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论游戏少年的养成

韩娱之崛起 +A -A

  李梦龙看书也主要是为了打发时间,不过和很多有梦想的年轻人一样,有了游戏机谁还愿意看书。

  于是低矮的床边成功的趴过来一个脑袋,好在李梦龙没有近视,李顺奎拿的是一款psp掌机,屏幕小的可怜,但是哪怕只听那单调的电子合成音乐都要有趣的多,李梦龙对于一切的新鲜事物都有着充足的好奇心。

  “你饿不饿?”

  “你冷不冷?”

  “你想不想睡觉?”

  “你借给我玩会呗?”

  看着李梦龙的脸色由一开始的渴望渐渐变得铁青,现在则有些不忿,李顺奎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说实话游戏机对她的吸引力反倒不如逗李梦龙来的开心,而且在被窝外玩游戏也实在是太冷。

  “算我心情好,记得晚上给我做点好吃的。”说完就把psp甩给了李梦龙,看着对方如获至宝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知为何她似乎更加喜欢刚刚看书时那出神的李梦龙。

  挥散了烦躁的想法,李顺奎听到了熟悉的伴着自己睡眠的游戏声,很快就再次昏昏欲睡,只不过声音似乎有些不对啊。

  “丢丢丢,啊――”

  “嘭嘭嘭,啊――”

  “啊――啊――啊――”

  作为一个合金弹头一条命通关的狠人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么频繁的死亡的声音,偏偏李梦龙像是上瘾了一把,干脆把大衣都脱了下去,而后用力的盯着屏幕,仿佛这样技术就能提高似得。

  忍了又忍,但是就仿佛是有人在你耳边用你最擅长的方式在花样的挑衅你,忍无可忍的李顺奎直接吼了出来:“你能不能多活一会?”

  “我也想啊?”李梦龙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过这么沮丧的情绪了,他的双手仿佛就控制不住这几个简单的按键,明明看到子弹射了过来,但是他的人物就像是敢死队一般直接就冲了上去。

  慢慢的李梦龙挪到了床头,李顺奎则垫高了枕头,恰好能看到那个小屏幕,于是半睡半醒的李顺奎有一搭没一搭的指点着李梦龙,不过烂泥扶不上墙是全世界都通用的道理。

  当李顺奎被彻底摇醒的时候,发下李梦龙的眼睛都红了,整个人咬牙切齿仿佛要吃人一般,有些魔症的看着她。

  这次李顺奎可没有害怕,因为这个表情她实在是太熟悉了,这分明就是她通宵打游戏的时候卡在某一关时的表情,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她有了一种见到革命战友的感情。

  尤其是和自己的那帮姐妹相比,培养了她们一个一个的那么多年,但都是肉包子打狗,连送了小贤3年的生日礼物游戏机,估计现在还在哪个角落里吃灰呢,哪像现在的李梦龙这么给面子。

  绝对不能打击到任何一个热爱游戏少年,不,是大叔的心,李顺奎本着教书育人的神圣心情接过了游戏机,同时拍了拍床边,示意他可以坐过来。

  只不过看着里面的提示,李顺奎的心思有些动摇了,不知道李梦龙这个人究竟能不能拯救,他和小贤她们算是两个极端了。

  只见合金弹头这款游戏上赫然提示着这是你的最后一条命了,可是这款游戏分明是无限生命的啊,于是她也不急着动手而是反问道:“你究竟死了多少回啊?”

  “嘶――”这个问题算是把李梦龙问到了,他后面已经杀红了眼,每次复活都像是背着炸弹的袭击者一般,直接向刚刚那个小兵冲去,往往都是同归于尽的结果,换句话说就是一条命只能杀掉一个小兵。

  “大概,可能有一千次吧?”李梦龙不确定的回答道,看着对方不相信的眼神,他只能补充道:“最多再多一千次!”

  “唉,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啊。”说完就不理他,而是珍重的捧起了自己的游戏机,像是朝圣一般郑重的深吸一口气,随即开始她疯狂的表演。

  而李梦龙则在一旁扮演了负责让李顺奎开心的角色,虽然他是无心的:“哇,这里还可以变子弹?这里还能回头走?大象也能骑?”

  头发短见识也短,主要是对游戏充满好奇心的李同学迷失了:“打他,打啊!上坦克,对,跳!灰机,打灰机……”

  李梦龙大惊小怪投入的情绪让李顺奎十分满足,都有了做新兴游戏主播的打算,不过想了想像李梦龙这种技术这么差还对游戏充满好奇心的小白不多了,所以还是收拢了心思。

  用了近一个小时,一条命的李顺奎华丽的通关了,和最后的外星人大战三百回合后,她和无数瘾少年一样,浑身产生了严重的脱离感,更何况她刚刚大病初愈。

  忍着脑海里的眩晕,李顺奎盯着一旁捧着游戏机继续奋战的李梦龙,里面传来“啊啊啊”死亡的声音频率已经降低了很多,但是离她还差的远呢。

  “喂,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李顺奎闷声的问道。

  “李梦龙。”他现在是有问必答,谁让拿人手短呢:“我自己取得,好听吧。”

  “梦龙?那你的春香呢?”

  李梦龙不情愿的放下的掌机,主要是最后的电量消失了,珍重的在衣服下摆把它用力的擦拭了下,不舍的放在了床头:“你也看过这个电视剧?很好看吧?”

  “切,谁没看过,这个故事就是韩国的罗密欧于朱丽叶,中国的梁山伯和祝英台,你原本叫什么。”被对方小瞧的李顺奎不满的说道。

  “忘了。”

  “你看我像个傻子吗?”

  “真忘了,我是失忆了,大概半年前开始的,很多东西都记不得了。”李梦龙指着自己的脑袋认真的说道,似乎这是第一次对陌生人说出这件事,心里觉得舒服了很多呢。

  察觉到对方不是开玩笑的样子,李顺奎收敛了调笑的表情,想着自己某一天忘记了家人、忘记了少女时代,忘记了……实在是很可怕的一种情形。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还有,谢谢你。”李顺奎很是诚恳的说道。

  不习惯于对自己露出可怜的表情,虽然缺失了很多记忆,因为没有身份证,连很多正经的工作都做不了,但是李梦龙就是觉得生活很充实也很开心。

  于是连忙跳转了话题,随口问道:“想要谢谢我?那把你手机里面那个女孩介绍给我好了,她叫什么?”

  李顺奎有些懵了,想着手里有什么图片,不过随即意识到屏保好像是自己的一张写真,忍不住哀怨的看了李梦龙一眼,失忆了调戏女孩的记忆还没消失,不过也懒得揭穿他,毕竟是在奉承自己。

  

--------r---e--a-----d-----7---6--6------