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脚

韩娱之崛起 +A -A

  李顺奎小姐炸了,她可以被人anti,可以被人嘲笑身高矮,可以被人说装可爱,但是什么时候有人能这么赤裸裸了嘲笑她?是可忍孰不可忍,反正她不能忍。

  “呀,有枪伤了不起啊,老娘小时候在科威特就是听着枪声入睡的。”没有收获意料之中的回答,房间中还是那么的安静,怒火用光了的李顺奎再次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害怕。

  这时似乎对方坐了起来,而且慢慢的站了起来,李顺奎除了双手死死的拉住被子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同时埋怨着她自己:这就是所谓的自作自受吧。

  意料之中的暴力并没有到来,反而厨房里传来些零微的声音,正要松了一口气,就发觉自己脚下的被子被掀了开,虽然昨天一直到刚刚为了防备李梦龙的暴力,做了无数预案,但是当真的发生的时候,她的脑子里只有一片的空白。

  自己的双脚被大手紧紧的箍住,随后整个人带着被子都被拉了下去,李顺奎似乎已经能预料到接下来那禽兽的一幕,她现在只想抬起头,看看那个人那副丑恶的嘴脸,那个刚刚被她称作朋友的那个人。

  李梦龙抬起头,发现李顺奎正在看着他,眼睛里面满是无助的灰白,一点刚刚的灵动都没有,他很确定他相当讨厌这个眼神,极其讨厌。

  于是慢慢的站了起来,手里端着什么走到了一边:“切,不就是洗个脚嘛,不洗算了,浪费我的水。”

  “洗脚?”李顺奎下意识的回问道,随即迫不及待的放下了被子,几步就窜到李梦龙的身前,拽着他的胳膊:“你刚刚要干什么?再说一遍?”

  李梦龙强行忍住了把这个疯女人推开的冲动,潜意识里告诉他最好老老实实的回答她的问题,于是把盆子递到她的面前:“洗脚!不信自己摸摸水。”

  没有和他客气,李顺奎迫不及待的把手伸了进去,滚烫的水很是舒服,不过这也让她意识到跳出来是有多么的冷,刚刚情绪的大起大落让李顺奎又升起了一股疲惫。

  看着面前的大姐闭上眼睛就要倒下的模样,李梦龙因为手里还有水,于是只能立刻行动,脚下紧着踱着步子,好悬才接住了她。

  把李顺奎重新安顿在被窝里,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疯女人的眼睛亮的吓人,连他都不愿意多看,谁知道又是什么坏主意。

  “喂,我要洗脚!”

  “你不是害怕吗?”

  “那是刚刚,现在我要洗脚。立刻马上!”李顺奎自己都没有发现话语中客气的成分已经变得少的可怜,更多的是更加日常的对话或者说强势的对话。

  如果没有摸准对方的脉门,很可能双方就要僵持下来,不过好在她没有过于高看李梦龙的节操,在她的高压之下,李梦龙乖乖的把水端了过来。

  “我没有力气了,帮我洗脚!”如果现在有些灯光,李梦龙就会发现说完这句话后她的脸色红的吓人。

  “看在你刚刚要晕倒的份上啊。”嘴里说了一句自认为的硬话,其实从刚刚看到李顺奎那死灰一般的双眼时,他已经蒙了,所以正所有没有对比就没有幸福,现在她的语气于刚刚相比他已经很满意了。

  窗外还在飘着小雪,而且还没有遮挡住皎白的月亮,在窗外白雪的映衬下,房间中勉强算是有些亮光,李梦龙就借着这丝亮光,不停的把水像对方的玉足上扬去。

  房间中的气氛变得有些暧昧,美女玉体横陈的躺在床上,在床尾处膝盖弯曲双脚正好放在了水盆里,而李梦龙则盘腿坐在地板上,双手在水盆的外围扬水,而双眼却像一个艺术家一般琢磨着一会在那里下手。

  嗓子有些干痒的李顺奎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像是给了彼此一个信号,李梦龙的大手也不再犹豫直接贴了上去,两个人同时颤栗了。

  李梦龙也不知道对方的脚算不算大,反正他也没有这么方面的记忆,只是对方的脚在自己的大手中把玩刚刚好,大拇指、指间的缝隙、足底,李梦龙也不知道给比人洗脚有什么讲究,方正都搓一遍错不了。

  只不过双手划过她的脚掌时,他发下对方似乎家里条件也不怎么好啊,否则脚上怎么会这么多老茧?几乎绕着脚的一圈都是那层硬硬的老茧,还不如他的手柔滑。

  最严重的就是小脚趾,似乎已经紧紧的贴在了旁边的脚趾上,外面满是厚厚的死皮不说,长度也短的可怜,在李梦龙不太多的记忆里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工作会造成这个样子,不过他知道这份工作一定很苦罢了。

  “你也挺不容易的啊。”李梦龙低声说了一句,随即想说点祝福的话,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憋了半天吭哧出一句:“祝你以后赚大钱。”

  原本当察觉到对方像是在捧着艺术品一般轻轻的划过自己脚上的老茧的时候,李顺奎那些小暧昧已经消失了,反而是有一种把全身最丑陋的一部分展现在他的面前的不安。

  不过好在对方似乎很是理解自己,虽然她认为很可能他连自己做什么的不知道,不过在对方说出最后那句话后她不禁的笑了出来:“那你感觉赚多少钱才是赚大钱呢?”

  “总要像你的偶像sunny那样多吧。”李梦龙把对方的脚塞进被子里,端着水无所谓的说道。

  随即想到对方挣那么多钱可能有些困难,于是好心的补充道:“虽然钱你可能挣不过她,美貌也差了那么点,不过你还年轻,你的身高一定会超过她的。”

  李顺奎不知道要对李梦龙的话做出什么样的回答,站在sunny和李顺奎的角度来看完全就是两个极端啊,偏偏她又不可能偏向任何一遍,只能愤怒的踢了踢被子。

  洗手间传来了弄水的声音,李顺奎也能猜到对方一定是只烧了一份的水,现在正在用自己的洗脚水洗脚,总不能是在喝吧?李顺奎瞬间想到恐怖的答案,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随着李梦龙重新躺下,房间里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李顺奎甚至觉得她还是在想8点的金泰妍正在做什么,只不过墙上的钟表很清楚的告诉她现在已经十点了。

  “失忆后第一次聊这么久,谢谢你,李顺奎!”

  初听李梦龙低声的告白她还有些感动,偏偏后面这个贱人偏要加上李顺奎这三个字,再好的气氛也没有了,冷哼了一声算是给了他回应。

  “如果、外一,以后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我会无偿帮你一次的。”李梦龙给出了他能付出的最大的筹码。

  “哼!”李顺奎虽然心里开心着,但是嘴上自然不会软下来:“想帮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