁白的米粒倒入李顺奎的碗中。

  李顺奎也没有制止,干脆就靠着床头看着碗内纯粹的米粥一点点的增多,而有些微冷的房间中李梦龙的鼻尖却布满了一层虚汗,这也是一项技术活啊。

  心里又一块柔软被触动,虽然对方一定不懂,否则怎么在李顺奎随口说了一句吃饱了时,就把那一晚米粥统统喝掉,简直就是牛嚼牡丹,蠢到极致了。

  虽然已经吃完了早饭,但是由于二人昨天睡的都不晚,所以现在也才早上7点多,趁着李梦龙出去刷碗的时候,李顺奎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还是从包里掏出了手机。

  估计再不和大家联系很多人都快急死了,开机的画面和上面那最后一格猛闪的电量都告诉她李梦龙没有说谎。顾不得感概,天知道缓了两天的电池能支撑多久。

  匆匆忙忙的给小贤发了一条短信,组合里也只有这个古板的忙内最听姐姐们的话,虽然偶尔不听话的时候也很气人,比如说她玩游戏的时候,比如说她吃汉堡对方说会死的时候,现在不知道跟谁学的,又进化到会说胖了。

  想到一帮人去吃夜宵,在小贤不懈的努力下,几乎就没有了能吃的东西,孝渊在日本后半夜燥热夏天的居酒屋对着面前那盘沙拉喝酒的郁闷画面,到现在想起来她都有些想笑。

  不过随即想到李梦龙,估计小贤会和他合拍吧,至少在吃的方面,只是她不知道两人本质是有区别的:小贤实在无数的食材中挑出最健康的,而李梦龙则是因为挑无可挑,最便宜的往往是最健康的。

  当李梦龙进来时恰好发现那坑爹的关机画面,愤愤然的对李顺奎吐槽道,关键是李顺奎竟然觉得他说的太有道理了,凭什么有电量放关机画面没有电量发短信?

  经过一夜彼此重新处在了熟悉阶段的一对新朋友终于又找到了一个可以吐槽的共同点,随便给她扔了几本书,李梦龙要趁着雪停下来把房顶的雪扫下来,否则再下一场说不定房顶就压塌了。

  听着房顶不时走动的声音,无所事事的李顺奎抛开了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她几乎肯定这就是李梦龙平时失眠时候才看的,否则他一个失忆病人看这个干嘛?允儿、允儿的老师、她认识的所有的前辈,就没听说过有人看过这个的。

  无所事事下她穿上了羽绒服,把拉链都拉的严严实实的,套上那顶黑色毛线帽也走了出去,刚刚打开门一股极其凛冽的寒风就吹了过来,只不过她却觉得身体异常的清爽,毕竟这时新鲜空气啊。

  门前已经被李梦龙清理出一条小路,她走在其中雪面几乎到了她的小腿处,不禁吐了吐舌头,看来有些坑小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